纵温柔万千,又能怎样

     

33#109

总有一些事,不知道值不值得,你总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总有一些人,不知道为什么,会陪你一路走过来,一路走下去。

总有一些话,特别傻,你却会用一生去记忆,去复习。

都说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可是,谁又能真正演绎自己的生活,谁又能确定自己不是配角、跑龙套或是友情客串,这种事的确是很难说得明白,分得清楚。

如果你要离开,记得告诉我一声,不要悄无声息。如果车到站了,记得提醒我一下,不要不言不语。如果你要去旅行,到了目的地,记得通知我,不要一言不发……

可是,说了这么多,所有的如果都没有结果。纵温柔万千,又能怎样?

2014年,冬。那时候,我还在读着大学,有一段时期,我觉得百无聊赖,做什么都无聊,不想劳动,只想吃饭。

无奈天妒英才,惨遭天谴,得了上课就犯困,看到作业就头晕,遇到考试就呕吐的病,而且还病得很严重,严重到生活不能自理,病入膏肓,几乎无药可救的地步。

于是,很光荣的成为了逃课家族的一员,而且还是VIP客户。那段日子,不是躺在宿舍睡觉,就是捧着电脑玩游戏,后来觉得玩游戏也无聊了,因为大部分时间里都是被别的玩家虐,只怪自己技术太烂,烂到没队友的地步……

之后,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段时期是怎么活过来的。现在想起来,有一种“总算活过来了”的感觉……

读大学那时,对于我们来说,最“辛苦难熬”的日子就是学期末那最后一个月,除了预留了回家的车费,基本上没什么额外的钱了,任性不了。

记得2014年年底,那是我们最难忘的一段日子,正是在那段基情燃烧的“睡月”里,我们才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大家的生活费都没了,又不想跟家里人要,没钱吃饭,结果在宿舍死撑着,每天除了睡觉之外就是……睡觉。

撑了一天,小二从床上跳下来说:“我受不了了。”在大家饥渴难耐的目光下,翻箱倒柜,直至衣服狼藉。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他在柜子里翻出了一根火腿肠,一包泡面和一包饼干。

对着那些存粮,我们几个兴奋得脱衣起舞,激动得紧紧相拥,相拥而泣,泣不成声,泪洒当场。

迫不及待地烧了一壶开水,每个人掰了一小块泡面,一小小块香肠和一小小小块饼干,靠着这些,我们成功的存活到了第二天。

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零七分五十四秒,弹尽粮绝,集体身陷绝境。大家都装作不饿,躺在床上各种刷微信,开房间斗地主。就在我输光了一万三千四百欢乐豆的时候,睡我上铺的小二猛地跳下床,我大惊,双手捂住胸口问道:“你要干嘛?”

小二哭着说:“不干,我要吃饭。”

我松了一口气,继而又倒吸一口冷气,大惊,小心翼翼问:“那……你有钱?”

小二大哭:“没有,我不管,我就要吃饭。”

于是大家嘘声一片,各种恶毒损人的言语随口而出,我心想:“你大爷的,没钱还想吃饭。”

小二猛哭:“吃饭也要被你们骂,我不干了。”之后夺门而出。

随后,我们想要学习革命先烈,搜出了几条皮带和几双袜子,准备煮皮带和袜子吃,就在我们讨论究竟要往锅里下多少条皮带多少双袜子的时候,小二拎回了一大袋热气腾腾的汤,鄙视着说:“一群傻逼,食堂的汤是免费的。”

全宿舍当场泪奔,每人拎着一个大桶就要要往食堂飞奔。小二大惊,急忙阻止道:“没了没了,剩下的都被我倒回来了。”

我们只好悻悻的放下手中的洗澡桶,各自从床底或柜子或垃圾桶搜出一个饭碗来,像排队等待官府赈灾救济的难民一样,一人一碗汤。

喝着热气腾腾的没有紫菜没有蛋的紫菜蛋花汤,小二满带羡慕地说:“要是这时候有一桶泡面就好了,我要合味道,还要是海鲜味的。”那一刻,我想起了卖女孩的小火柴点亮的第三个女孩……

再之后,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段日子是怎么活过来的。现在想起来,有一种“总算活过来了”的感觉……

我和啊谷的友情一直维持着。那一年,啊谷在经历了三十八次表白失败后,终于在第三十九次的时候表白成功,找到了一个女朋友。

在我们这群单身狗的羡慕眼光中,啊谷毫无疑问的步入了性福生活。当我们还停留在“能自己解决的事就不要麻烦别人”的时候,啊谷已经开始“麻烦别人”了。

每当听着他讲述如何用一锅价值三十块左右的萝卜玉米排骨汤追到他女朋友的时候,我们直接送上各种卑鄙的下流的恶毒言语。啊谷说:“你们这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小二继续损着说:“你女朋友是葡萄吗?那是番薯、是冬瓜。”

啊谷气愤说:“你再说,有本事你再说。”毫无疑问,小二又说了一次。就在我以为啊谷要爆发的时候,没想到他泪流满面说:“好,果然有本事,求你们了,不要再说了。”

那一晚,我们在校外的大排档大醉,理由是为了他“脱光”而干杯,而醉……

第一次见到啊谷的女朋友是在之后唱K的那一晚,我们在KTV门口见到他和女朋友手挽手一起走来,难以置信,我们瞬间惊呆了,呆立当场。

他女朋友高大,而啊谷却属于那种比较瘦弱的,两人相拥而行,啊谷小鸟依人,场面充满喜感。小二说:“我多希望啊谷走过来介绍说那是他姐。”

韩东说:“小二你怎么可以这样恶毒。”小二一听,心里顿时有一点愧疚,结果韩东接着自言自语说:“我倒是希望他走过来时介绍说那是他妈。”

我们捧腹大笑,而且还是当面当场。现在想想,我们也真是当之无愧的损友,那晚,点的第一首歌是《分手快乐》,第二首是《好心分手》,第三首是《分手在那个秋天》,啊谷女朋友放声高唱,再一次刷新我们对她的印象。

那一晚,我们又一次大醉,理由是为了见到了他女朋友而干杯,而醉……

那晚,我想起曾经看到过的一个内涵笑话,对啊谷说:“看到你女朋友,我就知道,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这些年来,当初的那句玩笑话倒成真了,我和啊谷友情一直维持着,但却不是因为他女朋友。

再后来,啊谷毅然参军,从此无声无息,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直至三年后,从军归来,结婚前从老家安徽来广州,我们又一次聚在了一起,大家都工作几年了,再也不用考虑一顿饭要花多少钱了。

想起曾经在宿舍的那段无聊日子,那段饥荒年代,大家不言而笑。啊谷高兴的举杯说:“我要结婚了,大家为我干杯吧。”

那一晚,我们大醉,理由是为了啊谷结婚对象不是当初那女孩而醉,大醉,不归……

这些年来,看了很多别人的故事,写了很多别人的故事。一直想要写一个故事,一个属于小二的故事,因为,在我看来,小二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的故事,无关你,无关我,只属于她……

但是,我醉了,大醉,想起了自己曾经端着小二喜欢的海鲜味合味道站在三楼的阳台上,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校道上人来人往,广播响起,韩东在楼下大喊:“小二,走,吃饭啦……”

2014年,那一年,我们怀揣着莫名的向往,热情高涨。无处诉说时,我们放声高唱;难以言表时,我们酒到杯干;无处安放时,我们大醉一场。

小二也不外乎如此,情至深处,大哭,大笑,大醉一场。有好几次,听着他胡言乱语,只言片语,我们才知道,小二是真的……醉了。后来,毕业之后,我们彼此天各一方,各自为战,小二也消息渐少……

关于小二的故事,的确是难以说得清楚,分得明白……

有一回,夜里下班回来,无意中看到了小二发微信写——

总有一些事,不知道值不值得,你总会义无反顾的去做。总有一些人,不知道为什么,会陪你一路走过来,一路走下去。总有一些话,特别傻,你却会用一生去记忆,复习。
都说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可是,谁又能真正演绎自己的生活,谁又能确定自己不是配角、跑龙套或是友情客串,这种事的确是很难说得明白,分得清楚……
如果你要离开,记得告诉我一声,不要悄无声息。如果车到站了,记得提醒我一下,不要不言不语。如果你要去旅行,到了目的地,记得通知我,不要一言不发……
可是,说了这么多,所有的如果都没有结果,纵温柔万千,又能怎样?
不要问我吃什么,随便。不要问我喝什么,随便。不要问我去哪,随便。不要问我走哪边,随便。不要讨厌我什么都随便,不要问我为什么总是要这样……
我对一切都满意。可以睡懒觉,就不要叫我起床。可以干杯,就不要阻止我喝醉。可以熬夜,就不要对我说晚安。很多话,说多了,也就无聊了。很多事,说开了,也就没意思了。于是,慢慢的就不会说了,不想说了,只好深深的埋在心里……

看完这段话,我想,小二那家伙大概又在哪里翻滚着,挣扎着,为谁大醉,为谁难过,为谁快乐,为谁无眠……

如果可以,我会熬夜写一个故事,像冬天宿舍集体打的火锅一样,简单,却又杂乱。故事里有我,有我们,有他,有他们,叫什么好呢?我想起了小二曾经所写的,嗯,那就叫“纵温柔万千,又能怎样”……

文/小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