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斛食釀奇天下

        都斛,南陲一镇华侨乡。依群山, 临崖海, 鱼米仓, 文明昌。仅"都斛"之名就够出色了。都字虽浅, 却会令到很多人读成"都角", 又或"都斗" 诸如此类的音。还有人问:"哪个都X什么字?" 真个充满幽默与童趣。听到都斛人的耳里, 感觉象搽了万金油似的, 凉浸浸。总之"月是故乡圆"。生于斯而爱于斯,自古而然。

      富庶之地, 必出美食。都斛名副其实。任君吃遍天下菜, 也未必识尽都斛菜餚。唔信? 敢问你有无吃过”煎禾虫" ?  饮过泥虾蒸酒吗?  尝过"龙虎凤"珍饈? 试过薄如宣纸的鸡腸糍?....如此独特的烹调美食, 令人心服口服,崇拜万分。

    此地稻田广阔, 河圳交错, 成了养鹅的天堂。当年万元户, 都是养鹅人。 鹅老了才送入厨房, 成为当地名菜《药材蒸老鹅》。主料药材如:归、元、芪、杞、戟、淮、枣,加煨羌炒豆等, 老火蒸煲, 具有浓烈的野禽味道。此菜有钱难买。因为养鹅乸生蛋孵化鹅苗挣钱, 老鹅不易得, 未必人人会此菜色, 摹仿亦难学正宗原创味。

      鹅蛋孵化不出鹅仔, 便是屈头鹅仔蛋, 这样的蛋用来蒸米酒, 功能祛头痛风症, 在咀嚼啖食间, 别有一番风味。这些食材一样难买到手, 在鹅寮遍佈的都斛地区, 才易得到和识煮《酒炖屈头蛋》。一讲到酒, 又让人记起《禾雀浸酒》来,  还有《牙鷹斑豹酒》等数之不尽。其功补肾壮阳暖身, 却又少人见识。

      都斛有过半的稻田是咸水围田, 与海相连, 对面即独崖、二崖, 两島中间称为崖門, 崖門失玺, 南宋亡国于此。这里的海鲜特别好吃。沿海本土人最懂煮海鲜, 例如,《黄皮头合赤獭煮姜酒》,《稣炸长尾鱼》,《姜葱炒米螺》,《油炸蟹仔》等数之不尽。尤其《菜果炆卓鱼》让人甘愿长作都斛人。 这道菜的秘密是佐料用菜果、果皮, 加上甜腐竹夺其鱼腥 ,料理出特别的海鲜味,吃过又想返转头。

      都斛菜花, 东华西洋菜,名扬四海,那是气候地质的使然,他乡种不来。一味《鹅杂炒菜花》,平、靓、正, 当地人煮餚摆酒都离不开它。  讲起菜餚, 忽然想起《罗卜酸》, 他们将罗卜刨片似纸片片薄, 先用细盐榨洗后, 再放入白糖,白醋、白芝麻, 白磁碟盛装冷盘, 看似一堆霜雪。不经煮熟, 甜酸脆口不沾齿, 能解席间肥腻。

        在都斛人的眼中, 食材无分贵贱, 只求独特和变换地吃。一道农家汤水,亦足以诱人。例如《酸菜羌片狗兔鱼》,那是酸棘汤中的上品。它远离浓酱肉汁,清甜可口却不依靠调料,真的老少皆宜。《坭鯭煲豆腐》也算一流。就连煮饭也别出心裁, 用锅底饭焦滾水,味胜咖啡十倍有余,且健脾益胃气,平常之中不平常。如果加上番莳,吃哭北方人了。最为家常的番茄,入了都斛人的厨房,就有不一样的烹调。例如《陈皮糖姜蒸番茄》,形与色犹如柑臉拼盘而不破损,味道仿佛画梅,利口吊胃。

      他们喜欢串门过户交流食经, 越煮越有诗一般的韵味。久而久之, 就烹成了这么一首宋词: 仿《 诉衷情》 .感恩美食:

      辛苦揾来自在歺, 享受食为先,  做人吃饱再叹。力靠饭,  胆靠钱。      宵夜欢, 席上筵, 莫言散。  良朋把盏, 谈论杯干,  醉若神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