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

96
玄宝
2017.05.03 18:13* 字数 3351
图片来自网络

文/玄宝

过了几天,陆匀之的上司朱尔尔终于出院了。她本来就瘦,这下更是瘦得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了,说话的声音也显得有些轻飘飘的,听得人背脊一阵寒凉,飘乎乎的,给人分配工作的时候,像是阴曹地府来的索命鬼。

说这话的是公司的摄影,嘴巴毒得要死。

陆匀之笑骂他,男人相, 碎嘴王。

好歹上司回来了,工作能稍微轻松一点,什么事情有她顶着,天塌下来她也不觉得重,只是所有事情卸下的时候,便显得有些空落落的。

以前她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去餐厅吃饭,顾沁宁就说过,满街都是寂寞的人,却只有她一个是落寞的。

她突然想起张存志,这倒是个可以消遣的人。

想到他,他的电话便来了,说是在穗城还有事情要处理,暂时没空回深市,叫她再等等,还给她买了礼物。

陆匀之笑笑,说:“没关系,你先忙。”

虽然有些无聊,但她也真的不着急。

他们两个会在一起,一开始带着点感动的情怀,但初衷始终都是因为寂寞,许多感情的起源是不能细细推敲的。

好在张存志有张存志的好处,即使见面的时间不多,他为人总是疏爽的,对她不小气。况且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生意人,最快找到他的地方是在飞机上,每个礼拜都出差开会,时常不在一起是正常的。

张存志的电话刚挂断,外面前台的小李就转线进来:“匀之姐,外面有人找你,我让她在会议室等了。”

陆匀之起身,也许是哪个不请自来的客户,忙一忙也好。

会议室在前台旁边,门开着,小李对着她做口型:“匀之姐,是孕妇。”

表情搞怪夸张,陆匀之看到,抿嘴不敢笑出声来,只是拍了一下她手臂,叫她收敛一点。

其实陆匀之有些头皮发麻,不会又是什么怀孕女人被老公抛弃,想找她做媒体攻势吧?前段时间帮过这样的一个女人,当是做公益。后来又有好几个找来,幸好她的上司在里面岿然不动,装作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前台和保安把人都“请走了”。

朱尔尔嘴上没说什么,总觉得她是不怎么满意的,所以陆匀之从此见到来公司的落魄怀孕女人都头大,他们是传媒公司,又不是慈善机构。

让人知道肯定又得说,真不善良。这么说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久而久之,陆匀之便发现,所有的人同情心都应该有所保留地运用,毕竟还有一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话,她滥用过同情心,也受过不胜其烦的骚扰。

吃一堑长一智谁不会?

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像又不太一样,即使怀孕,也没有放松自己的打扮,简约但严谨,甚至还化着淡淡的妆。那就好,一个女人的穿着会透露出她的处境,很明显不是来找慈善的。

陆匀之微笑打了声招呼,刚想叫小李拿杯水进来,无论如何,孕妇都值得被礼貌对待。

对方却站起来,客气地发声:“不用了。陆小姐是吗?”

陆匀之愣了一下,对方是有备而来的,只能调整呼吸,冷静应对。

对方接着说:“陆小姐,我不想在贵公司给你难堪,我们可以在外面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谈。”陆匀之犹豫了一两秒,对方没给她时间,“我看对面有个不错的咖啡厅,我们可以过去坐一会儿。”

显然,这个精气神状态非常好的孕妇已经习惯了发号施令,不等陆匀之同意便拿起手袋往外走。

看来今天是遇到厉害的角色了,孕妇为大,陆匀之不好拒绝她。

两人刚坐定,对方很有耐心地等陆匀之点完咖啡之后才慢慢开口:“陆小姐不必知道我的姓名,但是熟知我的人,会称我一声张太太。”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给陆匀之反应的时间,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又气定神闲地放下,看起来不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陆匀之的表情不太好,张太太?天下姓张的人何其多,哪一位张太太?张存志的太太?她的太阳穴突然跳得厉害。

像是要趁胜追击一样,张太太又说:“不用怀疑了,就是张存志。”

陆匀之一听,犹豫遭受晴天霹雳,握着咖啡杯的手不禁紧了一紧,喉咙梗塞,不知说什么好,脸上辣得像被人扇过一巴掌。

“这是八万的支票,我买断你们两个的关系,请你以后都不要再联系我的丈夫。你也看到,我已经怀孕。虽然张存志对我不忠也不是一次两次,但你不是他出轨的第一个女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是最近我们家有些事情,阿志的名声需要好一些,不能让一时糊涂害了他。”听起来像是警告。

“我看你跟了他一年,也没跟他提出要结婚的事,当然,他也不可能娶你。那就是为了钱,八万是我打发你的最高价格,希望你好自为之,管好自己的嘴,即使有人找上门,也不乱开口。不然的话,我可不会像今天一样这么好脾气地坐在这里说话了。”张太太的眉毛很细长,飞到了鬓角,说话的时候配合她的表情,很是冷冽。

陆匀之一言不发,只是紧紧地握着咖啡杯,因为太用力,手指尖血色全无,都白了。

张太太的眼神局居高临下,像是看着一堆垃圾一样,不想多言,她行动有些不便,还是尽量优雅地站起来,忍着不去泼陆匀之一脸水。显然她不是那种丈夫出轨了就呼天抢地的太太,她有自己的尊严和强硬,也有自己的处理方法。

张存志的太太走后,陆匀之在咖啡馆坐了很久,天快黑了才慢慢站起来,拿起那张写着五位数字并签好名字的支票,签的还是张存志的名字,突然不可抑制地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止都止不住。

他们夫妇真是演得一手好双簧!

第二天,她去把那张支票兑了出来,换成一沓一沓纸币,放在家里的桌子上,厚厚几叠,粉红得可爱。

她跟张存志没有同居,只是他偶尔会在这里过夜,所以衣柜和浴室都有他的东西,虽然不多,但在现代都市关系中,这已经是很大限度的亲密了。

陆匀之把张存志的东西都拿出来,跟那几叠钱一并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

好几次,睡到半夜,张存志起来到客厅接电话,说话平稳得像在跟某个人汇报什么事情。回到床头的时候还给她带了一杯水,说是吵醒她了很抱歉,都是生意上的事情,非要半夜处理。

陆匀之在半睡半醒之间脑子最不清楚,胡乱应他几句,便转身睡去,第二天便忘了这件事。

其实哪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非要凌晨处理,这时候打来的电话不外是太太或者其他的女人。

也许还有很多她忽略的细节,在这一刻忽然很清晰地涌上心头。原来如此,原来她无意间成了挑拨别人夫妻感情的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过街小三,人人喊打。

如果今天不是他太太找来,他还打算瞒多久?陆匀之不知道。

就像那位大腹便便的张太太说的那样,无论如何,他不会娶她,于是过去所有的真心都成了怀疑的对象。

说是兜头一盆冷水也不为过,陆匀之觉得自己蠢,还无药可医。

夏天已经快过去了,窗外的蝉鸣逐渐消失,残阳隐退,天光仍是亮的,每个人的步调都欢快有节奏,她却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开始面目全非起来。

这样伤春悲秋的想法没持续多久,顾沁宁的电话来了,陆匀之调整一下状态,换了个面孔,甚至笑着接了电话,像是在一堆面具中拣了一个最好用的来戴:“顾沁宁,最近可好?”

顾沁宁最近不太顺心,谈单子的时候屡屡被人用语言揩油,如果不是目标业绩摆在那里,她真想发出血滴子取对方狗头。

“……陆匀之,你不知道印度佬有多讨人厌,蹬鼻子上脸的,大男人主义猖狂得要命,非得按着他们的毛来顺。又不能太顺,不然的话,人家时时刻刻觉得你人尽可夫。太他妈的气人了!”

一开始陆匀之还会跟她玩笑一两句:“反正鬼佬毛多,你看看拿着把梳子顺一顺就行了,只要单子谈成了,口头上吃点亏,还计较什么。”

到后来顾沁宁再说什么,陆匀之基本上就没心思了,只是一味地嗯啊哦,兴致淡淡。顾沁宁也听出来她心不在焉,搞得她也意兴阑珊,原本想和她说说许家明,最终还是咽回去了。

陆匀之找了个借口说头疼:“最近的客户都刁钻,现在准备熬夜赶案子,泡咖啡呢。”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没有把张太太来找她的事情告诉顾沁宁,陆匀之不知道要怎么做,去质问张存志吗?会不会太好笑了?当初大家你情我愿,甚至一度含蓄地说到即使到时语言不合也可以好聚好散。

兜兜转转一个圈,竟然没有从这里跳出去过。

陆匀之还记得顾沁宁当时看她的眼神,说的那句话:“陆匀之,你就是个鸡!”只要想想,就能让她冷个通透,事隔好几年,她打的那一巴掌似乎到现在还疼,陆匀之轻抚自己的脸颊,表情木然。

陆匀之不敢再去想,终是闭上眼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如果可以,她打算让它烂在肚子里,永世不超生。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每天更新1-2章,没什么大事情,一般不会断更。
抱歉,我还不太会用简书的排版,目前只能做到这个样子啦。
如果有任何良好的建议,都可以提出哦~

谢谢每一位赞赏和喜爱的朋友们,感恩,感谢,感激!
欢迎大家留言聊天讨论,我一定一定会尽量快速回复!
再次感谢每一个打开文章的你,比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