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故事,我的笔墨/木子说:听说你最后嫁给了“心定”的他

96
木子色的柚子
2017.01.25 20:35* 字数 1367

文/木子

上期回顾:你的故事,我的笔墨/木子说:读书“三时期”

爱情和婚姻,可以相提并论吗?

答案未知。

那么关于那些女孩最后的归宿如何,听说都嫁给了“心定”的他。

“你想好了?真的要嫁给他?”雅雅隔着电话大声喊着,一脸惊讶的表情。

“我想好了,就他了。”挂完电话,雅雅垂头丧气的放下了手机。

坐在面前,她想起了她,刚刚通电话的欣欣。

欣欣是一个后知后觉的姑娘,很单纯也很温柔,大家都说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都说单纯的女孩一旦遇到一个不爱他而自己又爱的男孩,才会猛的一下成长许多。

欣欣也是一个这样的姑娘,高中毕业后,欣欣第一次谈了恋爱,是老家的一个男孩,高高大大很阳光的男孩,喜欢打篮球,欣欣高三经常逃课坐在操场边偷看他打篮球,他叫林帆。

高考后林帆跟欣欣表白了,欣欣立马就同意了,因为她也喜欢林帆很久很久了,就这样,两人瞒着家里人谈了恋爱,一起幻想着以后结婚生子,携手终老。

事与愿违,林帆是一个有点痞痞的男孩子,因为长得很帅很阳光,性格也是那种很欠揍的样子,自从谈恋爱半年后,欣欣越来越被动了,林帆从来都是想理她才会理她,欣欣刚开始很不习惯,也因为这样的情感她原来越抑郁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年后,林帆冷暴力了一个月,欣欣每次想要找他聊天,消息从来都是两天回一句哦哦的,此后便再无音讯。

直到有一天,她逃课去了林帆学校,看到林帆和另一个女孩坐在操场上晒太阳,那个场面她想起了曾经的林帆和自己。

可是这些,欣欣从来都没有说出来,她一个人又回到了学校,什么也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

因为她很爱林帆。

很快假期到了,那年暑假欣欣回了老家,林帆也回来了,不停的给她打电话发消息喊她出去玩,欣欣以为失而复得的爱情回来了,所有的委屈和不甘从此孤注一掷抛在后边。

好景不长,两人又开学了,两人的联系渐渐的少了,林帆说自己开学了很忙,欣欣也相信了。

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欣欣被林帆死死套住,就在围城里出不去,却始终走不进林帆的内心。

那年毕业了,欣欣终于决定要斩断和林帆的所有联系,她发誓以后无论如何再也不理林帆了。

半年后,林帆堵在欣欣回家的路上,“欣欣,你怎么不理我了?”

“林帆,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吧。”

“为什么,以前这样不挺好的吗?”

“我不想了,我太累了,以后也不等你心定了。”

欣欣再也没有回头的走下去,只有原地发呆的林帆,此时似乎顿悟了许多。

那天夜里欣欣想了许多,林帆并不爱她,她无数次告诉自己林帆并不爱她,只有此时此刻才相信自己的心声,这些年来一直找着各种理由又无数次告诉自己,林帆爱她。

一年后,欣欣遇到了另一男孩,这个男孩是和林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结婚前一天,林帆给她打了电话,她接了。

“欣欣,你爱我为什么没有选择跟我一起结婚?”林帆问着。

“因为我没有勇气没有时间继续等你心定了,林帆我累了。”

挂了电话,两人一夜无眠。

欣欣并不爱和她一起结婚的这个人,但是跟心不定的林帆结婚心更累。

她选择了前者。

结婚那天,当新郎为她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她想起了昨天电话林帆说的那句,“欣欣,我爱你,我以为无论我怎么玩你都不会离开我,我错过了你,也失去了你。”

眼眸渗出几滴泪,不是因为婚礼新郎的告白而感动,而是因为林帆昨天电话的那一通话突然释怀了。

那一刻,她抱住了他,这个此生让她心定的男人,以后会爱他吧。

听完雅雅讲完这个故事,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我明白了她挂完电话垂头丧气的表情和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