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象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七岁那年,我被迫与妈妈分开。从此,我被卖到园子里,妈妈不知所踪。

我的记忆经常穿越时空,回到那个不堪回首的下午。我和妈妈被尾巴一样粗的绳子捆绑着,拉到破败不堪的动物园门口,妈妈的鼻子刚来得及抚上我的额头,我们就被分别赶上两辆大卡车。

被妈妈浑浊的、发亮的眼睛盯着,我脑子里一片茫然。一段冗长的沉寂之后,当马达的轰鸣声响起,我听见妈妈低沉而嘶哑的声音:“孩子,一定要活下去!”看着妈妈的身影渐行渐远,大滴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

轰隆隆的雷声把乌云撕开一条口子,闷了一下午的大雨倾盆而出。恐惧压制住了眼泪,我站在暴风雨中瑟瑟发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一个深夜,我被塞进一个木笼子里。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我第一次见到角落里的他。

人们走后,世界安静下来,我疲惫地倚靠在笼子上,打量着眼前陌生的世界。心底里恐惧的火苗在黑暗中一点点蔓延开来。“妈妈,你在哪儿呀?”我在心底撕心裂肺地呐喊。

久久的沉默和对视后,他用鼻子卷起一筐草,踩着月光透过树影投下来的斑驳光点朝我走来。他把筐放到我的脚下,后退几步。

“吃吧,吃完了好有力气哭。”他温柔地说。

应该绝食反抗的,可是我太饿了。只一瞬间的挣扎,我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我吃光了所有能吃的东西,也包括他的食物。

果然如他所说,吃饱了,我又有了力气。我脸朝向笼子外,伸出长长的鼻子,呜咽的哭声在寂静无人的园子里响了整整一夜。

天边泛出橙红色绯云,像节假日动物园里各处飘荡的彩带。我累极了,没能等到太阳撑着地平站跳出来,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感受到如同妈妈般温暖柔和的目光,我猛的睁开眼了睛。紧接着我又被悲痛的事实包裹起来。妈妈走了,决堤的泪水像山洪一样倾泻而出。

“吃吧,吃完了好有力气哭。”他用鼻子把食物推过来,又一次温柔地说。

三天,几乎流尽了前十七年的眼泪。我明白哭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我想起妈妈临走时的话:“一定要活下去!”

过了几天,我的新笼子建好了,就在他的对面。经过短暂的适应,我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无力改变时,就要勇于承受!”我想起妈妈的谆谆教导。

可是,我从没有被训练过,连简单的姿势都做不好。几天下来,我感到那个叫阿力的驯兽师已经忍耐到了极致,他不住的用钩子钩我。我咬牙忍受着疼痛,对钩子的恐惧已经完全占据了我的内心,我已经没有时间再想妈妈了。

一天训练完回到笼子里,我听见他幽幽地说:“要不,我教你吧!”

从此,他成了我半个师傅。他很有耐心,也很严格。每天晚饭后他教我敬礼、问好、翻滚、倒立……

我的进步得到了阿力的肯定,他不再经常拿出钩子,甚至偶尔还会给我吃一些零食和点心。

只是有一样,我始终做不好,那就是平衡木。每次踩翻台阶或木桥,我都要挨打。我练习着忍受,可是真疼啊!当那尖尖的钩子落到身上,我的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颤抖起来。

他很着急,开始整宿整宿地陪着我训练。

借着烫银色的斑驳月光,我用鼻子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印迹,踩着印迹来回练习。我练到深夜,他就陪到深夜。我让他去休息,他说他从不知困是什么滋味。清冷的月光统治着笼子内外的世界,他的脸看起来那样温柔和忧郁。

终于,我可以凭着感觉走完整节平衡木了。听见人们夸我进步快,我很感激他。可是,我心里却有了小小的私心,为了继续晚上的练习,我有时会故意犯错,当钩子再落到身上时,疼痛里都带着一丝甜蜜。

被他洞察了。他气坏了,说我孩子气。正常训练以外的时间里,他竟然不再理我。

我伤心起来。我悲哀的发现我竟然不了解他。我从未听他说过自己的事,我甚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面对他的无视,我也只能沉默以对。

我不知道,或许就是这样怪吧。我的刻意控制,让我们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一些。至少他又开始关心我了。

有一天我病了,我粗糙厚重的皮肤上,仿佛插了无数根钢针。我拒绝当天下午的演出,阿力用鞭子抽我,用钩子钩我,我都无动于衷,反正打不打都是一样疼。阿力气疯了,转身去打他,我红着眼睛扑到笼子上。

演出最后一个环节,我和他合力把一个胖游客举起来,游客高兴的在我们的鼻子上手舞足蹈。三分钟的时间里,我们驮着胖子在人群前晃动。精疲力尽的我,一直用他那温柔的、坚定的目光,压制着心中的愤恨。

意外发生在将要落地时,那个蠢笨的胖男人竟然用大头针扎我的鼻子,一瞬间我整个身体都冒出了愤怒的火焰,所有的委屈、疼痛、不甘全都找到了出口。

我使劲抽出鼻子,那胖子像破布袋子一样掉在地上。可这一点都不能使我平静,我抬起两只前腿,不计后果的伸向那坨肥肉。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他用鼻子狠狠地甩开我。阿力从观众惊呼的表情里回过头,正好看见他为了推开我而抬起的前腿,阿力尖叫着,钩子一下接一下地落到他身上。

回到笼子里,阿力依然不解气。咒骂混合着鞭挞之声不断地落到他的身上、落到我的心里。

入夜,我像刚来时那样,站在笼子前呜咽的哭着。我的哭声里夹杂着他微不可闻的呻吟声。

“别哭了,我死不了!”他虚弱地说。

我哭得更厉害了,像是要把后半生的眼泪也流尽。

半晌,他叹了一口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你看,我真没事。别哭了,要吵死了。”他惨淡地笑着。

我伸长了鼻子,想去碰一碰他,可是我够不到。

他无奈地看了我一眼,走到角落里,用鼻子拾起一根树枝,递了出来。我鼻子接触到树枝的一瞬间,我止住了哭声,我和他之间终于有了联结。

“真傻!”他说。

“我傻!你呢?”我不甘示弱地反问。

“我更傻!”他温柔地笑着。

“你会把我宠坏的。”我吸着鼻涕哽咽着。

“已经宠坏了。”他用清亮的眸子看着我。

青黑色的天幕上星光熠熠,丁香花圃里散发出悠远的香气,我听到远处小桥下潺潺的流水声,我甚至还听到了他低沉有力的心跳声。一切变得迥然不同起来,活着是这样美好!

然而,我依然愿意把这所有的美好都拿出来交换,此时此刻,我祈祷着我们能像雕像一样,把这一瞬间,定格成永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