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罗牌—死神|在关系中修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又是死神,抽到第三张塔罗了。分别是死神、吊人、死神,这节奏让人不忍直视。

我盯着自己,像拿着一把手术刀。不断地解剖自己,打破了以往单一、清晰的样子,其中的大大小小的念头被一点点剥离出来。

昨天因为一件小事,引发了剧烈的冲突。一层层剥离,那么小的一件事背后是什么?我第一次写死神,揭露了那个脆弱、动摇、不堪的自己。呈现了自己对过去的不舍和粘连。我写的时候,完全忠实了真实的自己,而不会去想看到的人会引发什么感受。

早上写昨日的总结:吊人般的现实,可梳理的,未能梳理的。因为一件小事引发情绪的暴风雨。对未知的不安全感。想要单一、清晰的一切,对超出的部分不安、屏蔽。最近一直出现的词,“物化、界限、驻相”,这些词在慢慢消化。

一直解剖自己,却忘记自己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处在不同的关系中。只写自己,好像永远在描述一个侧面。昨天读《恩宠与勇气》,有提到“自己动手做”就是致癌的因素。书中写了一个叫崔雅的女性,在身患癌症之后,与她的丈夫在疾病和精神上的探索之路。

其中,崔雅就是一个事事靠自己,因为害怕被拒绝而自我封闭,她说:“我知道隐藏在背后的因素是什么,恐惧、害怕成为依赖者;如果求助,我怕被人拒绝;如果我表现出自己的需要,又怕被驳回,也怕自己变成需索无度的人。我还记得自己在童年有多么安静、乖巧、不烦人、不会抱怨。我丛没有太多的要求,在学校也不会向同学透露自己的问题,我只是静静地待在房间里念我的书,独自一人,非常安静、非常自制。真丢脸,因为我害怕被批评,无时无刻地想象来自各方的负面批评。当我与妹妹、弟弟玩耍时,也经常感觉孤独。”

我记录下崔雅这段话,很长的一段话。我很少在自己的文字中把篇幅让给别人,但这段话太贴我了。好像就是在写我。我就是这样一个独来独往的人。独自一人、非常安静、非常克制。甚至在我写的文字中,我也是独来独往。不与人发生深切的联结,即使写关系,我也是抽身事外的,多是那个很远的旁观者。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功课,和崔雅一样,“试着去接受爱,不要太过自信或自认为能处理一切,并且接受身边可以有许多人陪着我、爱我的事实。”

当我感受到爱,我会马上紧缩起来。有一层隔膜把我包裹起来。觉得那跟自己没有关系,当我感觉不被爱时,我才最熟悉那种感觉,会特别受伤,而且敞开自己,完全认领回那不被爱的感觉,心底会有一个声音,这才是正常的嘛…会沉溺一种疼痛的孤独感中。

疼痛、不被爱的孤独感,是我一直以后的情感模式,在任何关系中,我都不自觉地把自己带入这个模式中。以前在关系中,我的默默承受、无底线退让、不言不语,都是一个通往我熟悉模式的路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谈过最近让我头痛的词语:物化、界限、驻相,这些词语都让旧的自己恨之入骨。

(以下是关于物化、界限、驻相的释义,皆为摘录)

关于物化:

把有生命的东西实物化,强调其可利用价值,通常带有对被物化者的侮辱意味,因为这样形容忽视了一个生命体本质的“灵性”。例如:“物化女性“这种说法。

想了解更多物化的释义,找到一篇文字,摘取了其中特别贴合的部分。—摘自胡因梦的《关系中的物化倾向》

还有的人在关系里面表现的方式是喜欢舒适、享受,喜欢化繁为简。不喜欢脱离他的舒适地带去经验复杂的互动,深刻而强烈的互动,他追求的是在一份关系或者是生活过程中的自我享受。

这样的人也会被关系的挑战逼迫着从舒适地带跨越出来,去进入对方心灵的阴暗面,去进行一些复杂的互动,甚至要被逼着进入三角地带里面去体会他们不愿意体会的占有、嫉妒、怀疑、恐惧、被抛弃,担惊受怕。

往往你越强调哪一种状态,你就会来一个相反的命运的挑战,会逼着你要进入到一个生命的突破和学习,这是我们看到太多太多的例子进入到这样的模式中。

还有的人在关系里面特别强调言语沟通,语言文字运用的美妙舒适,精确,流畅,或者是逻辑的正确性。

他会非常强调关系中所谓言语、文字、运用的品质,很在意这个东西。如果对方讲话没有逻辑,没有理路,他听起来就很不顺耳,老是想修整对方,这个话到底什么意思,逻辑是什么?你可不可以再讲一遍?讲清楚一点。

当我们刻意要过度的用力的时候,对方也会在心智的层面上遭到一种挑战,而产生不太敢表达的反应。这个反应也会造成两个人的互动关系没有办法进入到很亲密的连接。

关于界限:

这里有一些迹象表明你的底限需要调整:

感觉无法说不,感觉对别人的情绪负责,在意他人的看法的对你自己的想法,观点和直觉,取悦他人,避免亲密关系,无法做决定,相信你的幸福依赖于别人,照顾别人的需要,而不是自己的,别人的意见比自己的更重要。有提出你想要的或你需要的困难吗?附和别人与你想要的,感到焦虑或害怕,不知道你真正的感觉,对批评过于敏感。

关于驻相:

驻相是一种自恋的状态。表明了人无法解决自己的内驱力指向客体的转化。他把注意力仅仅集中在自己身上,无法客观的体会他人的真实表达,对他人的理解往往脱离不了自己内心的投射。因而是所谓的一种“我执”很重的状态。

双方在理性意识层面上讨论,僵持在具体的问题上,忘记了每个问题背后的相互关联的东西,即症状和冲突、处世为人与个人性格、人格和成长等之间的内在联系。固着在具体形式上或行为上,而没有心动,也没有身体的感受。

这是一篇不断延伸的探索文,在写的过程中,我寻找“物化、界限、驻相”的释义的过程中,更清晰地看见了自己。

对于死神牌的不断出现,好像没有那么反感了。感觉它是一种痛彻肺腑的加速蜕变,一直在脱离舒适区,去经验各种阴暗面。从瘫软无力,只能一味地被暴雨袭击,到慢慢站立起来,学着给自己打一把伞。

虽不懂塔罗,慢慢感觉到塔罗牌的进阶。自己刚开始一直抽愚人,勇往直前、不畏艰险的愚人,愚人在行进的过程中,经历了太多暴风雨的袭击,他变的胆怯、蜷缩,开始面对死神的不间断的洗礼。

他胆怯、动摇、飘忽不定,但是那份向往一直未变。他接纳了自己的脆弱、纷扰、不坚强。臣服于自己的命运,背负着十字架的苛责。走在自我救赎的朝圣之旅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