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点头的那一天,我说再见的这些年

      “你学文科还是理科?”胖子问我,胖子是我的同学,准确的说我才认识他不到10个小时,在我们高中,开学第一天报道,晚上自己选学文学理,胖子我俩临时分到一个班,也许选好文理后,我俩就分道扬镳了。我头都没抬,在理科后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胖子嘿嘿一笑,也选了理科,我懒得管这些,把头埋在桌子上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自习,老师走了进来,按我们填的文理科开始分班,胖子我俩被分到一个班级,理所应当的做了同桌。班级里有的人走了,也有新的同学进来,我依旧趴在桌子上,睡觉才是头等大事,其他的,先放一放吧!突然胖子叫我抬头,我没理他,又开始拽我,说“你快抬头看看,美女!!”我看了一眼,没看到脸,好像个子挺高的,关我屁事,心里这么想着,又倒在桌子上继续睡觉。

        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师进来了,是位女老师,教我们物理,我未来高中三年的班主任。我懒散归懒散,但是不傻,班主任讲话可是不敢睡觉的,班主任简单的提了几点要求,就让我们到一楼去搬书,我的班级在五楼,想想心都累。背上书包,胖子我俩就下楼去取书了,高中第一天就发了20多本书,一本比一本厚,特别沉,好在有胖子,一个人扛着两个书包,也没什么压力。我俩走到二楼,前边的一个女生拿着一个手提包,里边装着刚刚发的书,应该是和我们一届的学生,高高瘦瘦的,看起来上楼挺吃力的。我想了一下,走了过去说“给我”,那个女生愣了一下,把包递给了我,说“谢谢,我班在五楼”,“正好,走吧,我班也在五楼”我拎着手提包就往楼上走,胖子挤过来说“你妹的,这就下手了?”“滚,我不认识她,我反正没事,帮一下而已”我小声跟胖子说,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姑娘,身高快170了吧,白白净净,很漂亮。到了五楼,我跟她说“你在哪个班,我给你拿过去好了”,她说“13班”,胖子接着说“对啊,咱们一个班的”,我突然想起来,原来这就是胖子拽我看的那个美女,我居然才反应过来。到了班里,重新划分座位,自己想和谁做同桌,想坐在哪里都可以,以后考试有成绩就按成绩排座位了。我跟胖子坐在了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地理位置极其优越,上课睡觉玩手机,老师很难发现,我刚坐下来,胖子就说“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快就下手了,禽兽啊”,我知道胖子说的是刚刚的事情,我懒得理他,“滚”说完我倒头就睡。过一会儿,有人敲我的桌子,“胖子,你是不是欠收拾”我抬头看到的是刚刚我帮她拿手提包的姑娘,她坐在我的前桌,她转头看了一下胖子,也知道我说的是我的同桌,然后她笑了笑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丁宸”我回道,她拿起我垫在桌子上,用来当枕头睡觉用的生物书,在第一页写上了我的名字,字迹娟秀,字如其人,我说“你呢?”她在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张雪纯”,人如其名,我点了点头,她也转了过去,开始收拾书桌。胖子拿过我的生物书,在一边贱贱的笑着,我继续睡觉。

        睡醒发现快中午了,叫醒胖子,一起去吃饭,吃完午饭,下午就开始上课了。刚升高中,对学习还是很有热情的,班主任的物理课,也不敢放肆,我本来又是这个班里入学成绩第一名,还是要有好学生的样子,至少这节课不能睡觉,班主任在下课后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当班长,被我婉言谢绝了,开什么玩笑,班长要以身作则,班里的同学还不得天天盯着我,我还怎么好意思自己带头睡觉。回到班里,也是下课期间,我前边的姑娘,哦也就是张雪纯已经睡着了,毕竟是九月的下午,天气闷热,很容易让人犯困的。上课的铃声响了,张雪纯居然没醒,心比我还大,比我还能睡,我用笔捅了一下她的胳膊,她回头看着我,我示意她上课了,她转过头,双手托着脸,看着窗外,我笑着摇了摇头。一个粉笔头冲着我飞了过来,砸到了胖子的脑袋上,胖子抬头,看着我一脸懵逼,生物老师走了过来,问胖子“第一天上课就睡觉?”胖子给老师道歉,生物老师看着我“以后你给我当生物课代表,看着点你同桌”。我点头,在胖子的助攻下,我当了生物课代表,我其实觉得挺对不起胖子的,只顾着叫张雪纯,忘了胖子,当然了我不能表现出来,毕竟我还是打不过胖子的。

        晚上九点半,晚自习结束,我和胖子下楼回家,高中离家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路上和班级里的新同学说说闹闹,就到了家,高中的第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我想,高中三年也许就和今天一样,很平淡的过去吧……

        第二天回到班里,发了校服,夏季两套,冬季两套,反正都很丑,学校强制规定,在校期间必须穿,胖子暂时不用穿,因为胖子的校服要特制,没有那么大的型号,胖子也很尴尬。张雪纯换上校服后着实让我们惊艳了一下,原本我以为是校服丑,后来发现是我们人太丑,张雪纯穿上校服很漂亮,尤其是她把头发绑起来,梳了个马尾辫,很青春很阳光。换好校服开始军训,说是军训其实也只有十天,我们每天就是学学做课间操,学学踢正步之类的,我们男生抓个空当都要跑到篮球场玩一会儿,女生就是手拉手在操场转圈聊天。军训结束后,我们还是正常上课,张雪纯学习是不太好的,每天上课也还算认学,自习课上总是回头问我一些问题,我通常就是看看题目,然后嘲笑她一番,最后还是要给她讲清楚的,她听懂后总是来这么一句“姐姐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刚认识张雪纯时,觉得这个姑娘还算文静,平时也不张扬,渐渐的熟悉了之后,发现这个姑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偶尔冒出来的一句话让你分分钟有切腹自尽的冲动。高中每天就是上课,自习,生活很单调,让我们无比憧憬几年后的大学懒散时光。好在我每天还可以挑逗一下胖子,有时候也会被老师赶出教室,和胖子在教室外的走廊里聊天到哈哈大笑。很快就到了期末考试,紧张的复习氛围让我一度以为高考提前来临了,我上课也不好意思再睡觉了,自习课也好好做作业了。期末考试之后一周出成绩,班级第二,成绩有下滑,额,不对,在我看来,只是有起伏而已。胖子成绩不太好,可能下学期就不能做同桌了,胖子有点不开心,我跟他说,放心吧,不叫事。至于张雪纯,假期后就没见到,也不知道她跑去了哪里,杳无音信。

        假期总是过得很快,开学第一天,按成绩分座位,我找到班主任,说要带胖子学习,请老师让我俩继续做同桌,班主任还是很好说话的,然后胖子两个眼睛冒着绿光的抱着书包搬到了教室的第一排,我的旁边。开学第一天总是互相寒暄,这在我看来还不如睡觉。胖子叫我,说张雪纯来了,我抬头看着张雪纯带着书本走过来,直接坐到了我后面的座位上,由我的前桌变成了我的后桌,她冲我笑着说,好久不见,我说,是啊,你假期去哪儿了?原来她假期去了她爸妈那里,张雪纯的父母在外省工作,只是她自己在我们这边上高中,我还真看不出来,一个小姑娘天天自己在这边上学生活,也是不容易,不过我能看出来的是,张雪纯也许早都适应了这种生活。正式上课以后,我依旧比较贪睡,是胖子爱睡觉,带的我也犯困,但是背后时不时有笔尖扎过来,我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张雪纯,我转头怒视着她,她什么都不说,就是眯着眼睛笑,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彻底治好了我的起床气。

        到了高一下学期,班级里的同学已经很熟悉了,阳春三月,班级里开始有谈恋爱的了,每天都秀恩爱,狂虐我们这种单身狗。班主任发现班级里苗头不太对,开始有计划的把同学叫出去谈话,苦口婆心,但我们都知道,叛逆期的我们是听不进去长辈的人生建议的。张雪纯长得漂亮,在整个学校都有些名气,慕名者也是络绎不绝的,可是张雪纯却是从来都不理,保持着和每个追求者最普通的同学关系。我们班级里就有几个喜欢她的,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时也是行不通的,她依旧是独自一个人,好像是个爱情绝缘体,从来都不会产生爱情的火花。我则是谨遵我母后的谕旨,高中阶段绝不能谈感情。有一天下了晚自习,我还在收拾书本,突然张雪纯把她的手提包扔到我的桌子上,我看着她,她双手插在校服的裤兜里,说“帮我拿着”,“你要去哪,干嘛不自己拿”我问她,张雪纯说“我回家啊,我搬家了,应该和你顺路”,“纯爷,你看错了,咱俩不顺路的”我虽然嘴上这么说,还是拎起了她的手提包,我走在前边,她在后边跟着,胖子也跟在后边。快到我家的时候,张雪纯却先到家了,我把包带递给她,她新家离学校很近,离我家更近。从那天晚上开始,我们晚上一起回家,早上也是经常遇到,于是我每天背着自己的书包,拎着她的手提包,她就在一边跟着,有时候还跟我拌几下嘴,我经常问她,我能不能打开看看你的包里都装了什么,她说你要是敢打开,以后咱俩绝交,我三年确实都没有打开过。我们的语文老师每天都让我们背文言文和古诗,她会抽查。有一天,语文老师让我背《兰亭集序》,我背了几句就卡住了,场面略显尴尬,下一个抽查到了张雪纯,她肯定不会背,她最烦的就是背这些东西了,果然也没有背出来,于是接下来的语文课,我和张雪纯只能在教室外的走廊里度过了。我说“哈哈,你做好明天继续出来上语文课的准备吧,我明天可不陪你了”。她撇了我一眼,“谁让你陪着了,今天是纯爷我看你孤苦,出来陪你的好吧”。她说完就把《兰亭集序》一字不错的背了出来,我有些诧异,“那你刚刚不好好背?”“要你管”她说完还拿着语文书拍了一下我,我转过头,开始笑,张雪纯说“看你没心没肺的样,还笑的出来”,我低着头在心里把《兰亭集序》默背了一遍,她抱着语文书看着窗外,我看着她,心里好像有了一点变化,仿佛是心脏松动了,甚至能听到血液从内心迸发出的声音。

        也就是从那节语文课之后,我自己能感觉到对张雪纯的态度发生了些许变化,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的情绪以她为转移了,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总是想护着她。转眼到了六月份,天气暖和了,高三的学姐学长要高中毕业了,他们每天拍毕业照,班级聚会,当然了每个人脸上都流露着憧憬与期待。张雪纯对我说,这就是两年后的我们,各奔东西,我揉了一下她的头发,说别乱想,这是两年后的我,你估计还要留下来复习一年,她掐着我的耳朵说,老娘要是留下来复读,你也别想跑!

        就这样,大一下学期过去了,再开学的时候,张雪纯成绩还算稳定,依旧在第二排,但不是坐在我后面了,我上课睡觉也不会有人用笔戳我了,也不会有人咬牙切齿的踹我凳子了,感觉世界都清静了,我却开始怀念了。上课给她发微信,我说我下课去找班主任,我换到你前边的座位去。张雪纯发了一大段“姐姐我才离开这么几天,你就这么想姐姐了?小丁子,我跟你说……”我直接把手机塞进桌格里,我了解她,起码还能再自恋20分钟,我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居然梦到了张雪纯,她就站在篮球场旁边,没有大声的呼喊,只是看着我笑,接着有人拍我脑袋,张雪纯看着我说“睡的跟猪一样,你是梦到猪了嘛,笑的怎么那么贱”,我揉了揉胳膊,“对,我梦到猪了”我说,张雪纯让我看一下手机,她在微信上说,以后自习课让我换到她的前面,我还能给她讲讲题,班主任不会反对的,最后她在微信上还撤回了一条消息,我想可能是手残打错了吧。到了高二,学习压力大,平时也就只能靠运动缓解压力了,下午课程结束后,总要约上那么几个同学,去打篮球,有的时候玩的兴起,晚饭就吃不上了,每次我回到班里,桌子上都会放着买好的晚饭,张雪纯简直就是天使,有这么一个同学,一个朋友,我的荣幸。有时候我也会买些零食,趁她不在,放进她的桌格内,她自然也知道是我,心照不宣。我妈看我学习太累,给我买了几盒增健口服液,说对身体好,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听说我上课爱睡觉,喝这个口服液可以缓解疲劳。我就把一盒口服液放在了桌格里,有一天张雪纯拿着一只口服液,冲着我不怀好意的笑,我有点头皮发麻,问她怎么了,然后她指着口服液上的适用症状:肾虚体弱!笑着问我:“小伙子,这么年轻就靠药物维持了”,周围的同学也都在笑,我一拍脑袋,走到她跟前,贴着她的耳朵,用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要不你试试?”然后我看到她从脸红到了耳根,转头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我后来一想玩笑是不是开过了,上课给她发微信道歉,她倒是也没有生气,也知道我俩说话有时候确实挺口无遮拦的,但是她回我的第一句话我记忆犹新,她说“丁宸,你不能这么对我”,说的我当时心里一疼,是啊,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怎么可以对她开这种玩笑呢!可能是当时太年少,如今想起来似乎有很多弦外之音,又好像什么也不能抓住。

        有一天,外边下着雨,下午放学,我们都不回家,留在学校吃饭,我问张雪纯,“纯爷,晚上想吃什么,我下楼帮你带回来”,她想了想说“给你个表现的机会,看着随便买点吧”,我说“你得多吃点,看你瘦的,我真怕哪天我一巴掌把你扇飞了”,她摆了摆手,说“赶紧滚,要是二十分钟回不来,我保证你比我先飞”,我跟胖子下楼,买好了饭回来,张雪纯说“小钉子,还是你懂姐,知道我今天想吃什么”,我说“那不是必须的嘛,这是食堂今天的剩饭,我觉得扔了挺可惜,就给你带回来了”,她瞪着大眼睛,上来就要踹我,我赶紧跑了出去,上了晚自习才回班,我抱着书本坐到了她前边,刚坐下来,她就狠狠的掐了我一下,我回过头一直看着她,她有点懵,说“看什么”,我拿起一张面巾纸,给她擦了一下嘴角,她愣了一下,紧接着就趴在了桌子上,我也有点懵了,这是怎么了,张雪纯的同桌笑着说“你还敢在明显点嘛?”我问“什么啊,我有什么不敢的啊!”张雪纯没有抬头,用手拽了一下她同桌,她同桌也没有再说什么。我转过身,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怎么了,下了晚自习放学回家的路上,我问张雪纯晚自习的时候怎么了,她说“晚上吃了你买的剩饭胃不舒服,趴了一会儿”,我一把拽住她,摸着她的额头,说“你没事吧,那不是剩饭啊,胃怎么会不舒服呢?”她拍了几下我的手,说“你胃疼摸额头啊?智障,我好了,没事”,我也没想太多,把她送回了家,自己琢磨了半天,想明白了一句话: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北方的冬天有点冷,尤其是大雪之后,体育课上全班都跑出去打雪仗,我一个不留神,被张雪纯攘了一身的雪,她赶紧跑开,站在远处哈哈笑,我拍了一下身上的雪,又投入到对别人的雪仗中,终于逮到机会溜到张雪纯的旁边,结果她身边的人突然开始对我发难,差点把我埋到雪堆里,到此我放弃了对她的报复。回到班里,身上的雪开始融化,校服都湿了,张雪纯跟我说“谁欺负你了,姐姐给你报仇去”,我懒得理她,她上课踢我的凳子,我回头,她递给我她的暖宝,我倒是也没客气,接了过来就抱在怀里。我拿出两支增健口服液,自己喝了一只,另一只放在了张雪纯的桌子上,她尝了一口就给我扔了回来,接着就给我发消息“王八蛋,那么难喝的东西你让我喝,我看你每天喝的都如痴如醉,以为多好喝呢”,我给她回“废话,我要是不表现的这东西好喝,你会喝吗?”然后我果断关了手机,然后继续喝她喝剩下的那只口服液。

      期末考试考完后,三年高中也过去了一半,考完试的那天,我和张雪纯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她的鞋带散了,我让她别动,我蹲下给她绑鞋带,边绑边说“你假期到了你爸妈那里,无聊了就给我打电话,发消息”,我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眼眶泛红,我最怕姑娘哭了,尤其是她。我说“饿了就直说,哭什么啊,走,带你吃好吃的去”,她一下就笑了出来,然后她拽着我宽大校服的衣袖,去找好吃的好玩的,第二天她就去找她的爸妈了,我在家就是看看书,预习下学期的课程,当然了偶尔也会想想她。

        到了高二的下学期,开学不久,我就收到一条短信,内容就是跟我表白之类的,是我旁边的班一个女生,我不认识,甚至可以说,一点印象都没有。对于这方面,我是个白痴,不知道怎么处理,我找张雪纯,让她帮我出谋划策,她却一反常态,让我自己看着办,而且接下来的几天都对我爱答不理的。我不知道怎么办,也就没有再去管那条表白的短信。结果有一天那个发短信的女生居然跑到了我班里,我班同学还在一边起哄,我有点儿不知所措,就让那个女生先出去,有事放学再说。还没等到放学,张雪纯的同桌就找到我,就跟我说,张雪纯一直一个人在外读书,极度缺乏安全感,在这里,她只信认你,你自己想清楚吧!我知道这些话的意思,我直接给隔壁班的那个女生发了一条短信,说我高中不想谈这些事情,别再找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张雪纯说这件事,干脆把那条短信截屏发给了她,告诉她,我都处理清楚了。但她还是没有理我,我一天都心神不宁,终于熬到了晚自习结束,她依旧把包递给了我,我跟在她的身后,回家的路上,气氛有些沉重,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雪纯突然转过身对我说“我知道我同桌去找你了,其实你不用考虑我……”,她还没说完,我直接打断了她,“别乱想,我可不是因为你,主要是我不愿意,谈情说爱的最麻烦,会影响到我学霸的本质”,张雪纯看着我,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我追了上去,说“追你的男生那么多,也不见你谈恋爱啊?”她停下来盯着我说“你说呢?”我想都没想就说“你要求太高呗”,她没回我,低着头往家走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我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班里的同学说我跟张雪纯是冤家,天天见面就互怼,但是他们也都清楚,张雪纯可以怼我,换成别人,不用我出手,纯爷就替我解决了,当然,张雪纯在我这里的地位同样如此。紧张的学习后终于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周末,晚上我跟张雪纯吃完饭,在小城里散步,走到一处蹦蹦床那里,张雪纯说她初中毕业就没有玩过了,我去交了钱,我俩互相扶着,在上面蹦来蹦去的,太久不玩了,开始还会摔倒,热身后就玩嗨了,我牵着她的手,蹦了半个多小时,我很久没见她这么开心,或许她也压抑了好久。

        高二很快就过去了,上了高三,觉得整个班级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压力就在我们的周围环绕。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也提醒着我们,这个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就要来了,而且更沉重的意义是,我们可能要在300天后说再见了!以前总觉得高中的日子是慢的不像话,现在只希望时间可以定格。张雪纯也感受到了压力,学习更认真了,有的时候我能察觉出来,她自己心里很烦躁,我经常的劝她,有我罩着她,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她也总是会特别认真的问我“你能一直照顾我嘛?”我说“求之不得”,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我说的太不走心,她把我的话都当成空气处理了。高三很累,下午放学我也不怎么打篮球了,跟着班里的大部队在操场坐坐,或者做些小游戏。有一天,晚上五点多,我们在操场上,选出一个人,蒙上眼睛,抓别的同学,还要猜出被抓到同学的名字,只要猜对了,被抓到的同学就要蒙上眼睛继续游戏。张雪纯被抓到了,蒙上眼睛后,可能是我跟她太熟了,上来就抓到了我,我看到她嘴角扬了起来,然后就捏了几下我的脸,我仿佛看到了她蒙住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光芒,使劲捏了几下脸,我缴械投降,我觉得再继续下去,我的脸都不用要了。我蒙上眼睛后,世界一片漆黑,双手在胡乱的抓,突然我觉得抓到了一个人,只是好像碰到了不该碰的部位,好像是……胸部……我直接拉开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我看到张雪纯涨红了脸,转身就往班级里跑,她同桌过来狠狠踩了我两脚,然后去追张雪纯了,留下了我和一群笑的趴在操场上的同学。晚上放学回家,我跟张雪纯说:“今天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她咬牙切齿的说“还敢提这事,没看老娘都没说嘛!”我立马闭上了嘴,她接着说“以后不许再玩这烂游戏了,我不玩,你也不行”,我立马保证肯定不玩。到了高三,大家都有些心浮气躁,静不下心来学习,我也同样如此。有一天,张雪纯突然问我,想考哪里的大学,我说看家人的意见吧,反正我妈给我选的都是北京院校,分数特别高,我挺有压力的。她说没事,我相信你。我问她想去哪里,她说反正不会去北京,应该会选省内的学校吧!然后我们就都沉默了,我打破沉默“现在说的都不算,高考之后再说吧”,她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离高考的日子越近,心里的压力越大,我妈总是跟我讲她选中的大学多么好,就业多么容易之类的,我是一点都听不进去,在距离高考100天的誓师大会上,全校师生是激情澎湃,热血沸腾,但我知道,能笑到最后的还是少数人,这是事实,无论多么残忍,我们都要去接受。挨到周末,有了半天的休息时间,我和张雪纯去吃火锅,犒劳一下自己,高三紧张的学习只能靠吃肉来缓解了。边吃边聊,我问张雪纯“以后想学什么专业?”她说“学医吧,悬壶济世”,确实是不错的选择,我说“学医很辛苦的,你得有点心理准备”,她说“知道,你呢?”我想了想,“家里让我去当兵,考军校”,她看着我说“那你不是更辛苦,这是你家人的意见,你自己怎么想的”,我放下筷子,说“我自己也想去,保证以后没人敢欺负你”,她笑着说“你怎么总盼着我被欺负啊,你就不能带着我去欺负一下别人?”“你离我近点,把脑袋伸过来”我跟她说,“干嘛?”她说着就把头靠了过来,我拿着餐巾纸给她擦嘴,边擦边说“能不能注意一下吃相”,她看着我,问我“你还记得你第一次给我擦嘴嘛?”我笑了一下,“当然记得,你还不好意思,趴在桌子上了”,“你对别人也这样嘛?”她继续问,“纯爷,你见过我和别人这样过嘛?”我反问她,“谁知道在我不在这边的寒假暑假里,你都做了些什么?”她说,“我天天就是学习呗,还能做什么啊!”我看着她,“以后咱俩不在一个学校,甚至不在一个城市了,怎么办?”她有点伤感,我安慰她说“假期,周末,大学空闲时间很多的,我可以过来找你”,“军校会有假期嘛?”她说,我一时语塞,确实军校甚至连寒暑假都没有,更不会有周末,“额,我就是那么一说,不一定考的上军校,而且北京那边难度更大”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吃过火锅,我俩去压马路,张雪纯有点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到把她送回家,她情绪都不太好。转眼离高考就剩一周了,学校也不安排很多课程了,交给我们自由复习,我们班里的十多个同学商量一下,决定去城外的小河去玩,那边河水很浅,没过小腿而已,我们赶到那边,立马都跳到了水里,互相追逐,向彼此的身上扬水,确实很开心,释放着内心的压力。不一会儿,我们的衣服都湿了,我们顺着河水,向下游走,不知道是我跟张雪纯走的太慢,还是其他的同学故意把我俩留在后边,我跟张雪纯被他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我看她的衣服也粘了水,问她“你冷不冷?”她说“没事,不冷”,我抓过她的手,“手这么凉,还说不冷?”她突然紧紧的攥住我的手,仿佛我们两个中的一个人会马上被河水带走,漂流到彼此再也无法相见的地方一样。我有点诧异,她站在那里,任由河水从我们的脚边淌过,她说“我去不了北京的,我考不上而且家里也不会同意”,她说的时候已经带着哭腔,我直接将她抱在怀里,她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这不是狗血的电视剧,我没办法少做几道题,少考些分数,然后陪她去她想去的城市,我只能抱着她,过了一会儿,她情绪稳定了一些,我紧紧的牵着她的手,继续沿着河流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

        高考结束了,我俩吃了顿饭,算是给她壮行,她要回到她父母的身边了,我俩没有多伤感,因为她说录取通知书到了,她就回来。我俩终究没有能报相同的志愿,甚至都不在一个地方,我俩也绝口不提以后,保持了一种默契。但是,她食言了,她的录取通知书是她的同桌给她寄回去的,我没想到,那简单的一句再见,却再也没有相见,五年了,没有见过一次面,刚开始还保持着联络,后来也联络的少了。

        后来张雪纯给我发来一段信息,她说“你知道嘛,你当初弯下腰给我绑鞋带的那一刻,你也绑上了一颗18岁少女的心”

        如今想来,自己确实很怂,明明喜欢的不得了,却始终没能亲口告诉她,担心给不了她未来,耽误了她的终身。现在工作稳定了,但再也找不回那个人,因为我错过了她最好的五年,错过才是一生一世。

        愿以后所有的喜欢都能在普普通通的生活里,遇见最简单的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