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姐二三事

一姐叫小雯雯。为什么叫她一姐?我也不知道。有一种说法是说她是她们组年纪最大资历最老的,有一种说法是她是她们组最杰出女性代表,anyway我只是觉得一姐比小雯雯叫起来顺口多了。。。小雯雯这三个字听起来就很拗口好吗!

一姐居然是天蝎座的——天晓得我有多么讨厌天蝎座的女人(此处省略五万个字,罄竹难书)。不过现在我生活中经常出现的,有两个天蝎座女人,一个是我老板,她挺受大家好评,为拉高天蝎座平均水平做出很大贡献;还有一个就是一姐。天蝎座的一姐真是。。。一言难尽。

一姐年轻的时候谈过一次纯纯的恋爱,结果这个纯纯的恋爱被劈腿了,小三不是别人,是她表姐。。。我们都想一姐身为天蝎座,肯定是不把对方闹得家破人亡死不罢休,每年家族聚会肯定互相撕B死不相见,让她表姐在整个家族抬不起头!结果一姐过了没多久就跟他们握手言和了,还经常一起出去玩啥的,我们都无力吐槽。。。还有一年过年的时候一姐狂发一个小孩照片,说这个小孩好可爱好可爱,结果我们一问,是她表姐和表姐夫的小孩。。。表姐夫。。。天蝎座如果有会籍,一姐大概是要被开除的吧。。。

天蝎座的人外表都高冷,一姐也不例外。我第一次认识一姐的时候,她坐我旁边,中间隔了一个走廊。我们一起进公司的,所以一起上training。她剪很短的头发,戴一对很酷的耳环,打扮很中性,不怎么说话。后来有一天我们所有人互相加了MSN,我就跑到她blog上去看了看,哇塞,暗黑金属风,酷得不得了。于是我就更加笃定这个女生很酷了,而且当时我还暗暗猜想她会不会是个les,那样就更酷了。

后来我们很长一段时间没啥接触,因为不在一个组。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又熟起来了,一起进公司的人感情总是会比较好的,即使平时接触不多,要熟起来也很容易。哦,当时我被另外一个天蝎座女人——她还跟一姐同一天生日——搞的时候,一姐很好心地中午跟我一起吃饭,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慢慢比较熟了。熟了之后我就很快发现第一她不是les,性取向无比正常,最爱的男人是吴彦祖;第二她内心和外表反差太大,我简直有点接受不能。

先说她最爱的男人是吴彦祖这件事情——我跟一姐一直能保持比较熟络的关系,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一姐有sense有品位,我们能产生共鸣。比如要是哪个女生跟我说她最爱的男人是李敏镐,那肯定我们这辈子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虽然最爱金城武,但是吴彦祖的江湖地位我也是承认的,顶级男色好吗?这个共鸣体现在我和一姐的各种交流中,比如她对各种人等的看法,比如她喜欢听的歌,比如她也喜欢到处玩等等。当然大同小异,肯定很多时候看法也不一样,但是至少大致方向是一样的,交流起来就会比较没有障碍。总之我们是熟起来之后慢慢又更熟了一点,因为共同语言比较多,这一点我倒是始料未及,可能我对天蝎座的成见太深。

有sense有品位的衍生产物就是一姐也比较open minded,同时又比较有原则。老实说我觉得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应该达到这个水平,不过很不幸地,很少人会这样,还好一姐是这样。她自然很少会用什么所谓的传统还有道德仁义来judge他人, 不会展露出我讨厌的狭隘的嘴脸,同时她也有她的一些标准和要求,不会轻易顺从大流或者被他人蛊惑。一姐的中性外表到底赋予了她理性的思维,这一点至关重要。

再说她玻璃心这件事情。之前那个和小三亲热一家人的就不提了,心软的人自然原谅起来也快。除去心软,一姐更多的是玻璃心,敏感脆弱到不行,偏偏她又给人比较坚硬的错觉,于是就更经常地心碎了一地了。其实玻璃心的故事讲几天也讲不完,但是我突然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她的代表作了。最近的一次就是我在微信上po了一张一姐跟我的聊天记录,一姐突然问我,我的名字旁边有个小铃铛,你是不是把我的来信提醒取消了?我说是的。她说我这么惜字如金的人你为什么要取消?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就索性没有回——因为我知道一姐反正心软。。。她就算受伤了也会自己默默疗伤,不会怪罪于我。。。不过可想而知她肯定心塞到不行,默默不爽,说不定还暗暗骂我几句。

总之一姐是个内心活动非常澎湃丰富的人,你不要看她表面帅酷得不行,里面其实藏着一只绵软小白兔,这只小白兔还动不动就心脏猛地收缩几下,难过到不行。我有时候觉得很搞笑,都说摩羯座的人闷骚,可是我在一姐面前自愧不如啊,我至少会表露50%的内心活动,换到一姐身上,估计她最多泄露了25%吧。。。

一姐大概被之前那个劈腿事件伤得不轻,所以一直单身。单身我是觉得无所谓,不过我觉得经常跟男人谈谈恋爱还是有好处的,能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男人的自私与软弱,从此调整期望值,可以更好地与他们相处。可是一姐在男人这件事情上太傲娇了。比如有一个她说她觉得哪个男生不错——获得她好评还是很难的,我们就说是很不错啊,然后她又说,可是他穿尼龙袜子!我接受不能!我们顿时石化。。。就觉得如果搞定了,帮他买几双高质感袜子不就行了——其实我能理解这种心情,somehow我也是个很傲娇的人,因为一个小细节否定一个男人这太正常了。不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经常帮她物色,怂恿她主动出击,还offer说帮她写文案在微博上征友,甚至有一次我主动帮她打听她心仪的男生在哪里跟人喝酒,叫她火速冲过去。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被她一点点地傲娇没了。皇帝不急太监急总归是没用的。。。

不过我们没有因此死心,还是经常对她当头棒喝。比如昨天我就对她说,一姐你要洗心革面,你继续这样是不行的!一姐居然点头称是——绵软小白兔上身。。。可是说归说,天知道她会不会一直高冷傲娇到死啊。。。谁知道呢,谁叫她是一姐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