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我生日快乐

每年初秋,天气转凉,妈妈站在院子里。

“个咯个咯”地唤着家里的那一群鸡,撒一把谷子,看着它们撒欢儿地跑过来,嘴里念念有词。

“这只太瘦了,那只太老了......”

精挑细选之后,开始烧开水杀鸡炖汤。把挑好洗净的鸡斩块,温水泡十分钟之后,放在流动的水里冲干净,极快过滚水焯一下,捞出来后把浮沫冲洗干净。接着把锅内的油烧热,下八角,桂皮炸香,把鸡块倒进油锅里翻炒2分钟后。倒进去没过鸡块的热水,加入盐,葱姜,酱油,小火炖一小时。

浓香的鸡汤上桌以后,奶奶就会捏着一个一块钱买来的小蛋糕走过来,笑眯眯地跟我说生日快乐。

于是,坐在椅子上的我边吃边傻乐。

其实从我开始上学前班开始,就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过过生日,毕竟在我心里,只有生日那一天才叫生日,其他时间不算。而我的生日,永远在学校。所以给我过生日的时间,不是提前就是推迟。然而,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就算是这样,妈妈也从来没有给我买过超级大的奶油蛋糕。就算是乡下最隆重的十岁生日宴,也只是一个双层蛋糕勉强意思了一下,而那时同龄的孩子,已经开始拥有了十层的奶油蛋糕。

偶尔我会闪现一丝抱怨的念头,那时候我为什么没有超级大的奶油蛋糕,只有一块钱一个的小蛋糕。可一想到在这世上,有每年都记得我的生日,每年都给我买一个一块钱的小蛋糕,还给我煮鸡汤的人,这本身就是最好最酷的生日礼物啊。

后来到了高中,蛋糕店再也没有一块钱一个的小蛋糕了。记忆也就定格在了某一年的初秋,那个用橡皮筋捁着的粉红色小盒子。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分不清,我惦念的是奶奶的小蛋糕还是妈妈的鸡汤。我只是能够明确的知道,我很幸福啊。

我不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枉费了处女座A型血的名号。

十岁生日宴那年,我哥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一套精致的瓷器。特别喜欢,小心翼翼的摆在柜子上面,每天都拿下来把玩、抚摸。

有一天放学回家,发现不见了小碟子,四处寻找只见到了一个小残片。后来就不喜欢它了,因为残缺了。哪里知道过满则亏的道理呢。

后来小勺子也折断了。

第二年,哥哥来我家,看到沾满灰尘的小杯子。从此,再也没有送过我礼物。

易丹丹也不是一个特别细心的人,但是她会记得我的生日。那年的她送给那年的我的是一个用贝壳粘贴而成的工艺品。为了好好保存,我把贝壳一粒一粒地拆下来,放在袋子里企图封存,后来连同包装袋一起丢失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连同友谊一起丢失了,只记得她打电话告诉我,我在她心里是最好的朋友,14年的感情岂能说没就没了。在楠木溪的时候,给我的电话只停留了几分钟就结束了,因为我说我有事。晚上我没有再打过去,因为我“假装”忘记了。

最近两年,冯荔枝和易彩铃总喜欢给我买零食,也许是因为我吃货的本质,想一想也快6年了。

我跟唐小红说:“别给我买零食哦,显得我多肤浅啊”,于是,送给我的三本书极大的迎合了我的气质。这是在大学的最后一个生日了,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也快4年了,孟纠结拼到凌晨两点的艺术品,还有程阿青的时光机,我要跟你们告别吗?是笑着哭还是哭着笑。

时间还是一天一天的慢悠悠的过着,开始回忆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它真的走的很快啊。

说好的生日,又开始回忆往事,我这是老了吗?

高二那年的生日,一束花放在了我的课桌上。我马上跑出去感谢邢菲菲,开心、激动、还有点害羞。

“有同学问起来,你就说是男生送的。”

“我不好意思看她们的眼神,已经说了是女生送的了。”

“你能有点幽默感,有点神秘感吗?”

“神秘个毛线,你有见过谁生日收康乃馨的嘛。你好歹来点儿玫瑰或者满天星啊。”

“完了,花也是白送了。”

这就是我的损友,但我还是乐呵呵的很开心。

那天放了学,我抱着花穿过体育场,走过人行道,七拐八拐进了寝室,把它插在了床头的饮料瓶里,带着一种从未有过的仪式感。为了能够长久的保存,我又小心翼翼的把它们夹在了我的书里,期待着成为美丽的标本。直到它干枯发霉被扔了,过了很久很久,我都没有再收过人生中的第二束花。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收到第一束花的场景。是在车水马龙的热闹街道,是在静谧优雅的烛光餐厅。都不是,是在最平常的生日,在忙碌成疯的试卷堆里。那束戏谑的康乃馨就这样出现在压抑的秋色里。

那时候就觉得,有一个这样的朋友,生活真的多了好多乐趣。

后来我开始尝试着自己养花,但是从来也没有种成功过。

其实,这好像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因为在收到花之后的某一年,我们的友情也戛然而止了。

她在大二的时候就回老家了。回去之前,她跟我说“读书没有一点用”。偶尔在朋友圈看到她的动态,想回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人与人慢慢陌生起来,应该是从社交平台上发的东西开始的吧。想去参与老朋友的人生,却发现,她晒的人我不认识,她写的事我没经历过。我体会不到她的苦,也分享不了她的快乐。

她看起来很不错,偶尔爬爬山,蹦蹦极,发着房产中介的广告。回到家以后,不知道她有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也是忽然发现,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想要的人生。可能她说过,而我却忘了。她空间里面最近的一条动态是和朋友一起在烧烤,只是里面再也没有我,但是看到她的笑靥如花,我还是点了赞。希望她每年都能这样一直快乐下去。

我想,我永远都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想到她的时候为她祝福。

毕竟当年她送给我的康乃馨,是我记忆里收到的第一束花。

时间翻过昨天,一些繁琐或许就忘于脑海。 纵然距离遥远,思念也经不起发酵;岁月流转,情感也难以升温,人生就是这样平淡,有人来了就会有人离开。

但是,我还是希望,花这种俗气又浪漫的东西,每个女生能经常收到。

昨天,又过了一回十八岁生日,穿着我妈在上一个十八岁时送我的白裙子,和徐蒂尼一起在学校后街吃着麻辣烫。

徐蒂尼絮絮叨叨的告诫我:“别把油溅到衣服上。”

最后,雪白的衣服还是沾上了油渍。

“这麻辣烫看起来好脏,吃不下了。”

“这生日过的越来越平静。”

后来,我们坐在学校圆型舞池的边上,看着夜色下络绎不绝的新生军训。忽然就怀念起了那年我的大一,多可爱呀,关键是嫩啊。

已经过了几个十八岁生日了,好像也不会因为自己长大了一岁而跟亲戚朋友聚在一起找快乐了,况且今年生日,我妈没有给我打电话呀。

我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是“希望所有人都喜欢我”,后来觉得自己真搞笑呐,怎么那么可爱呢,越来越喜欢自己了。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愿望趋于平淡,开始追求“健康、快乐、平安”。

每年也会收到祝我生日快乐的礼物,一想到礼物背后的一份份情谊,就觉得生活毕竟是美妙的,人毕竟是可爱的。接下来的一年好好过,也许是给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吧。今年认识的人格外多,收到的祝福也分外多,人还是要不断的尝试着改变,有人忘了你也就会有人还记得你。

在来来去去的风尘中,时光带走太多;在缘聚缘散的人群中,微笑淹没太多,而始终不变的只有朋友间真挚的祝福与深深的思念。

“阿楚,还是加油吧!只有更好的自己,才配得起更好的人生。生日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