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23 蓝灵酒醉叫花鸡

薛丁山,发髻高挽,一根白色骨钗,白净脸庞上两道剑眉,丹凤眼,鼻梁挺拔,唇红齿白,嘴唇上两撇小胡,白袍素带,足蹬白色犀牛皮矮靴,身高八尺,站在会客厅中,如此夺目…

唐易起身上下打量着薛丁山,笑了笑说道:“哦!不知阁下是哪位?怎么称呼?”唐易一句话,来罗府道贺的众人面色有些尴尬,好歹众人都是名门之后,这次却被唐易无视了。

其实这也不怪唐易,如果不是薛丁山刚才冷不丁的冒出那句‘切磋一二’,唐易不会有这番表现,毕竟众人进入会客厅后,罗山传音给唐易并做了简单的介绍。

“呵呵!在下薛丁山!”薛丁山冷笑一声,咬着牙说完抱拳施礼。
唐易抱拳施礼道:“久仰大名!”

而后一躬到地,对着会客厅的各位再次抱拳道:“感谢各位来罗府道贺,唐易有礼了。”
唐易施礼后,众人的脸色这才不那么尴尬,程无用笑了笑,点点头。

“各位,天色将晚,今天众位前来道贺,罗某略备薄酒,请众位移步东厅尝尝罗府的饭菜,贤弟今晚你也别闲着,顺带把你的拿手菜给众位尝尝。”不等薛丁山再次发问,罗山起身抱拳道。

“一切听大哥的安排!”唐易抱拳施礼道。
“呵呵!罗山,就等你这句话喽?老程我肚里的馋虫早就馋酒了,头些年从你罗府讨要的蓝灵美酒,早就喝光了…”

“呵呵!今晚不醉不归!啊!”众人笑呵呵的说道。

看到众人情形,薛丁山只好作罢,身为薛家武皇,他有着自己的骄傲,同时想借着道贺,摸摸罗府的实力,然而有些事情并不会如他所愿,即便是与唐易进行切磋,他也得不到半分好处,反而会失了自己的颜面。堪堪武皇四阶,如何是唐易的对手,只是他生来心高气傲,京都年轻一辈,能超过他的人不过一掌之数,他确实有自傲的实力。

“呵呵!唐小兄弟,莫非也精通厨道?”尉迟雄霸像一尊黑铁塔般瓮声瓮气的笑着说道。
“略懂一二,上不得台面,稍后请尉迟兄尝尝我的手艺。”

“好!好!好!”尉迟雄霸连道三声好,唐易那一声尉迟兄让尉迟雄霸心里美滋滋的,完全忽视了唐易刚开始那番表现。

‘厨道’二字让唐易对尉迟雄霸有了新的看法,所以在称呼上,唐易做了调整。唐易性格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而‘道’字代表着尊称,而‘道’之一途,即变化之本, 不生不灭,无形无象,无始无终,无所不包,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过而变之、亘古不变,其始无名。

‘武道’、‘儒道’、‘兵道’、‘驭道’、‘鬼道’、‘生道’、‘死道’等等殊途同归,一字之差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涵养,如若道字换成艺字,唐易也不会如此客气。

毕竟厨艺所指仅仅是做饭炒菜而已,即便是皇家御厨,也只是一个比较好的称谓,在寻常人看来,只有学好文武艺才能货卖帝王家,当个厨子难有所成。然而多年以后,唐门七子之一的刀无影凭借厨艺入道,斩碎虚空而去…打破了自古以来人们对厨子的看法,自此厨之一道在李唐帝国才得以重视。

众人来到东厅,分宾主落座,宴席已经摆好,六盘精致的凉菜:梨花糯米藕、琉璃蛋花羹、千丝脆皮卷、莲花样样红、雪鹿酱汁片、清风什锦菜。

色、香、味俱全,侍女斟满蓝灵酒,站立一侧,东厅内酒香四溢。
“感谢各位到来,开宴前我先介绍两位朋友给大家认识,这两位是器宗公输藏锋、公输藏拙,各位今后如需要兵器可找他们二位…”罗山介绍完公输兄弟二人,又一一介绍了在做的各位,公输藏锋兄弟二人,双双抱拳一一施礼,并递交了自己的名牌。

众人之中除了程无用和尉迟雄霸给了公输藏锋的名牌后,其他人仅仅一笑而过。即便如此,公输藏锋满心欢喜。

然而众人不知,公输藏锋仅凭借武王八阶的修为就可完成‘润兵’。公输家的再次崛起便源于这‘润兵’。

此次罗府之行公输家收获不小,在罗山的关照下在京都彻底站稳了脚跟,自李唐帝国一统天下后,战争这两个字眼,好像已经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如今的李唐帝国一片祥和、歌舞升平的景象。

以炼制王兵为主的公输家虽然名声在外,由于没有战事,生意自然会受到影响,需要王兵的武者也比较稀缺,毕竟进入武王境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对普通武者而言,炼制王兵的费用是他们难以承担的。

普通兵器,公输家也有经营,然而炼制普通兵器的炼兵坊不在少数,再加上世家对外出售自己炼兵坊炼制的兵器,对炼兵也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价格竞争便成了各个炼器坊的硬伤,有些小的炼兵坊因入不敷衍而关门,器宗之名也逐渐被淡化了。

多年前公输家来到京都,在寻找重新崛起的机会,没想到燕山之行与罗山相遇,这才有了崛起的希望。

“罗山,这宴席也摆上了,我老程就不和你客气了!”程无用说完,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呵呵!还是这蓝灵酒够味儿!不错!不错!”程无用一杯酒进肚吧嗒吧嗒嘴笑着说道,一旁的侍女又将酒杯斟满。

罗山的嘴角微微一抽,揉了揉太阳穴,笑着举杯说道:“哥哥起了头,我等也不能落后,来各位!咱们干了杯中酒。”

“对!对!你们别和我客气。”程无用说完,夹了雪鹿酱汁片,放入口中。
“好!好!这雪鹿肉做的不错,红而不艳、嫩而不滑,香而不腻,略带咬劲儿。罗山,回头你让后厨准备些雪鹿肉,我带回去给老爷子尝尝,你这难得回来一趟,万一哪天不告而别,我也不好厚着脸上府讨要不是!”程无用擦了擦嘴说完,众人忍俊不禁。

幸亏罗山坐在椅子上,如果站着,指不定来个趔趄,杯酒下肚,讪讪说道:“哥哥,羞煞我也!一份鹿肉而已。管家,一会儿备一份雪鹿肉给哥哥带走。”福伯点点头转身离开。
公输藏锋兄弟二人心中一阵好笑,举杯小酌一口,而后也夹起一块雪鹿酱汁片放入口中…

三杯酒下肚,热菜陆续上了餐桌,清蒸银水鱼、红焖八宝鸭、九转金肠、梨木乌乳猪、竹荪天龙汤、翡翠白玉豆腐、笋尖莲藕、龙牙糯米糕,顿时东厅内混合着菜香和酒香…
众人推杯换盏,此时薛丁山举起酒杯问道:“罗大哥,唐易兄弟何时入席?”

“丁山,最后一道菜是唐易的拿手菜,大家不妨再稍等片刻。”罗山笑着说道。
“是啊!丁山,待唐易兄弟出来,你再敬他酒,今晚我们不醉不归,来哥哥我敬你一杯。”尉迟雄霸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丁山,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和唐易较上劲了?”秦楚枫坐在薛丁山旁边轻声问道。
“哼!一个山野之人而已,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突破武皇,也敢在京都造次!”薛丁山的话语里带着不屑。

“丁山,这可不像你的处事风格,武道之路前途茫茫,我李唐帝国有人成皇,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想必这件事情也惊动了皇上,难不成,你有别的想法…做事你可要考虑清楚,三思而后行啊!”秦楚枫带着疑问劝道。

虞昶尝了一口清蒸银水鱼,不住的点头,放下筷子,看了看薛丁山笑了笑又摇摇头,魏千雪眉头皱了一下,也摇了摇头。二人对视一眼,而后自顾自的端起酒杯轻酌一口。

善妒,是薛丁山的大忌,同时也是薛丁山最大的弱点,虽然他自身实力毋庸置疑,但仅此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不足之处。

“二哥,你怎么变得如此多虑,小弟我不过是看不过随便说说罢了,再者说,如果唐易没有些真本事,哪敢在京都立脚,何谈武皇一说,我不过就是想与他切磋一番,还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薛丁山看着面前的秦楚枫脸带笑意的说道。

“如此甚好!”秦楚枫点点头,没在说什么。他深知薛丁山的个性,虽然自傲,却并不跋扈嚣张,老秦家的祖训更是让秦楚枫谨记,每每遇到一些难以处理的事情,其父秦琼的话语总会让他醍醐灌顶,再加上继承了秦琼的性格,在为人处世方面十分老道,待人坦诚却也忠厚,丝毫没有世家子弟的恶习。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唐易来到东厅,三位侍女端着盘子紧随其后,众人一脸迷茫?难道餐桌上这三个黑不溜秋的圆球便是主菜吗?唐易冲着罗山点点头,传音道:“大哥,今天这道菜还需要蓝灵酒作为菜引,待破开泥土后,淋上蓝灵酒,以火炊之再食用,味道更佳。后厨我多备了些,已经派人给老太爷和夫人送去,并告知福伯食用之法。”罗山淡淡一笑。

“唐易兄弟,这三个泥球就是你的拿手菜吗?不知怎么个吃法?老程我可是第一次吃你这菜,你可别把老程吃个上吐下泻来,那样京都这地方可就传出我的佳话来了!哈哈哈!”程无用带着疑问大大咧咧的笑道。

“哥哥说笑了,这道菜只是个半熟品,稍后还需大哥相助,才能品尝。”唐易说完示意侍女。

“哦!那我拭目以待喽!”程无用说完,众人将视线挪到三个黑不溜秋的泥团上。

三位侍女手中握着一柄木锤轻轻敲击泥团,几息的时间,泥团破开,露出皱皱巴巴如同油纸般包裹着的荷叶,侍女戴着手套迅速将食材放置在三个银盆中,拿过一壶蓝灵酒逐次淋好,罗山指尖弹出三枚火星,噗一声,银盆顿时被点燃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哗众取宠!”薛丁山嘟囔了一句,秦楚枫坐在旁边皱了皱眉头。
半盏茶的时间,火焰熄灭,侍女用小刀将荷叶划开,带着蓝灵酒香的整只金黄色的美食出现在众人面前...

“呵呵!贤弟,这道菜又被你做出了新花样!众位,这便是唐易的拿手菜‘蓝灵酒醉叫花鸡’,大家尝尝吧!”罗山话刚说完,程无知迅速夹起一块叫花鸡放入口中,轻轻细细咀嚼,生怕品不出其味道...

“好!好!好!哈哈哈...兄弟,你这道菜绝了,老程我吃了不少臻肴,你这道‘蓝灵酒醉叫花鸡’,世间独一份。”程无用的话让众人心中感慨,连薛丁山尝过后都暗挑大拇指。

“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鲜,香、滑、爽、鲜、嫩五味俱全,实在是妙也!”魏千雪尝了一口叹道,身为魏征家人,魏千雪也算是尝遍人间美味,然而这份叫花鸡,却让她感慨良多...

尉迟雄霸尝过之后,起身来到唐易身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回到座位上,大口朵颐。
程无用看在眼里,笑着抱拳施礼对唐易说道:“兄弟,哥哥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可否答应?”

“哦!哥哥请讲!”唐易笑着说道。

“兄弟,你也知道老爷子虽年事已高,但对美食非常喜爱,你看这叫花鸡能否给老程我备一份,带回府中给老爷子尝尝,也算是尽儿女之孝道,哥哥这也是头一次厚着脸皮求你,你可要答应哥哥哦!”程无知咧嘴笑道。

“呵呵!哥哥,好说好说!”唐易在座位上笑着说道。

秦楚枫、虞昶、魏千雪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摇摇头嘴角微微上翘...

程无用说完,紧忙拿起筷子,甩开膀子,一口接一口吃着叫花鸡,尉迟雄霸也不落其后,两人不到盏茶时间,面前的叫花鸡被吃了个一干二净,擦了擦嘴,程无用看着秦楚枫和薛丁山面前的盘子,两眼冒着贪吃的金光。

尉迟雄霸则盯着虞昶和魏千雪面前的盘子,吧嗒着嘴。

秦楚枫端起酒杯对着唐易说道:“唐易兄弟,这杯我敬你,没想到你这道菜绝了,臻味居的菜肴和你的这道菜相比也不过如此。我呢?年长你一些讨个便宜,叫你声兄弟,今后有时间来秦府多走动走动,咱兄弟也多亲近亲近。”

唐易端起酒杯,等秦楚枫说完,举杯干掉了杯中酒。
秦楚枫敬完酒后,剩下的几位也陆续举起酒杯。

公输藏锋兄弟两人对唐易更是刮目相看,两人在酒桌上也没有多言,静静的听着、观察着...

唐易连喝了四杯酒,薛丁山起身端起酒杯道:“唐易,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感谢你的叫花鸡,味道很不错,不过我更期待能和你切磋一二,不知你的武技是否如你的叫厨艺一样,令人叹服。”薛丁山说完眼中闪过一丝红色,被唐易捕捉到,唐易楞了下神淡淡的说道:

“呵呵!谢谢赞赏!切磋就免了,我擅使弓箭适合远距离攻击,你擅用刀枪适合近身搏斗,总不能你当靶子我来射吧!更不可能我在你面前任由你用枪扎吧!再者,你不过武皇初阶境界而已!我看还是算了吧!雁门关外魔兽侵袭民不聊生,若是雁门关被魔兽攻破,你还有闲情逸致在此与我大打出手吗?若要分出一二,不是不可以,你我二人单枪匹马,去关外屠魔怎么样?”

唐易一番话,薛丁山又气又恨,手中的酒杯直接被捏的粉碎,“丁山,你这是何必呢?”程无用叹气说道。

“哥哥,是我挑衅吗?唐易刚才这番话你也听到了,他分明是仗着小王爷撑腰,大放厥词,根本没将我当回事儿,居然嘲讽于我,其心可诛。”薛丁山剑眉倒立释放出杀气,侍女们站立一旁被这杀气吓得浑身发抖...

唐易笑呵呵的看了看薛丁山,手指弹出三道气旋朝着侍女飞去,气旋同时落入侍女额头后,侍女们立刻恢复如初...

随后,唐易右脚在地面上轻轻一踏,杀气顿消无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