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

那年我二十五岁,还是个处男。那时我还很纯真,还对爱情抱有很大的期待。

同行的人中,好像只有我一个还没干过那事。每当他们谈起来,我总觉得难为情,又会有一些伤感。

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认识了栀子。我还记得,那是在一个台风刚吹过的夜晚。板房里一片狼藉,地板上还有雨水的痕迹。在遥远的福建,离我的家乡1000公里。

栀子不是个美女,我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因为我自始至终没有为她写过一首诗。

她大概是爱上了我。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觉得这对于她来讲太过于残忍。

显而易见的是,她对我很好,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送了我很多东西。我也送东西给她过,不过没有多少诚意。

栀子那时要去福建找我,我拒绝了,自己也没有去找她。就因为那样,两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联系。

后来她结婚前,我们见了两次。已经忘了是我约的她还是她约我。我们在那个小城里见面。

一起逛了街,走了很远的路去吃麻辣烫,好像情侣一样。最后一起去了宾馆。

栀子洗了澡,钻进了被窝里。我躺下来后,心里有一些紧张。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出了神。

栀子说,要干就干,别婆婆妈妈的,接着便吻了我。

我搂着栀子,内心里对她充满了感激。感动的几乎要落泪了。我想,一个女人愿意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给你,一定是因为爱你。

那天,栀子回去了。我也不是处男了。

栀子结婚的前一天,我们见了面,直接进了宾馆。她那天很匆忙,偷偷跑出来见了我。

等事情过去多年,我在感情受到重创之后,第一次开始思考栀子当时的心情。

我想她的心里该是多么悲伤呀。她在穿上婚纱成为新娘的时候,情况应该是很惨烈吧。

栀子结婚后,我们算是断了联系。后来我又和她通了一次电话。电话结束之后,我们说好再也联系了。

那次我问她,婚后的生活怎么样。她听了之后很生气,说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便不再说什么了。

我时常想起她。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最主要还是她的肉体。

她爱我多一点。我愧疚多一点。她让我不要想太多,都是成年人之间那点破事。我知道她心里有些埋怨我。我也鄙视自己。

但是时间的钟摆不会为谁停留一秒。我还在好好的活着。在重复着生活。

那天,栀子离开之前,又回过头来吻我。她要我好好照顾自己。

她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没意识到那是我们最后一面。

我后来听朋友说,栀子离开这个世界时,很安详。她结婚以后,老公很爱她,她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她走的时候,正是栀子花开放的季节。漫山遍野的栀子花盛放,是她的笑容。

朋友们都说,栀子善良,命运不应该这样对待她。

善良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坏的人依然在苟活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