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小看了你的梦

我们都会做梦,要么光怪陆离,要么现实逼真,有的人因此而欣喜,有的人反而困惑恐惧,但不管怎样,它都是人在深度睡眠之后产生的一系列虚拟形象,所以我们通常都宽慰自己,这只是个梦而已。但,真的只是个梦吗?这些梦到底代表什么,你想过吗?

关于梦的研究早在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就开始了,有本著作一直流传至今,相信你我都不会陌生,那便是《周公解梦》。周公把梦中的意象进行了分类,并对某些情境做了规定,借此得出吉凶的预兆。由于笔者没有读过此书,仅通过一些占卜网站进行过释梦了解,所以不具备评述的资格,本文只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心理层面对梦进行解释。

在古代文明时期,无论东西方文化有多少差异,对异象都是心存敬畏的,包括梦中的异象,因此最开始的释梦只有两个字——“神谕”。当梦中的异象与神明这种超自然产物联系起来时,自然就会产生吉凶之说,于是又回到了预言时代,东西方文化开始有了重叠。这一影响在中国尤甚,至今兴盛不衰,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活跃的释梦网站了。东方的释梦史似乎是止步不前了,西方却出现了里程碑事件。亚里士多德提出了一个崭新的理论,他认为,梦不是神之使者的召示,它只是一种精神活动,更重要的是,梦中的人们能更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内外的刺激。这一表述不仅对释梦提供了帮助,更对之后的病理学研究提供了新的方向。那么,梦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精神活动呢?明明是处于深眠状态,为何会说我们的身体对外界刺激更敏感了呢?

人的心理活动分两种,意识和潜意识。一座冰山,露在海面的可见部分是意识,海底那十倍于海面体积的部分就是潜意识。意识是我们可以用语言表达的部分,是社会环境的影响结果,可被感知,具有主动性。而潜意识则是无法感知的一种行为,通常是经验和习惯的集成,被埋在记忆深处。举个例子,你第一次上学,妈妈告诉你从家到学校的路,你按照妈妈所说的路线上学,并且时刻留意着不走错,这是意识,而当你上了几年十几年学之后,回家的路早已了然于胸,你不用看方向就知道往哪儿拐,脚在你思考之前已把你带上了正确的路,这是潜意识。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潜意识的一种活动。当进入深度睡眠之后,我们的意识渐渐模糊,潜意识却活跃了起来,将白天被压抑的本我尽情释放,于是,一些曾经对你影响颇深而最终被你遗忘的事便进入了你的梦中,甚至一些鸡毛蒜皮不被你重视的小事也凑起了热闹,而这些事情在你清醒的时候是不会被大脑调用的,你的意识自主选择了对你更有用的事。

弗洛伊德说,一切梦境都源于生活,再光怪陆离的梦境都必定与实际相关联,它们只是以一种特殊而无规律的形象意识表现出来,使我们不自知。他提出这样一个论据,即儿时的记忆常常潜入人的梦中。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因为至今我还会梦回少年时期,梦中发生的事情无一例外的选在了我的成长地,即便有些事情发生在搬家之后,地点也会不自觉的跳回少年成长地。除此之外,作者还指出梦有加强记忆的功能。前面说过了,梦是潜意识的行为,而潜意识可以调动我们记忆深处的信息,因此大部分时候我们都觉得梦里的场景非常陌生,其实只是因为我们忘记了而已。当然,有人可能要反驳,那我梦到电视剧中的场景要怎么解释呢?我们说过了,一切梦境都源于生活,你看电视剧,对剧中影像有了记忆,于是梦里调用了这部分信息,同时,潜意识还调用了你之前的记忆,在多种意象的作用下,梦便诞生了,但梦到底是如何调用大脑信息的呢?

有人评价弗洛伊德的研究给精神病学带来了新的突破,人们开始尝试催眠治疗,通过梦洞悉人的潜意识,寻找刺激来源,对症下药。因为,人之所以会做梦都是因为受到了刺激。这种刺激包括四部分,外部感觉刺激、内部感觉刺激、内部躯体刺激和纯心理刺激。外部感觉刺激很易懂,比如,当你梦到身陷冰窖时,可能只是因为自己蹬掉了被子受了凉,梦到警铃大作也可能只是因为闹钟响起,这是一种客观刺激。而内部感觉刺激是一种主观刺激,作者用不同个体的视网膜感知光线变化而形成不同梦境意象来解释,这部分没看懂。在介绍内部躯体刺激时作者写道,做梦时人们更关注自己身体内部的情况,比如你饿的时候就会梦到食物。这个与客观刺激相似,但区别在于前者更偏重受到刺激的具体生理器官,此处牵扯到病理学。最后一个纯心理刺激指的是除以上情况之外的其他情况,当躯体刺激不足以释梦时,心理刺激便走到台前,但二者究竟是何联系,很多医师也无法给出确切答案。

当我们了解了何为梦,梦如何产生之后,接下来便要开始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释梦。到底你做的梦代表了什么,周公解梦的预言性是否可信,我们要如何正确看待梦中的我们呢?详见弗洛伊德著作《梦的解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