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

你身上的香水味


文/止戈

01

“干杯!”东华酒店的包厢里热闹非凡。李永安把半杯的红酒一饮而尽后,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来。

安庆事务所是永安和自己几个同门师兄弟合伙开办,事务所开了有八年,时间说长也不算长,但这几个年轻人就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拼劲儿,加上导师的推荐在圈内小有名气。

事务所里分工明确,李永安主打刑事官司。这次接的案子是一个醉酒驾驶案,虽说案子不算复杂,但是被代理人却大有来头。被代理人的父亲是有名的房产大亨,靠近市中心那片风景如画的水苑小区就是他家的产业之一。有钱人出手不会吝啬,付了李永安一笔可观的律师费。这也是永安有如此雅兴请大家伙吃饭的缘故。

“这个案子能接下来,晓琳功不可没啊,永安,你还不快谢谢我们这大美女。”说话的是王诚,年纪稍长,也是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

“晓琳,算师兄欠你个人情,以后你有啥事都可以说出来,师兄能帮的一定帮”永安话不多说,又一杯红酒下了肚。

坐在李永安旁边的正是杨晓琳,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一袭红色连衣裙把她的皮肤更映的白皙,打的恰到好处的腮红,让平日里这个雷厉风行的女子多了些温婉和妩媚。细长的脖颈,姣好的曲线让在坐的男士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好,我可记住了,以后不许反悔啊。”晓琳笑意盈盈地答道。

当初杨晓琳来事务所应聘的时候,李永安和另外一个合伙人正是她的面试官。晓琳不是985高校毕业,但是大学期间不断学习的她靠自己的实力把普通高校出身的差距补上了一大截。而且晓琳有较强的公关能力,同别人谈判时总是能抓住要点,不深不浅地正好说到对方的心坎里去。她的聪明和处事的圆滑正是李永安所看中的,晓琳起初从助理做起满打满算进律所也有两年了。对她这个颜值高能力强的女律师,来专门找她的人还真不少,但除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案子,其他的基本都介绍给了前辈,因为晓琳觉得自己缺乏一定的诉讼技巧,方法也不够老道,想跟着所里几位前辈好好学习。晓琳是个讨人喜欢的丫头,李永安和几位合伙人对她也都相当照顾,毫不吝啬把自己的经验对这个小师妹全盘托出。

酒宴临近尾声,该散的都散了,永安也走到前台准备结账。他接来收银员递给他的刷卡机,按下密码后拿给收银员。密码是他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这一天他永不能忘记。

02

李永安拿着账单往酒店门口方向走去,瞥见了离他不远处的杨晓琳。

“怎么回家?”李永安客气的问道

“当然是打出租车了”灯光打在她脸上,嘴角两个梨涡甚是可爱,与大红的唇色搭配出一种不太相称的美丽。

“要不我送你吧,你一个女生也不安全”李永安嘴上这样说,心里也这样想。

“嗯,那就麻烦师兄了。”晓琳笑着对他说

“哎,师兄,你喝了酒的没事吧?”

“放心吧,点的都是度数极低的红酒,当律师这点谱心里还是有的。”说罢,李永安就朝着停车场快步走去。杨晓琳也往前走了几步站在路口,她抬头望着夜空,长出了一口气。深秋夜晚的凉气挺重,一袭凉意夺走了她裸露的皮肤处的余温,晓琳不禁打了个激灵,所幸出门前带了件外套,她赶忙披在身上。

前方一声鸣笛,李永安示意晓琳上车。

“沿着这条路直走,花园路和建设路交叉口就是了”

“那离事务所可不算近啊”

“是啊,可是刚毕业的时候就只能付得起这里的房租了”

“也是,我毕业那会儿和你一样东跑西跑找房子”李永安眼前浮现起那段艰难岁月。

“晓琳,那你平常都怎么去上班啊?”虽说同事两年,但永安对下属的私生活从不过问。

“我啊,搭地铁,一号线正好能到。虽然挤了点但是省钱啊。”

两个人一句接一句地聊着,不一会儿就到了晓琳说的交叉口。

“要不要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这点路我自己走就行。师兄也快点回去吧。”

“嗯,那你到家给我微信。”

皎洁的月光从前方的挡风玻璃照进来,洒在两个人的脸上。晓琳突然起身在李永安脸上轻吻了一下,“那...那你...路上小心...”晓琳磕磕巴巴蹦出了一句话后,就赶紧推开门下车了,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李永安瘫在车里,说不出一句话。他对这突如其来的吻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虽然平常对晓琳十分照顾,但他觉得这是分内的事,毕竟长得好看的人到哪都会如鱼得水。“看来这姑娘是有点醉了吧”李永安拿这话搪塞自己,心里却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点点的优越感在他心头漫开。

手机震动了一下,手机屏幕也随即亮了起来,映入眼里的是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这张锁屏是换手机时妻子为他设的,这把他从刚刚的小激动里硬生生拽出来。“师兄,我到家了,刚刚...不好意思,但是我不想藏着掖着了,我喜欢你。”永安的喉头不由得抽动了一下,三十三岁的他心里像小男生一样翻滚着,李永安又陷入了沉思中。他怕妻子看见起疑心,就随手把记录删了。又打开车内的灯,拉下镜子看脸上有没有印上去的红印。小心谨慎是李永安当律师这么多年落下的职业病。确认无误后,他启动了车子,往回家的方向驶去。


03

李永安小心翼翼地走进家们,把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橱里,顺手打开客厅的灯。永安看见妻子还睡在沙发上,妻子清如显然是没有睡熟,被这灯光刺的缓缓睁开双眼。

“怎么在这睡着了”

“想着躺一会就迷迷糊糊睁不开眼了,晚上的聚会还好吧”

“挺好的,你快进屋睡,我先去洗个澡”李永安毫无底气地说着。

清如扭身进了卧室,永安也推开洗手间的门。

温热的水从他头顶流向身体各处,他试着整理自己的思绪,却不知从何处下手。对杨晓琳他并没有非分之想,但对于突如其来的告白,他不知道怎样拒绝也有些把持不住。水蒸气充满了整个洗澡间,他关掉淋头,用手擦了擦镜子上的雾气,看着眼前这个想偷腥的猫,他感到羞耻和惭愧,又不甘心掐断想任性一次的野心。

洗手台上的绿萝开的很旺,翠绿的叶子耷拉到桌面上。这都是妻子的功劳,永安工作忙,家里大大小小都是妻子打理。她是个生活得很精致的人,家里的花花草草也都照顾的十分周到。恍惚间他想起那个下午,他第一次遇见清如的下午。

04

死党兴致勃勃地跑过来说要带他去一个好地方,李永安看着死党别有用意的坏笑,倒很好奇他究竟卖的什么关子。他把永安拉进了靠近西操场的艺术楼,这栋楼离平常上课的地方比较远,况且永安和周围的朋友也都不是什么有艺术细胞的人,顶多是从这路过时张望两眼。

第一次进艺术楼,永安倒是对挂在走廊的风格迥异的画十分感兴趣。他跟着死党往上爬楼,在五楼隐约听见了钢琴的声音。“喏”死党指着前面的教室,这是个钢琴室,偌大的教室里只摆了四架钢琴,略微显得有些空荡,窗户上垂着褐色看起来质地很厚实的窗帘,大概是为了隔音。

四架钢琴,只有一架前坐了位姑娘。

“今天真不巧”死党有些沮丧“平常这会有好多女孩,还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呢,唉,你小子真是没福气”他噘着嘴说,似乎是没能在好友面前炫耀一把有些扫兴。

李永安张嘴正要回复些什么,却被屋里传来的声音打断。永安下意识摸了摸裤兜里的手机,没有震动,他确定音乐正出于姑娘之手。这首《Best Moments》他再熟悉不过,早些音乐清单里推荐给他这首轻音乐,他觉得调子不错悠扬婉转,就一直当成手机铃声。他不喜欢流行音乐动次打次的节奏感,这首歌起码让他听起来很舒服。

姑娘灵巧的双手在琴键间来回穿梭,一起一落的力度都恰到好处,音调和他平时听到的并无二异。他这种门外汉听不出好赖,认为会弹钢琴的都是大神。

“这女孩你认识不?”李永安知道的女生不多。

“有点印象,好像叫宋清如吧,就是去年英语演讲比赛说的贼溜那个”

“哦,就是她啊”李永安记得那场演讲比赛,宋清如和另一个男生一起晋级决赛,他当时和室友打赌说男生会赢,结果却大相径庭,为此永安还输了室友二十块钱。

“没想到这女孩还多才多艺呢”他有点刮目相看。

聊了一首曲子的功夫,女孩已经放下琴盖,准备起身离开了。她从永安身边走过,身后撒下一地芳香。永安不知道这是什么香味,就是觉得很香很香。

现在永安身上也多了一股子香味儿。

图片发自简书App


05

四周的寒气从被子缝里钻进去,从衣服里钻进去,又从皮肤里钻进去,恶狠狠地流进血液里,贴在骨头里。李永安用力的蜷缩着身体,想挽留住仅剩那一点儿压在身子底下温度。寒冷还是吞噬掉他大脑皮层活跃的睡意,他睁开双眼,黑乎乎一片,墙上不大的窗户里透出一层单薄的光。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陌生又熟悉。

“我怎么会在这?”李永安猛地坐起来,眼前一栅铁门让他心里发怵,他用力揉了揉双眼,什么变化也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双手胡乱的抓着头发试图自己给自己一个答案。但他实在是一头雾水,“来人哪,有没有人!”除了听见砰砰的心跳声,没有一点儿回音。他使劲摇晃着铁门,他多希望听到一声回应,但是周围寂静的让他害怕。

“谁他妈的在恶作剧,赶紧给我出来,”声音里带着些颤抖。

“我不是应该在家吗?清如?女儿?我的家哪?”“这又是什么鬼地方?”永安缩在角落里,努力想回忆起什么,但是脑袋又胀又痛,他隐隐约约记得自己躺在床上,他还记得卧室天花板上的吊灯亮着温和的光。怎么再一睁眼会是这个模样?

“难道我穿越了?怎么可能?这也太荒唐了!”他掐了掐大腿,是真疼。

李永安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虽说当律师是行走在法律的边缘,但一直以来他都小心翼翼,从来不敢越过雷池半步,就怕有一天迈进这暗无天日的牢房,可是现在,他自己竟然确确实实就蹲在这里。更可笑的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李永安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窗子里投进更多的光来,他更看清了这里的构造,三面墙,正前方是一排铁栅栏,对面没有牢房,而是向两边延伸的墙壁。

悉悉碎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永安抬起头,绷紧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门口。站在牢门前的有两个人,不像正规的法警,他们服装非常怪异。“咯吱”门开了,两个男人进来,“李永安吧,有人探监。”两人奇怪的打扮让他说不出一句话。一黑一白长袍,像极了阎王殿里的黑白无常。李永安想看清楚两人的长相,可越盯着他们看越觉得模糊。

“探监?会是谁?清如吗?这下好了,能搞明白了”他有种异样的喜悦。

“起来吧,跟我们走”黑衣男人随机给李永安带上手铐。他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出了牢门。

牢门外面的景象更让他吃惊,他途径的地方一个牢房也没有,都是煤灰色的墙壁,好像只有他刚刚待过的唯一一个。两个男人带他一直走一直走,无穷无尽的墙壁像是个迷宫,让李永安怎么也走不完。

“这是哪儿?”李永安忍不住了。

“第一监狱”

“那我为什么会来这儿?”

“你自己做的好事还来问我们”

“别跟他废话了,反正也没多少日子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明白!”李永安情绪有些激动,跟在后面的黑衣男有点不耐烦,“你他妈闭嘴吧,吵死了,再闹让探监的人滚蛋”

这句话堵的李永安蹦不出一个字

“真是个怂蛋啊”白衣男冷笑了一声

李永安心里也这么觉得。

走过无数个黑暗的走廊,带头的白衣男在一扇大绿门前停了下来。他转动门把带着李永安进去。

房间里十分昏暗,中间吊着一个微亮的灯泡,灯泡下桌子那边坐了个人,但是李永安看不清楚是谁。

白衣男让李永安坐在桌子这头的审讯椅上,确认锁扣扣好之后,出了门。

永安眯着眼想看清桌对面那人是谁,对方却先开了口。

“永安”

这声音让他心头一惊“王诚?”

“是我”

“诚哥,你怎么来了,是来救我的吗?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又咋会在这里?”

“救你?想得美!” “你做过的事自己忘了?”

“啥事?你说明白,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个王八蛋,要不是不得不来这,我才懒得找你”

“啊...我到底做了啥”

“你放火把家烧了,那可是你的妻子和女儿啊,活生生的俩人就这么没了,你怎么下得去手啊,真是禽兽不如!”

“怎么可能,你骗我!你骗我!”

“反正你也活不长了,下个星期死刑吧?真是恶人有恶报啊,亏你还是个律师,丢尽了我们的脸面”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呵,是你自己跑到公安局自首的,现在不敢承认了?”

“我...怎么会...”李永安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脸皱出了十八道褶子。

“我今天找你是谈正事的,你现在蹲了大牢,必定会对事务所的声誉有影响,趁着你个人身份还没曝光。我这有一份合同书,你自愿退伙,剩下就交给我们管理。”

“我...”李永安心里五味陈杂,他不相信自己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但目前的情况让他不得不相信。

没等他回应,王诚就起身朝永安走来。他把合同书放在永安面前,一手抓住永安的右手。他脸上的皮肉若隐若现,映着深处的骷髅。被死死钉在在审讯椅上的永安无法动弹,王诚紧紧攥着他的手,但他一点儿也使不上劲,任由王诚把他的指头一个个抠开。他死死握住着李永安的食指,把印泥快要戳出个窟窿来。重重地印在合同书的最后一页。

“完了,都完了”李永安现在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对了,杨晓琳托我给你捎句话,她说真没想到你是这么个男人”

李永安眼里湿润了,带着满满的恨意,他恨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

他再一抬头,王诚消失不见了。

突然灯泡微弱的光一下子没了,紧接着房间开始摇晃,越来越抖,抖得地面裂了个大豁口,伴着李永安的尖叫,整个黑漆漆的世界坠入了深渊里。

06

“啊”

李永安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当初他和妻子在西大街挑了一整天的吊灯。他试着伸了伸腿,狠狠掐了大腿,是真的疼。

他用手摸了摸自己一脑门的汗,长出了一口气。他抬头望见窗帘缝里的太阳,透着他许久没有见过的光亮。妻子在一旁睡着,一起一伏的故意都让李永安想要感叹生命的可爱。

他坐起身,拿起床头的手机打开微信敲下一行文字。

他把手伸进妻子半张的手掌里,紧紧得握着。他仿佛又闻见第一次遇见妻子的芳香,真的很香很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