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夫妻养成录(八十五)

前情回顾:新生活的开始,也是新麻烦到来的开场白。【上一章~

文/安生

回到老家已是夜晚,不等认完程兮辞的那些叔伯兄弟程昭兮就已经饿得直哭,本家婶婶原想让她坐在桌边边吃饭边喂小孩,她坚持说不行才带着她去事先准备好的房间,程兮辞跟在后面拿行李,等她坐好问她想不想吃点儿什么他去前面给她盛饭过来喂她吃,她只让他随便拿点儿什么就好晚上不想吃太多。

年夜饭还没有结束,前面客厅还是人声鼎沸觥筹交错不断,程兮辞在前面坐了一阵陪他们聊了几句就急着要回房间免得庄子栗饿着,本家婶婶提出让自己女儿替他送过去让他好好坐着吃吃饭喝喝酒就行,毕竟他那么多年没回来过,他不放心,还是亲自去了,回到房间掩上门就开始喂庄子栗吃,被跟在后面的本家婶婶和他远亲堂妹看了个正着。

村子里建的大多是平房,还有不少瓦房,路是这两年才修好通车的省了他们不少事,程家和程砚明一辈的叔伯还有两个,现在住的这家是程砚明堂弟,程兮辞得叫小叔,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现在还在家里住的小女儿还没到三十,但已经离异几年,回娘家住了好些个年头现在正在谈另一个婆家。

程砚明的叔叔住在另一家,才吃了没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叫上程兮辞一块儿去给另一家送礼,外面走廊上吵闹得不行,庄子栗适时地把衣服放下来,才整理好外面就涌进来一群人,看到程兮辞正任劳任怨地喂老婆吃饭,一个个纷纷笑起来。

还没吃饱的程昭兮在她怀里咂巴着小嘴儿,程兮辞淡定地喂她吃完饭把碗放下,低声让她先跟着一块儿过去见一见叔公等回来再继续喂,直到他们起了身人群这才跟着离开房间。

一伙人有说有笑地去了隔壁大院,程兮辞抱着女儿,庄子栗就挽着他的手臂一直跟在他身边,时不时地看他一眼,心里到底是有些不适应,一想到刚才那一大屋子的男人涌进房间找他们打趣儿聊天就觉得尴尬,要不是她提前放下衣服不然还不知道得多丢人

黄九茵抱着程昭旭走在前面,本家婶婶走在旁边笑说现在的小媳妇儿真是娇气连吃饭也要老公喂,又问他们俩是什么时候结的婚怎么没见摆酒桌,听黄九茵说两个人只是领了证没办酒席,当即像见到了天外来客那般很是讶异地嚷了起来:“不请人吃饭怎么行哦!结婚最重要的就是热闹啦,上次我儿子结婚请了好几十桌呐,闹洞房闹了大半个晚上那叫一个吵哦。”

“儿媳妇不喜欢热闹就由着他们去了,年轻人嘛,总是喜欢标新立异一些,而且那时候两个人不在一处办酒席也累人,不办还好,省事儿。”

“那人家结婚你们出的份子钱要怎么收回来?”

这个问题连退休教授黄九茵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嗨了一声说:“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送礼物。”

“礼物哪有礼金好啊,二嫂你们那儿时兴的彩礼和嫁妆是多少?。”

“两个人自己定下来就偷偷去领了证没跟我们商量,就给了儿媳妇家里十万块钱吧都是他自己去办的我们也不清楚。”

“那儿媳妇没带什么嫁妆?”

“带了,但那也都是他们自己保管,我们做家长的从来不过问。”

“你们那儿娶媳妇儿还真是贵哦竟然要十万,听说还要买房是不是?这少说也得几十万吧,你们城里人又要买车,又是十几万出去……。”

程兮辞庄子栗走在后面听得一脸黑线,他面不改色双唇几乎没动地低声对自己媳妇儿说:“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回来了吧,小时候回来一次给我带来的阴影现在还忘不了,你说你没事儿答应爸回来干嘛。”

她扁了扁嘴不满地说:“不能让爸不开心嘛,反正也只是回来几天而已,我小时候就是在乡下长大的觉得还好啊……。”

有几个他们都不认识的小年轻走上来哥哥嫂子的叫着跟他们套近乎,庄子栗抓着他手臂的手顿时更用力了些,他们时不时冒出几句方言两个人都听不懂,但那神情却让人实在不怎么舒服,贼溜溜的眼睛不断往庄子栗身上扫。

到了叔公家程砚明程兮辞父子俩一块儿给老人家各自送去一个大红包,客套地寒暄了几句就拉上庄子栗一起把她介绍给所有人,还有程昭旭程昭兮,幸福满满羡煞旁人。那家的大伯大娘赶紧叫人把凳子搬出来请他们坐,庄子栗就挨坐在程兮辞身边不时低下头低声逗一逗他怀里的程昭兮让她不要哭,屋子里的人聊的什么她没听进去也不知道该怎么融进去,满心思都放在老公和女儿身上。

程昭旭在黄九茵那边待了一会儿感到无聊,跑过来挤到她怀里要她抱,她把小家伙抱到腿上坐着,没一会儿小家伙就靠在她怀里睡了过去,她大喜过望,推了推程兮辞让他快看他们儿子。程兮辞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赶紧提出要先带孩子回去睡觉,老家人也都实诚,不会跟孩子过不去,也就叫个人带路把他们带离了那人声鼎沸的地方。

他们都不怎么喜欢那样的场合,在这点上两个人算是臭味相投,一有了逃离明明很陌生却不得不当作熟人假装热情的机会,默契就总是浑然天成。

走出大伯家大门,新年的钟声恰好敲响,险些被人声掩盖了过去的春晚主持人的声音忽然添了种惊破天际的魄力,一屋子的人不由自主地跟着电视里的人一起倒数,他们听着那里面的欢乐心情总算开阔了些,相视一笑,在那个“一”结束后他忽然低下头在她唇上亲了一口,低声说一句“新年快乐”,在一个对他们而言算是很陌生的地方,这样一个吻足够让人心神荡漾好一段时间。

前面走着个小叔家的女儿,后面还有几个尾随着他们的小年轻,听到身后有人惊呼有人嘘笑,庄子栗不自觉地羞了脸,脚步却渐渐有些飘,心里已然被甜得腻了牙,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暗自回味着他方才送来的触感。

乡下对燃放烟火没什么要求,半夜一到几乎整片天空都炸满了烟花,将人类目之所及的天地全染上姹紫嫣红,竟然也是别有一番风味,走在路上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望着天上的烟花连声叫好,还有人赶忙拿出手机拍照,好似整片天空都在撒欢。

程兮辞把女儿立着抱起来让她一块儿看,察觉到小公主被那声音吓到小小的身体微微颤了颤,被他稍一安抚就忘了挨饿的苦楚,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漆黑与绚烂交缠,程昭旭也被庄子栗叫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想哭来着,被她在脸上亲了一口很快就没了脾气。

“小朋友你说我们还能这样一起看多久的风景?”

“不管多久,反正是一辈子。”

“那说好了啊,不许反悔。”

身后不远处也有人欢呼着拿出烟花,穿透耳膜的“咻咻”声将一朵朵转瞬即逝的火花送至云霄,在他们头顶炸开了一朵朵欢喜,程昭旭看着天上的绚烂高兴得欢呼声不断在她怀里跳了又跳没个消停,程兮辞担心她累着,主动和她交换小孩儿,他自己把那个小胖子程昭旭接了过去,在小肉脸上亲了一口低声说“又重了你这臭小子”,忽然看到一边的庄子栗眼里那让人动容的泪光,一种难以言状的感动就这么侵袭了他心头。

等两个小家伙都睡了过去时针已经接近一点,把他们放在床边的一边躺着没多久,黄九茵在外面敲了门问需不需要送一个小屁孩儿到他们房间去,床太小他们四个人一块儿睡的话会稍显拥挤,程兮辞毫不犹豫地把程昭旭送了出去,然后跳回到床上一手老婆一手女儿左拥右抱地躺着,末了感叹一句:他才是那个一直被宠爱的人。

“老大你知道吗以前我总觉得你只适合谈恋爱不能结婚,当你女朋友心好累啊,要是结婚那还得了。”她很认真地想过那个问题,最初总觉得嫁给他以后自己一定会后悔,不是恃宠而骄、无病呻吟,而是一开始就不该答应、这桩婚姻完全就是个错误应该即刻终止婚姻关系的那种后悔。

“明明是跟你在一起的人心累好不好。”他哼了一声,有些不满,一想到过去她闹分手的次数就觉得委屈,虽然早做好了跟小女生谈恋爱会很麻烦的心理准备,可真正谈起来后没想到竟会这么麻烦,她那种要么没人追、一有人追就排着队过来的状态让人头疼,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把持不住就跟人家跑了。这货实在也很没节操。

“老大,高总说你以前差点儿就跟几个女人结了婚,后来为什么没结成?我想听你说……。”

“你刚不是说很困想睡觉?”

“我只是想睡你而已。”她早料到他会趁机扯开话题,反正现在也精神着,非逼他坦诚相告不可,就当是在睡前听几个爱情故事催眠。

“她们没让我喜欢到想结婚的程度。”他答得言简意赅,抱着她的手再她背上拍了拍。

“是她们受不了你所以跑的吧。”

这么直白的嫌弃在他们之间已经很久没出现,程兮辞一脸“我就看你怎么闹腾”的表情,侧过身两只手都用在她身上把她往身边拢了拢:“她们受不受得了没关系你受得了就行,好好的怎么还吃起醋来了。”

“你总这样顾左右而言他反而容易叫人疑心好不好,你过去究竟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我干的见不得人的事都是你都跟你有关,你说有多少?”

她哎呀一声往他怀里蹭,故作一脸娇羞:“你又对人家耍流氓。”

程兮辞冷冷一笑,嘴角扬起一个霸道总裁似的邪魅狂狷的弧度:“就喜欢你这种明明色胆包天还装得一脸小处女的样子,脸皮跟城墙似的,以后人家想泼你硫酸得泼多少吨才能起作用啊。”

“夫唱妇随,连高总都说我是被你给影响的。”

“那个混蛋说什么你就听什么,这点儿智商还好意思说受我影响,我怎么娶了你这么个傻媳妇儿回家啊,以后女儿要是随你怎么办。”

躲在他怀里的人一边对他上下其手摸他腹肌一边笑得咯吱咯吱响,笑声里冒着热腾腾的傻气,真是个傻媳妇儿。

“切~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后他们俩肯定都跟你一个德行,我只担心以后小公主长大了遇到像你这样的男人被人给欺负了怎么办,这年头渣男太多,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老公的份儿上我早把你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泄愤去了”

“我不好吗我哪儿不好了就是遇到我这样的男人才幸福好不好你什么眼光庄子栗你今晚很欠收拾啊!以后只有我女儿欺负别人的份儿,谁敢动她我非把他打得全身骨折不可,你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就好。”

“老大,我好想当你女儿啊。”她的语气忽然软下来,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他。

“叫爸爸。”他很霸气地在她屁股上拍了拍,一脸坏笑。

庄子栗脸一烫,这次是真的害羞了,哎呀一声用被子遮住半张脸:“臭不要脸,我不要跟你讲话。”

原本还想再逗逗她,不曾想窗外院子里忽然发出一阵爆笑,并且从此经久不衰,吓得她一个激灵,真是羞耻,刚才说的话肯定都被外面的人听到了……两人才噤声没多久,忽然感觉到有人推开门进来在柜子前翻找东西,后来拿了件衣服就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门只是半掩着没给关上,空气里还回荡着程兮辞堂妹的偷笑声。

程兮辞抱紧了怀里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两人爬起来穿上衣服打算出去洗漱,一开门就看到门前站着一群“嗷嗷待哺”的小屁孩儿,由矮到高向外延伸,一见人出现齐刷刷叫着“恭喜发财新年好”,把程兮辞逗得不行,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叠红包一个个发了出去,一伙人又挤向房间眼巴巴地看向庄子栗。

有人在院子里点起鞭炮和烟花,吵吵嚷嚷的很是热闹,新年的气味儿很浓。

发完红包小孩儿们挤到别的房间门口等着讨红包,洗完脸回来的程兮辞端着一盆水打算伺候女儿洗脸,庄子栗就捧着一碗饭坐在一边笑嘻嘻地说着刚才发红包的事,时不时喂他一口,本家婶婶过来给程昭兮发红包,推门而入,两个人同吃一碗饭的画面又给她看了个正着。

吃完早餐程兮辞带着老婆儿女到附近走走散散心,坐在河坝上抱着女儿晒太阳,程昭旭在阳光里跑来跑去到处找乐子,因为水坝这边风景不错,周围都是过年闲着没事儿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闲话家常的年轻人,还有人摆起了烧烤炉开始吆五喝六地烤肉。

庄子栗跟程昭旭疯跑完觉得有点儿累,眨巴着眼睛向他靠近鬼鬼祟祟地靠在他背上瓮声瓮气地问:“老大,你说我们老秀恩爱是不是太高调了点儿?”

“这也叫秀恩爱?我们不一直都是这样儿的嘛,这是生活的常态,我又不是闲得慌故意作戏给别人看。只有不够爱的人才会一门心思秀个没完没了,难不成我想亲下我老婆还得躲起来,在人前时不时打你几下骂你几句才不叫秀?”

程兮辞嘁了一声,很是不屑地瞟了她一眼,完了又示意她靠过来,吧唧亲了她一口。

她哎呀一声又故意卖萌:“你又耍流氓。”

如果不是抱着女儿他真想直接把她抓过来好好整治一番,手一抖,差点儿没抱稳,呼了口气:“把手给我拿开,再乱摸回去揍你。”

“老大,你今年好像忘了给人家发红包哎,早上发了那么多出去人家都要穷死了。”她抱得更紧了些,两只手摸得愈发肆无忌惮,反正他有肉,不摸白不摸。

“宝宝,你别这样说话”,他咳了一声,拼命忍了忍:“你一卖萌……我就想上你。”

庄子栗没想到他会忽然来这么一句,顿了一下,想到程兮辞是个重度恋女癖变态型禽兽,默默收回手一本正经地在他身边坐下,思考半晌,决定说出口:“老大,你是不是依然对小女生很没有抵抗力?我是不是得担心以后女儿长大了你会对她欲罢不能啊……。”

他把女儿抱起来重重亲了一口,再一脸邪恶地看向身边人:“你觉得呢?”

“我觉得……老大也许我们可以去看一下心理医生,你这是病,得治。”她眼里染上了一丝担忧,表情严肃得和她刚才故意卖萌的样子大相径庭。

“你才有病呢。”他没好气地往她脑袋上敲了一下,低下头揉揉程昭兮的小脸儿逗她笑,小家伙在他怀里笑得咯吱咯吱的,两颗大门牙能把人萌出一脸血,跟她哥一样喜欢笑不喜欢哭,很好带,真是个小天使。

一个恋女癖养了个跟她妈一样喜欢卖萌的女儿,想想就让人觉得这祸患实在不能忽略啊,庄子栗继续一脸严肃地盯着他,说:“老大,我认真的。”

那天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脸上只有凉风轻扫,程兮辞抬头迎着阳光深深吸了口气,用一种“我媳妇儿真是蠢得好搞笑啊但我不能再笑她不然她就不会卖萌只会犯蠢到时候真蠢死了就不好玩儿了”的温柔缱绻的语气,说:

“没事,你什么也不用担心,只要一直保持你的少女心就好。”

程兮辞一直很想跟她说我会喜欢小女生有恋女癖都是因为你啊真是个蠢蛋智商已经低得没有下限还敢跟我叫板你还能更蠢一点儿吗?

不是每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都会卖萌撒娇,也不是每个会卖萌撒娇的女人都讨他喜欢,他会喜欢那个人完全是因为喜欢上她的时候她就很年轻啊他能有什么办法,既然遇上那他只想好好保护她的少女心不让自己老婆被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同化,变成一个无趣又喋喋不休、眼里失去了所有生气不复昔日灵动的妇女,想让她回归家庭也只是因为不想她在职场上摸爬滚打受尽委屈久而久之就成了别的模样而已。

天知道他有多庆幸在有了一儿一女后老婆还是和从前一样可爱没被孩子拖累成一个怨气冲天的怨妇。

最好的爱情不是你什么模样我都喜欢,而是我的爱能让你一直保持最初的性情,面目全非只能是时间作祟的缘故,而不是她一生遇到的苦难和不悦都被镌刻在脸上,变得陌生而惹人厌烦,谁又想老了以后才发现自己不认识枕边人?


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