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

      粉红色的短线竟然真的出现了。盯了数秒,虽然不太清晰,但是却的的确确在那儿。

      “不会吧,真的来了!?”脑中闪着这样的念头,“该不会是试纸过期了吧?”我一边嘟囔着,将试纸丢入垃圾桶。

      略略坐了一会,赶紧下去,儿子还在办公室看着英语视频呢!

      “如果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要来,你欢迎吗?”问题一直在脑中盘旋,想着该以怎样的随意口吻问出来。

      门开了,老公探头看了下,闪了进来。“在干嘛呢?作业都完成了吗?”

      “这会学英语呢!数学都不会做,等你来教他。”我淡淡地回答,心里却想着是否马上告诉他。

      “如果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要来,你还欢迎吗?”终于以不经意的口吻说了出来。

      “嗯,你怀孕了吗?”儿子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随口问到。老公只低头看儿子的数学习题,似乎并未留意。

      “呃~没,没有!”我微笑着拍了下儿子的肩膀,“我出去下,你们等我回来再走!”

      “快点回来,我们两点就要出发的。”老公说着,把儿子叫过去,开始做数学题。

      我从抽屉里找出二十元零钱,捏在手中,带上值班手机,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

      “要不,还是等明天再去吧!那试纸也许没有过期呢!又不着急,明天吧!还可以问同事去要几张,不需要浪费这个钱嘛。”心里乱七八糟地盘算着,脚步却一点也不拖沓,“刷刷刷”地往药店方向走去。

        药店就在单位旁边,两三分钟就能到。路上遇到了服务中心的保安,问我干什么去。

        “嗯,去旁边办点事。”我模糊地回答着,敷衍了几句,急急转身,走过去了。

        走到药店,柜台里坐着两个女店员,正在聊天。

      “唔,买测试早孕的试纸。”话一出口,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哦,有。你用吗?打算什么时候用?”短发的柜员干脆地招呼着,从柜子上拿下一盒给我。

        “嗯。我想一般明天早上用好些吧!”我回答着,奇怪她为什么这么问。难道现在药店都是要问清楚了才卖给顾客吗?!

      “打算要吗?”她继续问着,“其实现在用也能可以的。”说着,她倒了杯水给我。

      “哦,如果有了就只能要了啊!前两年准备着怀二胎,一直没怀上。这个月例假到时候了,还没来,心里没底。胸也很胀,就想着测试下。”不知怎的,忽然一股脑地说开了,感觉像要澄清什么似的。

        ”哦,以前例假前胸胀吗?已经超出几天了?”店员斜靠着柜台,不紧不慢地问到。

      “以前也会胀,不过感觉这次胀得不太一样。没超出几天,三四天吧!可是我例假很准的。”我拿起那杯热水,呼呼地喝着,好像很渴的样子。

        “哦,那可不一定的。先测下吧!如果有了,要赶紧吃叶酸啊!”短发店员说着,把测试棒的清单拉给我,“十四元”。

      “唉!想要的时候不肯来,没打算了却又来了。真是想不好啊!”我发愁地说着。

        “有了么,肯定得要啊!”长发店员伸头看了看我,大声说到,“哎,你多大了啊?”

      “四十啦!年纪太大了啊!”又感觉到一阵不好意思。

      她俩听了,不约而同都顿了顿。“有了么,总要生的嘛!”长发店员接着重复了一句。

      “我妈也让我生二胎呢!可是我不想生。”短发店员似乎颇有同感。

      她圆圆的脸上长着几颗小痘痘,没多少皱纹的痕迹,应该还很年轻吧!我心里想着,把喝完水的杯子放回柜台。“嗯,还是先去测测吧!”

      “有的话就要补叶酸。我们店里有的哦!”短发店员殷勤地嘱咐着。原来问得这么清楚是为了这个啊!

        “好的好的。”我回答着,把测试棒装进口袋,走出店门。

        回到办公室,父子俩正在做数学题。儿子状态明显不佳,注意力始终没法集中。老公开始上火了,满脸的不耐烦。

        “行啦!刚才也是这样,注意力不够集中,所以就让他听英语了!午觉也不肯睡,累了吧?”我赶紧接过手,“要么吹会葫芦丝吧!”

        老公起身转了个圈,剥了个橘子在一边吃着。儿子拿起葫芦丝,却在座位上发呆。

      “嘿,干嘛呢?吹啊!”我侧过头催促他。

      “吹竹林深处吧!”老公命令到。

        “谱子没有,都忘了。只记得一些很简单的曲子。”儿子嬉皮笑脸地回答。

        “那就把那些很简单曲子全都吹一遍吧!”我白了他一眼。

        “啊?全都吹一遍啊!”儿子作惊呼状,“其实也没记得几首啦。”

        “记得哪首吹哪首。赶紧的,都两点了!”我一边催促,一边打开电脑搜索谱子。儿子终于吹了起来,吹得都是练习曲,很短。我把电脑里谱子拉出来,放在他前面。

      “哦!我都忘了怎么吹了!这几个符号是什么意思?”唉,真是偷懒不论方法啊。

        “能看懂的吹。把记忆中的吹出来就行。”我也开始不耐烦起来了。

        他慢慢吹了起来。除了几处停顿与反复,整首曲子还是吹得很完整,指法也依然准确。就是气息,一下子不太跟得上。

        等他吹完,老公赞许地点了点头:“半年不练习,基本功还行。你啊,就是不够认真!行了,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马上出发!”

      父子俩背着大包小包,向着最近的“新宠”——篮球班进发了。看着一大一小的背影即将转弯,我低低地叫了声儿子的名字,他回过头,很配合地说了声“妈妈再见!”

        “嗯,好好打球哦!”

        我回到办公室,慢慢坐了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