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42)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李小胖的妈妈



突然一个没注意,撞上了一个人,奕欢“哎呦”一声,揉着脑袋,抬起头,却见章江南正眉目含情的望着自己,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见奕欢揉着脑袋,一副吃了一惊的表情,甚是可爱,章江南不由的伸出手,宠溺的揉了把她的头发,触感顺滑柔软,意外发现还挺好摸,江南一时兴起,便多摸了几下,直到把奕欢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才罢手。

奕欢已经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两眼朝上一看,正想一巴掌拍下作乱的大手,不妨江南先一步撤离,转过身,一副自己什么都没做的样子,牵过她一只手,揣进自己的兜,明明是第一次做这个动作,却自然的像演习过千百遍。

奕欢跟在江南身后,刚才因为他弄乱头发的坏心情,一笑而散,一边走着,一边用手扒拉了几下头发,下唇往前一伸,吹开了挡眼的几丝秀发,江南停住脚步,回过头问:

“吹什么?”

奕欢及时刹住车,并没撞到他后背上,眼睛飘了一下,回:

“没吹啊,章江南,我问你个事儿呗?”

江南打开车门,示意奕欢坐进去,而后又自己坐进了驾驶座位、启动之后才歪过头看了一眼奕欢,拨了拨她的人头发,又笑了,收回手才说:

“问什么?”

或许是这笑有些蛊惑人心,奕欢竟忘了自己要问什么,痴望着江南的侧脸,觉得这人虽然平时也帅,可今天长得尤其好看,笑的也多,这是中奖了?

本是心里的怀疑,不成想,自己竟问出了声,听到章江南再次笑出了声儿,奕欢才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埋怨自己心直口快。

江南却分神拉下了奕欢“虐待”自己唇部的手,十指相扣,奕欢看了看他修长的手指,莫名红了脸,须臾,还是主动放开了,看见江南不愿意的瘪了瘪嘴,安慰道:

“专心开车,安全第一,回头到了,让你牵个够。”

本是随口一说,不料江南却入了耳,上了心,很是认真的反问她:

“你说的啊!”

奕欢点头应下:“嗯,我说的。”

前面红灯亮起,江南回过头,恰好看到奕欢点头答应,不知怎的心里一软,又伸手过去,想摸摸她的头,却被奕欢错头躲开。

直到江南收回手才摆正头,扒拉一下头发,道:

“头可断,发型不能乱。”

江南一边开车,一边听着女朋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时捧场的笑一笑作为回应,奕欢从开始的意外到后来的习以为常,把这阵子没见、自己的所作所为一一汇报,章江南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想来个摸头杀。

奕欢双手捂住自己的头,抗议道:

“你别跟摸小狗似的摸我,讨厌!”

江南没摸到,倒也不失望,只是回了句:

“你哪里像狗了?明明就像只小猫一样。”

奕欢歪过头,看了看窗外,快到月香居了,今儿打架的事情,要不要也汇报一下?

边想着,边回了句:

“我可不是猫,猫有九条命呢!”

江南回过头看她一眼,笑了,而后说:

“也是,你都不用我做铲屎官,奕欢棒棒哒!”

曲奕欢作势要打,江南虚躲了下,道了声:

“别闹,到了。”

就找地方停车去了。

下车后,江南果然一直牵着奕欢的手,奕欢也没觉得不好,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坦白:

“你记得莫琳吗?就是我们宿舍的一姑娘......”

不过话没说完,便被章江南打断:

“一会儿就吃饭了,别说这些消化不良的话题。”

而后,推门而入。

本来还欲开口的奕欢,看到包厢内还坐着梁小玥跟梁欢两人,立时忘了和自己牵手的江南,高兴的拉起梁小玥的手嘘寒问暖。

听说因为换季,梁小玥重感冒了一次,奕欢又是好一阵子心疼。直到上菜,俩人的手才撒开。

(先更这么多,晚点尽量加更吧!)

江南看着小媳妇儿坐在别人身边,给梁小玥添茶加菜,心里说不出的不是滋味。幽怨地看了几眼,见曲奕欢并没有发觉,愈加烦闷。吃了几口,便撂下了筷子。

出了包厢门,梁欢见他面色不善,虽然未置一言,也自然等紧随其后。

奕欢跟梁小玥只当他们去了厕所,并未深想,自顾自的吃吃喝喝,不时的聊天,交换下彼此近期的情况,好不快哉!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莫过于好好的包厢不呆,非要出门被冷风吹的章江南和梁欢了。

梁欢见江南也不说话,就给两人点了两颗烟,梁欢一颗还没抽完,章江南又连续的抽起了第二根。

这样异常的反应,无疑引起了梁欢的注意,不过他了解章江南,他若不想说,你再问他也不会妥协,若是想说,只要耐心等着听就是了。

果不其然,江南抽完第二根烟,就开口了:

“我们家老爷子住院的事儿,你知道吧?”

这事儿虽然算不上震惊世界,不过,章老爷子作为硕果仅存的几个身在帝都的老一辈红军、老首长,影响力也不可谓不大了。

话说爷爷手下的汤某贪污腐败、证据面前仍负隅顽抗,不肯伏法治罪。

章老爷子知道了,思索再三改是拖着病体,去见了一趟被收押的汤某。期间摄像头在老爷子的要求下停止使用。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章老爷子具体说了什么内容。不过,章老爷子来过后的第二天,监狱便传出了汤某畏罪自杀的消息。

本来老爷子出于人道主义关怀,给汤某的家人经济援助和工作扶持政策,这已经算是破格优待了,可偏汤家人一边坦然的接受着帮助,另一边又转过头,在背后说章老爷子草菅人命、背后各种诋毁和恶意中伤。

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爷子知道以后,本来趋于稳定的血压又有点飙升的节奏,一家人都担心得很。

加之,帝都入冬以来空气质量实在说不上好,今年又出奇的寒冷,确实不太适宜老人养病,于是家里人商量着,让老爷子去香港住一段时间:

一来等这边汤家的事儿处理妥善,省的老人烦心;二来也是气候稍好,给老爷子好好调养下身体。

至于陪护的人选,章父近期公务繁忙,章母虽说公司正在培养后备人才,可也一时脱不开手,这担子,自然而然的落到了章江南的头上。

若说平时,江南不乐意去也就算了,可现在正是需要家里人一条心的时候,章江南也不想因为一点儿女情长,就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老章家人干不出这么打脸的事儿。

对于奕欢,他不能自私的一并带走,只能选择“临行托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