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说喝茶,兼谈普洱

初遇,始于花茶。少时居北方乡下,周围长辈都有泡茶饮茶习惯,但多是茉莉花茶。捏一簇投进茶壶或者搪瓷缸里,浇以热水,或者匀进小茶碗儿里分饮,或者吹吹浮在表面的茶末直接用搪瓷缸子饮用。在夏天,甚至用脸盆大的陶瓷食盆或者铝制面盆,出门时先冲泡一盆,回家时已凉透了,用搪瓷缸子或者小茶碗儿舀了喝;在农忙时,甚至会在地头用铁皮水桶(北方又称之为“筲”)泡茶,兄弟姐妹们一起集中劳作,往往早出晚归,随身带着午饭和烧水壶,在田间地头用石头搭个简易烧水灶,午间休息时挑一担山涧溪水,在烧水时撒一把茶叶到空水桶,然后再把开水倒进去,用搪瓷缸子舀了分饮。搪瓷缸子,缸口直径一般在十厘米左右,深二十公分,甚至直接被叫“茶缸子”。夏夜在街边乘凉休息,大家也多是一手摇着扇子,另一只手端一只大茶缸子,城乡皆如此。讲究一些的人家喝茶,或者有客人来访时,才会用成套的茶壶茶杯。我有四个舅舅,其中三个舅妈都有喝茶的习惯,以大舅妈为甚,不管忙闲,身边不远处总有一个沏好浓茶的“茶缸子”。茶叶多是来自五天一次的集市或者供销社,大纸箱装着散茶。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见到茶叶礼品装,多是100克左右的小塑料包装,印刷漂亮,几个小袋装进一个大袋,或者装进一个礼品纸箱,九十年代茶叶礼品就开始大为盛行。在北方家乡,日常所见多为茉莉花茶。如今想来,花茶香气浓郁,当年不曾关注过具体产地,虽是少年但或多或少也都是随着大人们喝过一些的,解渴。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读大学时,开始接触到绿茶。寒暑假返校时总要带一点特产回去给老师,那时我往往会带两种,灯塔香烟和日照绿茶。在东北的那段时间,我也忘记了大家都在喝什么茶,似乎那些年也都是绿茶为主,也有花茶。我大爷早些年住在东北农村,平时身边也是摆着一个超大型搪瓷茶缸子,但他泡的不是茶,是枸杞。参加工作在山东省日照市,所到之处都是日照绿茶,号称“江北第一茶”,甚至周边的人都和茶园、茶店藕断丝连,不管到哪里出差或访友,总是要带一份日照绿茶作为礼物。而自己,平时并不怎么喝,偶尔泡一杯,往往也是凉透了之后才记得去喝甚至倒掉,或者泡一壶浓茶用来提神。记忆深刻的是,我在喝绿茶时抽烟,往往极易恶心。所以,在经常熬夜的年轻时代,我喝咖啡多于绿茶。又几年,红茶、乌龙茶各种南方茶种及茶楼涌入视野,迎来送往必不可少,但也是偶尔应酬时品一品,还是没有产生更大的兴趣,茶对我来说始终可有可无——直到步入中年并定居于春城昆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是在春城昆明居住了近三年之后,才对茶产生了兴趣,甚至有段时间喜欢到近于痴迷状态:生熟转化、气味香甜、苦涩刚柔、山头村寨、树龄纯拼、气候土壤、年份仓储等等,莫不要通过品鉴辩论个清楚……在昆明喝茶及至品茶,自然是从普洱茶开始的,带我入门的是甫铭三哥。恰逢陷于生活的困顿迷惘,不能辨别所往所归,三哥闲时便喊我去他处喝茶,茶后溜达一会儿,不远处就是塘子巷茶文化市场,于是两人信步选一家茶店坐定,由店老板推荐一款普洱茶冲泡,谈天说地评头论足,不知不觉烦恼消散,生活中由此多了一份安然及乐趣。三哥回重庆后,但逢琐杂烦忧,我就一个人去塘子巷走走,坐在某间茶店和店老板聊聊关于茶的话题,2016年春天开始由“饶氏之邦”还在挑黄片的永德县“忙肺”、“大雪山”当年春茶到“雏凤轩”的易武茶区“落水洞”十年陈茶,在对各种茶进行品味、比较、琢磨中获得的乐趣淡化了生活困顿消融了诸多郁闷。机缘巧合,当年夏天得以在景迈山逗留一周,在知名茶人李晓琳的指导下对普洱茶有了更多了解,采摘制作、冲泡技艺、品茶体验……从只喝古树纯料到开始品尝拼配茶、乔木茶甚至小树茶——普洱茶世界,处处有玄机,杯杯有欢喜!

以茶结缘,身边爱茶、做茶、品茶的朋友逐渐增多,喝到的茶也越来越多。随明兄、涛哥、高老师等朋友时常在周末闲暇去康乐茶城及雄达茶城蹭茶、交流,或者几人随时冲泡品鉴,茶人茶事眼见耳闻;在认识小涛弟之后,除了在他的巧旋茶室和朋友们一起试茶品味,还随他去菊花村现场观摩了普洱茶制饼流程,并压制了自己的第一款私藏茶。居于昆明近五年,我始终感谢带我去新地方的朋友,让我对春城有了更多的认识。我同样也感谢带我品鉴不同普洱茶的茶友们,不同茶区、不同季节、不同年份、不同仓储、不同树龄,同一个茶区的茶由不同的制茶师傅及不同工艺制作都会有不同的品鉴体验,从古六大茶山到新六大茶山,从普洱到版纳到保山昌宁,从不知名山头到御贡茶产地,从传统制茶工艺到创新拼配手法,从台地茶到生态大树茶到古树茶到千年单株,由一个点便可以衍生出无数分支,普洱茶已经形成了根系庞繁的产业体系。相对于普洱茶的丰富性而言,其它茶类的品鉴则显得简单一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时,包罗万象的普洱茶,经过不同的人及各种运营操作,如今也呈现着乱象纷呈的状态。所以,喜欢喝茶品茶的人还是要懂一些品茶常识,至少知道哪种茶可以喝哪种茶不可以喝——正如甫铭三哥最初对我的规劝:“你至少要分辨出哪些是撒施农药的台地茶哪些是无毒无害的生态茶,古茶树撒施了农药反而会死掉,饮茶本是健康养生的事情,切不要被农残和重金属伤了身体还伤了心!”

——不好的茶,会伤害身体;不良茶商,更会让人伤心……

某夜,在巧旋茶铺和小涛弟聊天,他问我:“你为什么喜欢喝茶?”我思量片刻,回答他说:“一是因为品茶的过程会让我心绪逐渐安静下来,淡化或者忘却生活中的郁闷,是一杯解忧安心茶;二是喝茶这件事情让我多了一些朋友,在交流茶的过程中也得以交流生活经验,是一杯解惑授业茶;三是因为茶是一种健康饮料,尤其是古树普洱茶,撒施农药的台地茶要坚决抵制,它还是一杯绿色养生茶;再就是写作曾经是我最热爱的事情,后来因故中断几近放弃,直到喜欢喝茶之后我觉得自己又有了写作的灵感……”

喝茶这件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以粗饮细品,可以谈茶论道,可以科学研究,可以消遣游戏,可以呼朋唤友,可以静坐独享……无所谓哪一种喝茶方式更好,也无所谓哪一种茶更好,如诸多茶人所说,“适口为珍”,个人口感喜好不一样,只要是喝出乐趣的便可称之为“好茶”!所以,我也不再强求什么古树纯料陈年老茶,只要喝得顺口,喜欢便多喝几杯,不喜欢可以少喝两口,对洒了农药或者重金属超标对身心有伤害的茶自然是喝都不要喝,甚至碰也不要碰,不仅要敬而远之而且要坚决抵制,所以茶业经营者的道德品质更是极其重要的。

                            2017年6月6-7日,广福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