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那时天晴(9)灵魂有香气的程序猿

96
格物邦
2017.10.18 14:16* 字数 3270

人与人,幸福大概相似,通往幸福的路途不尽相同却偶有相通。有开着跑车的,有抄着小道的,还有坐着火箭的。程序猿是攀岩的。


- 1 -

“少壮不努力,老大搞IT。”阿超这样在车上埋怨了一路。显然今天的测试做的很不顺利。

七月的城市有了酷暑的前兆,牵引着车里的人路怒症爆棚。

“我现在真想把车开海里,淹死这些逼死人不偿命的代码。”

我们部门并不是专门的IT部门,但是由于隔壁组在企划新项目,从各个组调会写代码做测试的人员做支援,作为专业科班出身,又拥有各种技能证书的新人阿超自然成了主管选人的首选。

从此他开始每天都和更年期一样的忽喜忽怒中度过了。由于他还常常需要加班,我这段时间和他连话也说不上几句。

程序猿其实只是这些做程序开发,维护的工作人员对自己的一种戏称。他们称自己是一种懂代码,护程序的动物。

他们是被诅咒的悲惨生物,它们受到的诅咒有:过度的劳作、永远不足的睡眠、低廉的收入等等……

我从阿超那里听到了各个版本的冷笑话或者诗词:

程序员最讨厌康熙的哪个儿子。答:胤禩。因为他是八阿哥(bug)

程序猿的读书历程:x 语言入门 —> x 语言应用实践 —> x 语言高阶编程 —> x 语言的科学与艺术 —> 编程之美 —> 编程之道 —> 编程之禅—> 颈椎病康复指南。

漫道coding无悔不,养家糊口故。年华虚度,青春总被bug误。望断吊丝路,有女神,不得护。 默忆少年游无度,心怀天下牧。流年暗促,胸中豪情不堪负。风华又起时,不忍顾,年娇处。

对于这群生物,平时在办公室看到隔壁组也是成群出现,这样的节奏我已经看习惯了。

我们的隔壁组是公司有名的光棍组,前些日子隔壁组有个美女入职,他们男职员高兴的请大家喝了三天的饮料,然后又加了三天的班。三天过后,结果美女转组了。

苦逼的程序猿,我看到了他们脸上的沧桑烦闷,我会默念,祝你们的灵魂十里飘香。然后,不再多祝福一句,反正他们的语言和我的语言,是不相通的。


- 2 -

无论你是西装革履还是大背心花短裤。推开程序这座大门,你就是逻辑学的专家,数字字母的温柔情人,对自己作品注入万千宠爱的慈父,组成一个与error相爱相杀的完美CP。

其实不光是程序员,大概每个行业的人,认为自己可以称之为“光鲜亮丽”的职位并不多。

你看着他声名鹊起,穿梭于各种会议商谈,运筹帷幄。可是不一定等得到近午夜时分,他望着对面写字楼的光,喝着咖啡修改项目计划,眉头紧锁。

你看着她优雅知性,落落大方,颔首微笑得翻译着交谈双方的每一句,直到合同签署,双方友好握手。却不知道在周末她泡在图书馆,啃着古文翻译,专业词汇的文献,笔记写满了一厚本。

你以为他是运动员,他靠着天赋与勤奋成为人群焦点,一次次获得荣誉,你认为这是天赐给他的才华。可是你不见他一个月内缠掉了几捆绷带,一到阴雨天伤口的伤痛折磨得难以入睡。

你以为她是作家,她只要有灵感,随手都可以有千字万字信手拈来。她可以很简单就表达出你想说的话,让你的伤痛都文艺起来。

可是她在电脑上打字又删除,没有稿酬的日子,她一手泡面,一手拿着录音笔拼命记住刚想起来的一句好文。

人与人,幸福大概相似,通往幸福的路途不尽相同却偶有相通。有开着跑车的,有抄着小道的,还有坐着火箭的。程序猿是攀岩的。


- 3 -

阿超给我打电话宣布他要脱离苦海的时候,我正在羽毛球馆里挥汗如雨。自从上次学会了扣杀之后,我女汉子的一面原形毕露,我拽着同事陪练,兴奋得难以自拔。阿超的电话也解救了他们。

“美女,晚上我请你吃饭,庆祝哥哥我终于要摆脱那帮孙贼啦。天天先开发,再维护,一个不对,就重来。我对女朋友都没这么宠过。好在今天终于结束了!”阿超的声音有种沙哑和破锣的融合感,听起来像是刚完成八年抗战的革命战士。

“恭喜你啊,是项目黄了还是你被踢出来了?”

“你怎么说话的?告诉你,凭我的才智,提前完成任务了!领导很满意,就批了我们的假,让我们回归人类社会。”

“好,祝贺你重新做人。晚上哪里?”

“有家海鲜特别好吃,海肠饺子绝了,一会儿去找你。”

除了我和阿超,还有两个我们组的其他同事,因为无意中听到了我们说的海肠饺子店,非要去尝鲜。

夏天的夜市是妩媚的,它除了会派出烤肉这样的大将军,也会派出各种海鲜诱惑人。个大肉嫩的香螺,肥美光泽的蚬子,麻辣爽利的小龙虾,八肢有力的八爪鱼,横行霸道的螃蟹,还有自由灵活的锦鲤,不对,是鲤鱼。

当蒜蓉粉丝在鲍鱼上缠绵,海胆扇贝在火炉上称兄道弟,所有海味都好像用香气伸出手臂,绕着你的脖子,在耳边说些悄悄话。

除了随他们而去,竟然毫无招架之力。


- 4 -

我们四个人起初还聊些组内的八卦,抱怨下老板的吝啬。后来当滋啦滋啦冒着热气的海鲜被端上来,这种香气足以治愈每个刚才还在慨叹简直要到生活地狱的人。

阿超拿起筷子,又放下筷子打算上手,另两个同事赶紧把桌子自己面前的一片清理出来准备抢占个看起来更香的菜。

“闻着这香味,我都能感觉到它们的灵魂!”阿超说,“我要当个灵魂杀手。”

杀手可不止一个,我们四个人,很快就把眼前这一盘盘的海鲜灵魂超度了。还陪葬了很多个肉串君。

和同事分开,阿超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话快说。”我最讨厌大半夜有人说句,其实吧…还是算了吧。这样我做梦都不踏实。

阿超看了看手机,“先别回家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带你去个地方。反正明天是周末。”

我第一反应退了两步,“你要干什么,别得寸进尺啊,告诉你我只当你是同事。”不知道他是不是图谋不轨,以为我不拒绝的态度就可以随意怎样。

“向你保证三点:第一,我不碰你,我才不干那坏事。第二,室外,而且绝对有路人。第三,你肯定不会后悔。”阿超眨了眨眼睛,又特别正式的做着保证。

阿超这个人的人品应该还是很靠谱的,我回忆起以前喝醉的时候,朦胧中是他抱着我,又轻手轻脚的给我拉上被子。我稍微在心底检讨了下我的胡思乱想。

“好啊,去吧。”

两个小时后,我有些后悔,我觉得我被绑上了山头。阿超此刻像个山中大王,扯着我往山上继续前行。

是的,我们在大半夜的两点钟,在爬山!更奇异的是,这座山的爬山之路修葺的极为整齐,每隔几步就会有一盏亮着的路灯。台阶干净踏实,还有彩色的灯在那些有花开的地方挂着。

灯下很多的飞虫,爬山的路上却没什么蚊虫。此外,这条登山的路,除了我俩,还有不少路人。

“我只听说过夜跑,夜爬是什么套路?”本来下午就打了羽毛球的我现在觉得有点双腿酸痛。

阿超掏出驱蚊喷雾,在我身边又喷了喷,“带你感受一下。呼吸下半夜的山野新鲜空气。放心吧,这里修建了好几年了,安全有保证。”

我觉得除了新鲜空气,山上还是有些阴森冰凉的。除了彩色的灯,深处还是黑乎乎的。“害怕就把手给我。”阿超在前面双手吵兜,一会儿近一会儿远。我纠结了一下,“等等我。”

他的手又大又暖,有一点糙。牵手向前,路好像也不那么难走,很快就到了山顶。山顶有些早先赶到的人支起的小帐篷。

“你在这等我一下。”阿超去往山上还亮灯的一家小店,然后抗回来一个帐篷和一个大袋子。


- 5 -

帐篷很快就支好了。“你睡会儿,我一会儿喊你。帐篷里有取暖器,还有毯子。”阿超自己又弄了一个马扎。

我已经很困很困,钻进帐篷,马上就睡着了。

被阿超再拉起来的时候,远处云朵层层,包着一个金边。是日出。

原来这里是一个看日出的绝佳地点。远处就是海边,天是微凉的,可是太阳是裹着云的被子。像个赖床的孩子,又似一个即将踏上行程的少年在做最后的准备。

海是蓝色的,从容不迫的衬托着偶尔洒落海面的几缕金色光柱。有早起的海鸥飞过,声声呼唤着不知是谁。

然后,就一下子,太阳跳了出来。大片大片的金光羽翼,穿过云层,照耀与波浪之上。

那个温柔的蛋黄,完全没有仲夏头顶的炽热,她就是很贴心的给你她的微笑。她让你暂时忘掉自己,甘心奉上自己的灵魂。

海中金,原来是样的感觉。

我回头对阿超说:“谢谢你。我好开心。”

阿超说:“生日快乐。”

......


作者

晓恩

温暖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晓恩的文字只是很简单的一种。


目录

【都市】那时天晴(1)老街

【都市】那时天晴 (2)说好了,要一起支持荷兰

【都市】那时天晴 (3)丁香花开

【都市】那时天晴(4)有风吹就歇一歇吧

【都市】那时天晴(5)K歌之王

【都市】那时天晴(6)PPT之梦

【都市】那时天晴(7)橘子八卦

【都市】那时天晴(8)暧昧

【都市】那时天晴(9)灵魂有香气的程序猿

【都市】那时天晴(10)吉他小夜曲

【都市】那时天晴(11)她夏了夏天

那时天晴-连载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