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三十六章) 回归

字数 2502阅读 486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拜别绿荷姑娘时,雷辰将那方帕子还给了她。

她只愣了一瞬,随即不动声色的接了过来,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着。

虽然我分明看到她眼底某些东西断裂的痕迹。

我问雷辰,是否知道她就是当年靖安王府的那个小郡主?

雷辰说知道,只是不愿再提。

我又问他,为何不带她走?

他说,他对她的感情很特殊,他怜悯她,怜惜她,却始终不能爱她。若用不对等的感情回报她,于他们二人都是种错误。他会去求月老赐她一段好姻缘,她此生不会只蹉跎苍老于此,她值得被一个人好好放在心中珍重。

我说,雷辰,我还有两个问题。

他停下步子,颇有些不耐烦地望着我。

“那个卖布的妇人,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他深深叹息:“她说‘情定相思。’好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那个心上人究竟是谁啊?我认不认识?”我眨巴着眼睛,期待地望着他。

他有些讶异地皱了眉,接着竟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哎,哎你别走啊!到底是谁啊你还没说呢!是仙还是妖啊……”





雷辰此人,说话倒也算话,十日已尽,他果然不再留恋人间,兀自回雷族去了。

不过在我猜想,大约是绿荷姑娘的事情使他无了游玩的心思,纵使他对她无男女之情,但如此直白拒绝一个红颜佳人,心中想也是有愧的。

他这一走,我也乐得自在,终于可以去与赵谨俞相见了。

一路跟行人打听,才知道李光弼所带领的唐军如今驻扎在合肥,此地位于扬州东部,沿长江支流顺流而下,可进入叛军的据点安阳,因而此处是对两军而言都甚为重要的军事据点。

进入合肥城不算太难,当我在城门徘徊时,恰逢遇见了在城楼视察的郭子仪,他见着我显然喜笑颜开:“姑娘,嘉山一别已数月有余,我们又见面了。”

我微曲身行一礼:“见过郭将军,将军好记性,居然还记得小女。”

他爽朗一笑:“那是自然,若非姑娘报信,我军将损失千名将士,姑娘此份恩德郭某代众将士先行谢过!对了,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将军不必客气,叫我阿持便好。不知李光弼李将军可在城中,能否劳请郭将军请人通报一声?”

“何须通报,李将军时常在郭某面前念叨你,如今见你可平安归来,他必然宽慰万分。阿持姑娘,请随郭某入城。”

“那就有劳将军了。”

郭子仪虽身为武将,却无半点沙场之士的粗鄙狂躁之气,举止彬彬,通身豁达,与他相处人不禁也变得爽朗起来。

我跟在他身后进了合肥城,作为重要据点的此城自然是比常山城要大上许多,繁华程度与军事驻造程度也均盛于常山,然而不知为何,我却有些怀念那个小小的常山郡,那个众人围绕火堆跳舞的雪夜,那一条条简单的小巷,一张张平凡又熟悉的脸。

走过鳞次栉比的街道,至了一个安静又庄严的小院,望见院中那个沧桑却能予人无限心安的背影,我的眼眶竟不由自主的有些湿了。

我双膝跪拜在地道:“阿持,拜见李将军。”

李光弼听见声音方转过身来,见着我亦十分激动,忙上前亲手将我扶起:“快起来快起来,”他粗糙厚实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我的发,疼爱地道:“好孩子,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

“阿持不苦,将军身体可还安康?”我的声音糯糯的,在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将军面前,我仿佛总是一个不知世事的孩童,这些时日历经种种,好似只有来到他面前,我才有了回到安身之地的感觉。我知道,在我心中,此人已成了我真正的长辈,值得真心敬重。

“安康,安康,你放心,我这把老骨头尚能撑些时日,”他慈爱的笑了:“上次嘉山一役,你不知所踪,着实让老夫心痛,如今平安归来,真是再好不过了。噢对了,谨俞说你曾受过箭伤,现下是否痊愈?要不要找军医来看看?”

“您老人家且宽心吧,不过是皮肉之伤,不曾伤及内里,如今已是大好了,不信您看!”我亦是巧笑倩兮,为了证明自己身体已经康复,我原地跳着转了几个圈。

李光弼上下打量我许久,终是露出放心的表情:“不愧是咱们李家的儿媳,无论怎样的挫折都挺得过来,是有大福之人。”

这冷不丁的提及婚嫁之事,着实让我红了一把脸,我怯怯地看了郭将军一眼,发现他听及此话也是愣了一愣,我有些怪罪地道:“将军!您…您真是的,平白无故的又提什么儿媳…这,这还有外人在呢!”

“哈哈,无妨无妨,子仪算不得外人,若当真算起辈分来,你和谨俞还需得尊他一声三叔叔。”

郭子仪眼中显现一种很感兴趣的光芒:“大哥,您是说,她便是谨俞看上的那个姑娘?”

李光弼捋一捋他的长须,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郭子仪此时看我的眼神已全然变了,似又重新审视了我一番,大为满意地道:“不错不错,谨俞这小子,颇有眼光。咱们沙场男儿的女人,就是应当有魄力,有胆识,那些只会在闺房绣花,悲伤秋月的寻常女子,是要不得的。”

二人你来我往的几句话,更让我略觉窘迫,不知如何答话,只好立时转了话题:“二位将军快别拿阿持打趣了,说起来,赵大哥他人现下何处?在不在这城内?”

“你回来得不凑巧,谨俞前几日才领了军令,带兵去攻打霞萌关了。”李光弼颇为遗憾地道。

我愣了一下,两位大将都在此地镇守,那么即是说,此次出军,是让赵谨俞担当主帅?

李光弼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他抬头长望天边:“谨俞长大了,是时候独当一面历练历练了,不能总是躲在我们这些老将的后边,若非拿到军绩,如何使众人信服?”

我缄默了一刻,未多思虑,便道:“阿持明白,恳请将军准许阿持去助赵大哥一臂之力。”

“你才刚回来,何不在城中多安歇几日?这合肥城景致虽算不得太好,但此地靠近长江,水天一色的风致还是值得一赏的。”

“将军,阿持…阿持只是…”我支支吾吾地,不知该如何开口。

郭子仪似乎了然了一切,嗤声一笑:“大哥,您这就不懂了吧,他们这些年轻人,哪里受得住相思之苦?您就让她去吧。”

李光弼这才反应过来,大笑道:“好好好,是我未曾体谅你的心意,那么你明日一早便出发吧,想他们士兵众多,必然没有走得太远,你骑快马应是容易追的上的。”顿了顿,他从袖间拿出一块令牌:“这是我军的通关碟令,可助你一路畅通无阻。”

我犹豫不决:“将军,此物…此物事关重大,阿持不敢接。”

他却强行塞到了我怀中:“都是自家人,又岂有不信你的道理?好好收着吧,记住,此行凶险莫测,须得好好保护自己。”

“是,将军放心,阿持省得了。”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的小天使萌,这几天发文看到有人追更真的是超幸福~

接下来又得回到主线了,下面几个章节将是第二篇的最后一个副本了,大概有十章左右,打完就通关结局!前排提示会虐,请自备小板凳和餐巾纸噢…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