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阴差还是阳错

文/子曰洒家

张弛早早起床打开窗户看向窗外,又是一个发霉的早晨,这感觉让张弛想起小时候看过的露天老电影里“旧社会”的天色,雾蒙蒙的那种一看就痛苦、悲愤,透着一股剥削主义的色调。不过对于今天的张弛来讲,这种雾霾天却没有影响到他上班的心情,任命今天就宣布了,熬了多少年也终于混得副局长的位置。

张弛把窗户关上,眯着眼睛回到床边,俯下身子穿着拖鞋,脚尖在地上探着,一蹭一不小心把一只拖鞋就给蹭到了床下,张弛低下头看了看脚下,又趴下身子望了望床底,还好不算远,“唔”的一声蹲下臃肿的身子,脸紧贴着床边,摸索着,手指刚好只能碰到鞋帮,又缩了缩脖子手指尖按在鞋帮边上往回拉,无奈还是拉脱手,所幸把头伸进了床底这才算够到了,舒了一口气,身子向后捯饬着,“啪”整个床都晃动了一下。

“老张,大早上的干什么呢?”这时正在熟睡的妻子王迪坐了起来问道,“嘶,呀真疼”张弛捂着头在床底下爬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只拖鞋就坐在了床边。

“你这大早上的碰头,可不是啥好事啊”张迪伸了伸胳膊打了哈欠转过头又继续睡,张弛捂着头看了一眼王迪,拿着拖鞋朝王迪比划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是放在地上。一切收拾妥当,张弛打开衣橱翻了翻,手在一件白色衬衫和蓝色衬衫上来回摆了摆,就拿起了一件蓝色衬衫穿上,照了照镜子摆出了一副深沉的脸庞,又捋了捋头发,就朝着客厅走去,但没迈两步又退了回来,又照了照镜子,从衣橱里拿出了那件白色的衬衫比了一下,又把白衬衫放了回去。这才向客厅走去,拿上钥匙关上门就下了楼。

今天早上雾霾比前几天的还要大,车窗的天空像是被一层厚厚的纱布包裹着,10米以外的物体朦朦胧胧,看上去若即若离,路上的人影也若隐若现,不时老有人影在张弛的车前晃,张弛开着雾灯点着刹车像一只蜗牛一样慢慢的爬行。到了路口的拐弯处,张弛轻轻的打着方向,轻点着刹车,忽然一个人影晃了一下,“哐”张弛心里一惊,急忙的踩住了刹车,张弛顿了顿稍微稳定了一下,看了看左边的倒车镜确定没人过来,这才打开门,走向车头。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揉着腿坐在地上,“你怎么开的车啊,有人你看不见吗?”

张弛看了这姑娘得状态想必是伤的不重,就长舒了一口气说:“不好意思啊,雾大能见度低,车速不快,你应该没什么事吧。”

“什么?你说什么?车速不快,你怎么不把它当飞机开呢?我腿疼你看着办吧!”这时路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你看这人,把人撞了还这样说话”,“就是,就是”晨练的大妈们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张弛看了看时间,幸亏今天起得早,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上班,医院也离单位近就说道:“这样吧,咱去趟医院检查检查怎么样?”说完张弛就把姑娘扶了起来,这小姑娘也没在争执,也或许刚才确实把她吓着了,也不知道自己该哪里疼就跟着张弛去了医院。

早上医院的车位还是很多,张弛把车挺好,就扶着姑娘来到了急诊室,刚进去这姑娘就冲着医生嚷道:“给我做个全身检查,快点的”。弄的医生也是纳闷,都转头看向了这边,弄的张弛也是一阵尴尬。

“咦,张局长你怎么来了?”这时值班医生李建认出了张弛急忙的低着身子向前去握手。

张弛尴尬的笑了笑说:“那个什么,那个陪着她来看看,帮她做下全身检查吧。”

“好的,好的”李建恭维的笑着说。

“你最好给我做全面点,不然我下半生可懒着你了”,李建让张弛做下,就安排护士帮她做着全身检查。

“张局长,嫂子没在家啊”李建意味的看着张弛说道。

“在家呢,别先叫我局长,任命还没下来呢?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听我们院长说的,前几天你不是找我们院长做过体检?”

“哦,对对”

聊了一会李建就继续值班,而张弛就坐在里面的办公室里面等着,过了一段时间一个护士扶着那姑娘走了过来,对李建说:“李医生,检查过了没什么事,就是,就是怀孕了。”

这姑娘一听没什么事顿时甩开了护士的手说:“没事,怎么会没事,你在给我好好查查”

被甩开后护士也有些恼火说:“在给你检查十遍,你也是没事,就是怀孕了这么简单”

李建朝着护士摆了摆手,护士“哼”了一声就离开了,张弛听见急诊室的吵闹声也出来了,这时这姑娘看见李建出来急忙拽住李建说:“我不管,你还得给我检查,怎么会没事?我还怀着孕!你得对我负责!”

李建看见这情况就出去了,只留下张弛和这姑娘争执着,“医院都给你检查了说你没事,你怎么还赖着我?”

“那万一医院没查对呢?”姑娘依旧拉扯着张弛。

这时李建又走了进来,里面拿着个档案袋,拍了拍张弛说:“给,这是你的体检单”又朝张弛眨了眨眼睛,弄的张弛一阵纳闷,心想这时候你给我体检单做什么?

到了换班的时候,李建跟张弛打了声招呼就走了,张弛继续跟姑娘掰扯着,又着急去上班,等待任命,最后决定赔偿她1000元精神损失费才算了事。

一早晨的折腾这才到了单位,坐下来拿起水杯喝着茶,打开李建给的档案袋,看了看翻了翻都是一些简单的身体数据,这时突然有几个字紧紧的抓住了张弛的眼睛,“天生不孕不育患者?”,顿时张弛懵了,手里的茶杯也掉在了桌子上,溅起的茶水铺满了整个电脑屏幕。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张弛此时有些慌乱了,一会坐下,一会又不断的踱步。脑子不断的想着王迪,不断的想着家里的孩子,想着儿子的面容,想着儿子的一言一行,不可能啊,张弛不断的否定着,就连开会时宣布他任副局长时,他也还在想着,想着自己小时候是什么样子,想着自己小时候有什么习惯,又想了想自己的儿子,越想越觉得这里不对,哪里也不对,难道?

张弛一整天混混沌沌,满脑子都在回想着各个时间点,各个细节,回到家后把自己重重的摔在沙发上,这时候妻子王迪也下班了。

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张弛王迪问道:“怎么,任命没下来?”,张弛还是躺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手里拿着的档案袋放在了胸口没有理会王迪。

“没下来,就没下来呗,看你这个样子?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听完你肯定会跳起来,我又怀孕了!”王迪笑着看着张弛说。王迪说完张弛果然从沙发上噌的一下就起来了,拿着手里的档案袋甩在了王迪的脸上。

“你怀孕了,你怀孕了,你自己看”张弛恶狠狠的看着王迪说。

王迪被张弛的反应吓了一跳,心想他这是怎么了,不过还是没有跟张弛争执,拿起了档案袋打开,翻了翻,突然王迪愣住了“这......这......不可能!”

这时儿子也放学回到了家,看见父母这个架势,就对张弛说:“爸,又和我妈吵架呢?”

“别叫我爸!!”张弛吼着瞪着儿子,儿子显然是被吓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王迪则瞪了一眼张弛把受到惊吓的儿子送进了卧室。

回来后对着张弛说道:“不叫你爸叫你什么?你这体检报告是怎么回事?”。

张弛瞪着眼睛吼道:“这谁知道,是谁的种,这体检报告是正规的三甲医院出的,能有错?我说我大早上的咋碰头了,合着这头碰成绿的了?你说又怀孕了,跟我说那个男的是谁?你上学那会的那个老情人王力?”

王迪扭着脸说:“你少胡说八道,人家王力早就出国了,而且你当时找工作的时候还是人家帮的你,你个没良心的”

“我他妈让他帮了?就这么帮我?睡我老婆,替他养着娃,他行啊这算盘打的”

王迪顿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愣愣的看着张弛说:“哦,哦!张弛我明白了,你这当上副局长了,有好的姘头了是吧,弄个假的体检报告,往我身上泼脏水?你行张弛,用这方法你真卑鄙到家了”

“我卑鄙,还有你那个野男人王力卑鄙?”

“行,张弛你行哈,这手段真高,真是活久了啥都能见着,行啊这当上局长了,嫌弃我人老珠黄了是吧,行啊我成全你,你去找你的姘头,我带着儿子离婚,我是不想和你这么卑鄙的人过下半生”

“你!你!好离婚”张弛指着王迪手有些抖着说完,重重的甩了一下门走了。

几天后张弛和王迪还是离婚了,张弛什么也没要,房子、存款、儿子都给了王迪,他感到心力交瘁头疼欲裂,夜里经常失眠连正常工作也没有办法继续了,他决定来医院检查检查让医生开些药,这时他又遇见了李建。

“张局长,这次我可没有叫早吧”李建依旧是恭维式的低着头向张弛握着手。

而张弛则没有心情和他聊天,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李建看张弛没有说话于是又接着笑着说:“张局长上次的事解决了吗?”

张弛浑浊的眼睛望了望李建说:“上次什么事?”

李建看到张弛说话了于是偷偷的贴在张弛耳边说:“上次那个女的来医院做全身检查,他是想讹你吧,我一看就是那个女的拿怀孕说事,我一眼就看明白了,哪家大领导还能没个这些事,我就帮你把档案改了改,说你不孕不育,则女的就没法说孩子是你的,下半辈子也不会讹上你,嘿嘿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饭!”

张弛听完浑浊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手狠狠紧紧抓着李建的衣领吼道:“我请你妈.......”话没说完眼前一黑,躺在了地上......。

洒家短篇小说链接

洒家散文体、意识流小说链接

洒家黑色脑洞小说链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国时,华夏儿女就在踢足球了, 那时候,它叫蹴鞠,当时,只有中国人会踢。 后来,人们忙于吟诗做对,写词谱曲,没空去...
    慎言特工阅读 31评论 0 1
  • 前回说到李将军的政治考量造成意想不到的大溃败,而华盛顿凭着个人领导力只手挽回,大陆军又重回战线。当时,拉法叶亲眼目...
    茸小呆阅读 134评论 0 1
  • 1、RDB文件用于保存和还原Redis服务器所有数据库中的所有键值对数据 2、SAVE命令由服务器进程直接执行保存...
    BringNew阅读 28评论 0 0
  • 关于运动,一直在挑战着自己的极限。昨日爬了四个多小时电视塔也安然无事。 关于感情,像是着了魔似的坚持心中所想,不愿...
    小媛619阅读 32评论 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