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9

彩票谜案  第四章  悬不能决(十)

看着张路递过来的那张纸上的照片,乔磊和肖刚同时一惊,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看着张路问道:“这不是市财政局副局长王刚吗?你让我们看他的照片是什么意思?”

看着肖刚和乔磊一脸懵懂的样子,张路并不着急。他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先是给肖刚和乔磊分别递了一支并帮他们点上火,然后才把一支香烟叼在自己的嘴里,一边吸烟一边看着他们两个说道:“在发现汪丽和吴冠雄所居住的小区保安室的监控里没有汪丽‘跳楼自杀’前后各一个多小时的视频资料之后,我首先怀疑是当时值班的保安有问题,于是便对他进行了质询并向他提出警告。当时值班的保安是一个年近六十岁的老年人,见我们对他如此‘认真’,他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但他始终说不是他对视频动的手脚也没有发现其他人动保安室里的监控设备。在这名保安身上没有获得有价值的信息后,我当时很着急,因为我心里清楚,汪丽‘跳楼自杀’前后的视频资料对于我们查找‘9.17’汪丽被害案犯罪嫌疑人是多么的重要。因此。。。。。。”

“别啰里啰嗦的像个说书的一样好不好?我现在要的是结果,至于过程和细节你写在你的案情报告里,我和肖局会看的。你现在就跟我说,财政局副局长王刚的这张照片是从哪里拍的?他与汪丽被杀案有什么关系?”不等张路把话说完,站在一旁急的直搓手的乔磊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道。

“是,乔局!”听完乔磊的话,看着他一脸生气的样子,张路赶紧停下话题,有些尴尬的把手中拿着的烟头按灭在乔磊床头上的烟灰缸里,然后看着肖刚和乔磊说:“就在我为如何找到相关视频而急的上火的时候,我们一名民警在汪丽家里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个手机,经过查证我们发现,这个手机就是我们一直在找却没有找到的被害人汪丽的。在现场,我们的技术人员破译了开机密码打开手机,获取了手机里的资料。通过这些资料我们发现,汪丽他们家的门上装的是一个现在比较流行的密码锁,这种锁子有三种开锁方式:一是设置密码,用密码开锁;二是设置指纹解锁,三是可以与主人的手机相关联并进行远程操控。特别是最后这个特殊的功能,是新一代密码锁才具有的功能:当有人在门外按门铃时,与锁子相关联的手机就会收到一条视频,视频里会出现门外按门铃的人的样子,门里面的主人看了视频中的人像后确定开不开门。更难得的是,这些视频资料会自动保存在手机相册里!就是。。。。。。”

“你们在汪丽的手机里发现了王刚进汪丽家时在门外按门铃的视频,所以就怀疑王刚与汪丽被杀案有关?推断的依据是什么?不会仅仅是王刚去过汪丽家吧?去过他们家的人多了去了,你为什么偏偏怀疑他呢?”不等张路把话说完,乔磊再次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用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追问道。

“是王刚进入汪丽家的时间。”虽然再一次被乔磊打断了自己的话,但这一次张路并没有紧张,而是一脸淡定的看着乔磊说道:“根据法医处的验尸结果,汪丽服毒死亡后被扔下楼去的时间为晚上十点二十七分左右,而汪丽手机里存的开门视频里,王刚进入汪丽家的时间为晚上十点十五分。同时,我们对汪丽手机里保存的所有开锁视频进行了甄别和查验,通过查验我们发现,在晚上十点到我们接到报案的十点三十分,通过敲门和按门铃进入汪丽家的只有王刚和照片中显示的其他三个人。因此我们怀疑,如果将犯罪分子撬锁入室杀害汪丽这一推断排除在外的话,在这个时间段能近距离接触汪丽抑或是对汪丽动手的人只有王刚和他身后的另外三个人。乔局,您觉得我的怀疑有没有道理?”

伸手往面前的烟灰缸里弹弹烟灰,乔磊冲着张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之后接着问道:“通过密码锁的视频功能你对王刚产生了怀疑,但是你是否查清了王刚走出汪丽家,离开她所居住的小区的时间?任何事情都是有始有终的,如果两个时间点不能吻合,就很难形成一条完整的信息链,没有说服力。你是干了五、六年刑事侦查工作的老同志了,这个问题不会疏忽吧?”

冲着乔磊笑了笑,张路看着他说道:“乔局,从入职公安局第一天起我就在您的身边工作,说不上成才吧,最基本的东西还是学了点,要不然你还不骂死我呀?”

“少拍马屁,说正事儿!”见张路舔着脸说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乔磊刚刚有些缓和的脸色变得又格外严肃起来。

“哈哈哈哈哈,张路啊,你们乔局急的快要上墙了,你却在这里跟他说这些,你这拍马屁的技术还需要修炼啊!快说正事儿吧,要不然挨揍的可能性都有!”这时,一直坐在乔磊平时休息的单人床上没有说话的肖刚憋不住了,于是一边笑一边看着张路说道。

冲着肖刚点点头,张路赶紧扭过头来看着乔磊说道:“为了在时间点上形成证据链,我们在汪丽所居住的小区展开了细致的调查,最后还是门口那个保安给我们提供了一条有力的证据:从汪丽家出来之后,王刚坐上了财政局的公务用车—一辆奥迪A8。因为车停在了小区的停车,保安是要按照规定收停车费的,而收了停车费就要做记录。于是,我们在小区停车登记表上找到了王刚乘坐的那辆奥迪A8的登记信息。根据信息记载,王刚坐车离开小区的时间是晚上十点二十九分,这个时间距离汪丽被扔下楼的时间相差两分钟,距离我们接到案的时间只有一分钟。从时间点上来看,王刚作案的嫌疑最大。按照这条线索推断,在逼着或者诱导汪丽喝下添加了剧毒的饮料或水、看着汪丽当场毙命之后,王刚等人把汪丽从18楼扔了下去,然后坐着逃跑。根据法医处的验尸结果和对这种毒药的分析化验来看,两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你刚才还说过,和王刚一起出现在汪丽家门口的还有另外三个人,那三个人是谁?搞清楚了吗?”张路的话刚一落地,肖刚便站起身来看着他问道。

冲着肖刚摇摇头,张路说道:“因为汪丽手机里保存的视频有些模糊,我们只看清了站在最前面的王刚本人,其他三个人难以辨别。为此我们问过那位保安,据他说,当王刚坐的奥迪车出小区的时候,他只是在不经意间瞄了一眼,车上确实坐着四个人,但这四个人具体是谁他不认识。在我回局里向您们汇报工作之前,我已经安排四名民警针对此事进行调查,虽然有难度,但我想一定会有结果。‘雁过留声,抓铁有痕’,这些人在汪丽家小区一进一出一定会留下痕迹,只要有痕迹,即便是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他们挖出来!”

听完张路的话,肖刚和乔磊不约而同的点点头,然后两个人相视了一眼,然后又不约而同的看着对方说道:“现在怎么办?”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三声轻轻的敲门声,站在门口的张路看了肖刚和乔磊一眼,然后伸手打开了门。

冲着张路点点头,推门而入的白城疾步走到肖刚和乔磊面前说道:“肖局,乔局,有重要情况!”

正在为王刚的事情愁眉不展的乔磊看了看白城问道:“说,什么事?”

拿起手中的手机冲着肖刚和乔磊晃了晃,白城一脸严肃的说道:“刚才我收到了马林发给我的几张图片,这些图片是他在林铎的彩票店里发现的。马林在微信里告诉我,图片是彩票店里秘藏的一份VIP客户登记表。我刚才认真的看了一下,这份表格里有近五十个人的信息,其中就包括‘9.16’专案被害人吴冠雄。而另外一个人出现在这张表格里却出乎我的意料,所以赶快向二位领导汇报。”

“谁?”看看白城,肖刚和乔磊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

“西城市财政局副局长王刚。”看看肖刚和乔磊,白城的神情格外认真:“马林发给我的这张表格格外详细,其中包括这些VIP客户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家庭住址、职务等,通过比对我发现,统计表里王刚的信息与现任西城市财政局副局长王刚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同时,这张表格反映,和吴冠雄一样,王刚也是一个彩票爱好者,而且已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每个月购买彩票的投入在5—10万元之间,完全超出了一个正常的彩票爱好者所能承受的范围。”

“马上把马林发给你的这份表格打印出来并逐个进行调查。”看看白城,乔磊先是往面前的烟灰缸里弹弹烟灰,然后看着白城和张路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一下,我和肖局说点事!”

“是!”白城和乔磊异口同声的对着乔磊回答了一声,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乔磊的休息室。

等白城和张路走出门,乔磊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往外放了放烟气,然后看了看坐在床上一脸沉思状的肖刚:“肖局,对于刚才张路和白城发现的情况您怎么看?”

抬头看看乔磊,眉头紧锁的肖刚冲着乔磊伸出了手:“老乔,给我一支烟。”

乔磊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拿出一支烟递到肖刚手上并亲自点燃打火机帮他点上烟,然后重新把目光落在肖刚的脸上。

默默的抽了两口烟,肖刚看着乔磊说道:“老乔,我突然有了一种预感,‘9.16’吴冠雄被杀案和‘9.17’汪丽被杀案可能要比我们原来预想的复杂的多。在这两起看似由一张中奖彩票引发的凶杀案背后,可能隐藏着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种情况。吴冠雄和王刚都是国家公职人员,而且都是财政局的高层领导,他们哪来的这么多钱用于购买彩票?还有,我最担心的是,随着两起案件侦查工作的不断深入,会有更多的‘吴冠雄’、‘王刚’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事情就有些难办了呀!我必须马上把这一情况向市委领导进行汇报!”

冲着肖刚点点头,乔磊的额头上也皱起了一个大疙瘩:“你是局长,考虑的全局的问题,而作为我来讲,我想的是通过张路在汪丽被杀现场发现的情况和马林在彩票店获取的重要情报与‘9.16’、‘9.17’两起案件的关联性。我想,我们现在必须回过头来重新审视我们对两起案件的侦办策略和方向了。”

“哦?说说看!”看看乔磊,肖刚赶紧往他面前凑了凑,然后颇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

把手中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乔磊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然后看着肖刚说道:“吴冠雄被杀案发生后,王刚第一个来到我们公安局,在您的办公室里似乎是无意间透露了吴冠雄喜欢买彩票这件事。也正是受他的暗示,我们沿着这条线索查到现在并取得了重大突破。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王刚的做法让人想不通:作为在同一家彩票店买彩票的‘彩友’,王刚再向我们举报吴冠雄有买彩票的习惯这一情况时,难道不担心我们在调查吴冠雄的时候把他也‘牵’出来吗?如果能想到这一点,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王刚是市财政局副局长,在官场上混迹多年,多么复杂的情况没有碰到过?难道在这件小事上会犯错?我想不会。但是,他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说到这里,乔磊停下话题,抬手把手中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然后看着全神贯注的听他说话的肖刚接着说道:“如果张路今天发现的问题得到落实,王刚将是‘9.17’汪丽被杀案的最重要的嫌疑人。他为什么要杀汪丽?是不是和吴冠雄的死有关系?和吴冠雄购买的那张中奖的彩票有关?这都是我们接下来急需寻找的答案。为此,我建议在把‘9.16’和‘917’两起案件并案侦查的情况下,成立一个秘密调查小组,专门调查王刚。”

“好,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我在想,这个秘密调查组的规格要高,最好是由市委、市政府相关部门和我们公安机关联合组成,以利于今后的调查工作。等会儿我先到市委向领导汇报,征得领导同意后马上成立秘密调查组,与专案组配合调查王刚。”冲着乔磊点点头,肖刚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在刚才吴冠雄和汪丽的女儿吴丽娟向我们的陈述中,我注意到一个问题:在吴丽娟需要到单位加班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时,崔磊主动要求帮吴丽娟照顾她的母亲。但就在吴丽娟放心的去了单位、汪丽被害之前,这个崔磊却受他父亲的委派去了萧山市,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我想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正常情况下,如果崔磊确实着急离开汪丽家,应该给吴丽娟打一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但是,崔磊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悄悄的溜走的。这不得不让我们产生怀疑崔磊这样做的目的所在。因此,我觉得我们目前对崔磊只有监视是不够的,应该加码。”

看看肖刚,乔磊刚想说话,门口传来了三声轻轻地敲门声。乔磊拉开门一看,只见白城站在门口,于是便轻声问道:“什么事儿?”

“乔局,吴冠雄的女儿吴丽娟要走了,但是她说有一件重要东西要教给您和肖局。我和张处劝她让她把东西交给我们由我们转交,她死活不同意。您看。。。。。。”

“走,去看看!”这时,坐在乔磊休息室床上的肖刚站起身来,一边说话一边冲着乔磊招招手,然后率先走进办公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彩票谜案 第四章 悬不能决(八) 在乔磊的办公室里,听到母亲是因为犯罪分子投毒而被杀的情况之后,吴丽娟悲痛欲绝,心...
    孤独终老阅读 67评论 0 0
  • 彩票谜案 第四章 悬不能决(二) 吴冠雄的家在市财政局家属院8号楼,距离市公安局家属院只大概有3公里远的样子。 昨...
    孤独终老阅读 82评论 0 0
  • 彩票谜案 第三章 悬不能决(四) 彩票店里,马林和乔亚越聊越热,而西城市公安局副局长乔磊的办公室里,空气却像凝固了...
    孤独终老阅读 37评论 0 0
  • 彩票谜案 第四章 悬不能决(六) 当吴丽娟在白城的陪同下走进乔磊办公室的时候,已经等候在办公室的肖刚、乔磊和李艳三...
    孤独终老阅读 50评论 0 0
  • 彩票谜案件 第三章 剥茧抽丝(十三) 见马林犹犹豫豫的看着自己,乔磊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头,然后看着他问道:“小马,...
    孤独终老阅读 86评论 0 0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16,493评论 1 17
  • 首先介绍下自己的背景: 我11年左右入市到现在,也差不多有4年时间,看过一些关于股票投资的书籍,对于巴菲特等股神的...
    瞎投资阅读 4,218评论 3 8
  • ![Flask](data:image/png;base64,iVBORw0KGgoAAAANSUhEUgAAAW...
    极客学院Wiki阅读 5,560评论 0 3
  • 不知不觉易趣客已经在路上走了快一年了,感觉也该让更多朋友认识知道易趣客,所以就谢了这篇简介,已做创业记事。 易趣客...
    Physher阅读 2,183评论 0 2
  • 双胎妊娠有家族遗传倾向,随母系遗传。有研究表明,如果孕妇本人是双胎之一,她生双胎的机率为1/58;若孕妇的父亲或母...
    邺水芙蓉hibiscus阅读 2,62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