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醒坐在阳光下面看着天空,已经上午十一点了丈夫还在睡觉!房间空荡荡的,孩子不在身边的时候,苏醒总是感觉自己的灵魂很虚无,好像随时要消失,这个世界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她躺在阳台的椅上看书,经常忘记时间,就这样过一天!甚至忘记吃饭,直到胃疼难忍,她才起身,去寻找一点食物搪塞一下。

苏醒没有工作,她有时在网上写一些小故事,关于别人的故事,很少提及自己。她说,自己的生活如同一摊死水,没有任何新意,所以不值得记录。就好像她已经三十岁了,回过头再回忆起她的人生,她竟然想不起一件大事。

好像这三十年都是空白的,她就成了一个孩子的妈妈,一个男人的妻子!

苏醒说:以前我总以为我活不长,不会活过三十岁,我对世界没有任何期望。有了孩子之后,我忽然想要活的长长久久,即使我不知道为何而活。可是想要活下去的想法就这样产生。

她在世人眼里是个幸福的女人,有完整的家庭,较好的经济基础,生活不差。她没有朋友,没有太多的悲喜,甚至和丈夫都没有争吵。好像这世间所有的幸福都属于她,可是她活的很用力,她一直感受不到自己的灵魂。她总是问丈夫,你是否爱我,丈夫看着她总是骂她傻丫头!

苏醒常常想自己是个疯子,或者不属于这个世界,不然为什么自己这么用力生活,依然无法真的快乐!

有时她会去见一些陌生人,网友,书友,文友,驴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听他们叨念自己的生活,诉说生活的不幸和幸福,拍照留念,或者一起在陌生的城市散步很久,漫无目的。每次回来,苏醒都会不开心很久,那些人见过之后就会被遗忘,然后再也不见,她们的故事会出现在苏醒的小说里,苏醒并不是一个作家,她也从未想要成为一个作家。她喜欢诉说,喜欢写故事,而且她发现除了写故事她一无所长!

所以她沉迷于这件事,每次写故事的时候都有一种灵魂被释放的感觉。

她总说,写作就像做爱,让她获得快感。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口无遮拦,总是想说什么就会说什么,丈夫,亲人经常提醒她要学会说话。可是她学了很久,依旧还是学不会,后来她开始沉默,把想说的都写出来,这样她就不会难堪!

她只是写,对读者没有任何回应,有时候感觉她写作就是一场自言自语,也是一种内心宣泄的方式。

她没有朋友,总是一个人。不知道她是否孤独,最近几年,她开始不上班,很长时间都是呆在家里,看书一整天,或者坐在电脑前不停地写字。

有时候会去小城的寺院,一个人走路,走两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坐在藏经阁抄经书。寺院的师父跟她很熟络,几周不见她就会询问她去了哪里!

她端坐在那里,听佛音袅袅,鸟语花香。寺院的鸟儿不怕人,它们总是站在枝头看着你,像是在说些什么。

苏醒在寺院通常会呆两天,帮师父们做一些杂活,抄写经书,或者跪在佛前祈祷。

苏醒想,等老了,我就找一座山,建一座庙住在里面,青灯古佛!

丈夫总说苏醒尘缘未了,做不了出家人。苏醒不反驳,只是看着丈夫,看着这个相伴八年的男人,有些恍惚,感觉不真实。

她不知道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孤独,她一直那样重复着生活着,她想不起前三十年她的生活。

苏醒有时候看着镜子自己的容颜,会觉得陌生。脸上的雀斑越来越重,眼角有了细纹!眼睛明亮但是空洞,看不出希望。

苏醒不擅长打扮,总是穿廉价的麻布衣,宽松肥大,把瘦小的身体包裹在里面,看起来俊朗,没有一点美感!很多人夸苏醒帅气,而不是漂亮,苏醒不在意!

苏醒想起素行,那个自己曾经用生命爱过的人,可是她们再也没有可能。

不知道她还好吗?还会想起她吗?那个世界会不会有太阳。

苏醒记得素行离开的那天,阳光如同今天一样温暖,素行的身体冰冷,脸色苍白,没有一丝气息。这世间终究容不下她们的爱情,素行吞了一瓶安眠药,再也没有醒来!

而苏醒的世界就在那一天安静了,再也没有苏醒过!

苏醒躺在阳台上,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很暖很暖,她的脑海突然出现一个女人的容颜,她对她说:“苏醒,我永远爱你。”

苏醒看着蓝天白云,眼角有泪水滑落,灵魂再次飘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