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画的老人

01

随着地摊经济的复苏,傍晚的大街小巷又热闹起来。

南一街道的左侧,有一座吊桥,过桥后那条街道满是各式各样的地摊。这里人流量大,位置极佳,是摆地摊的人必抢的风水宝地,那些卖小吃的,每晚摆摊的那四个小时便可利润上千。

平常大家争争抢抢的倒也不至于伤了和气,主要大多数人都认识,也就动动嘴皮子,大不了互相骂上几句,也就过去了。但今天有位新来的老人,早早地占了个好位置,将一堆画作尽数展开,排列在地上。

有过路的人好心提醒他:“老爷子,这些画看起来都不错,怎么就直接放在地上了?你好歹放块布什么的垫在下面。”

他眼神里藏了一丝不屑,但面容上未有丝毫变化,答道:“这画,得遇上真正懂欣赏的人才有价值,若是无人欣赏,便是当做柴火烧了又如何?尤其是到了一堆狗屁不通的人眼里,嘴上功夫比谁都厉害,就是只有些表面功夫。”

路人见其这样的态度,愤愤地离去了,嘴里还念叨着:“这老头,真是不知好歹。”

老人听见了他的话,冷哼一声后继续沉默着。

没多久,摆摊的人渐渐多起来,起初还好,毕竟位置还多,后来就偶有争吵声你一言我一语在耳畔此起彼伏。

老人捂住自己的耳朵,试图把这些个嘈杂的声音统统阻挡在耳朵外面,然而一位大妈大声喊道:“谁抢了我的位置~”

声音穿过重重阻碍直奔他的耳膜,他暗道:“有完没完?”

来人正是王婆,这一带出了名的嗓门大,名声也不怎么样,因为她总是耍尽各种花招占据最好的位置,后来大家都懒得和她争抢了,默认了这位置是她的。

王婆正站在老人面前,狠狠地盯着他,他沉默着,后来干脆转过头,懒得看她,简直跟个泼妇一样。

王婆见这人不理她,干脆上手,直接去收老人的画,还叠得乱七八糟,然后放上自己的东西。

老人见状,朝她说道:“你这妇人,怎么如此蛮不讲理?”

王婆丝毫没有要道歉的意思,双手插腰,一脸自豪劲儿,仿佛在说,你能奈我何?

老人摇摇头,也懒得争辩,反正也讨厌了这吵闹的地方,而且,和泼妇争辩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寻个清闲的地方,乐得自在。

收拾好画,对王婆说道:“好自为之。”眼神中的鄙视意味尤为明显。

王婆一脸骄傲自得,脸因为表情幅度过大显得有些狰狞。

老人带着装画的箱子离开了,绕到旁边酒庄买了一小壶酒,然后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再次摆上画,拿出刚买的酒小酌两口,惬意得很。

02

惬意倒是惬意了,但一幅画都没卖出去,甚至来问的都没几个人,不过他那些奇怪的脾气倒是收敛许多。一到晚上7点他必然出现在老地方,10点开始收摊走人。

这天,来了个中年男人,走到他的摊子面前,指着中间那副名为初云的画说道:“老先生,这画儿不错,怎么卖的?”

老人的眼睛一亮,认真地说道:“你觉得值多少钱?”

中年男子见状有几分犹豫,若是价钱出高了,自己太亏,若是太低了,也明显配不上这画的身价,这画风与技巧的运用都颇有几分墨先生的风范,就算这是高仿的,那也不会太便宜。

老人也不着急,拿起小酒壶喝起酒来,微微笑着,这浅笑里却暗藏深意。

几分钟过后,男子在老人面前竖起食指,嘴里说道:“1千如何?这已经是我能给的最高价格了。”

“那你不妨先说说你为何看上这幅画了。”老人依旧笑着,只是这笑并不那么善意。

“这山水画颇有几分墨先生的风采,我甚是喜欢。”

“如果就是墨先生所画呢?”老人眯起眼睛看着他。

年轻人笑道:“这您就别开玩笑了,墨先生的画是千金难求,怎会流落到这种地方?”

“哦?是吗?既如此,那你说说你看到这画时体会到了什么?或是,觉得作者作这画有什么寓意呢?若我满意了,这画直接送给你。”老人又拿起酒壶,饮下一口。

“老先生,您醉了吧?虽然这画不是出自墨先生之手,但也绝对价值不菲,我说几句话就送给我?您是不是酒喝多了,还不太清醒?若是如此,我明日再来。”中年男子有些惊奇也有些惶恐。

“年轻人,醉的是你,说就是了。”老人笑眯眯地看着他。

中年男子看了看画,又看了看老人,还是有些迟疑,但转念一想,也不是我讹别人的,这应该也不犯法吧?

随即开口道:“这画中主要有云,山和水,白描运用得出神入化,尽管没有鲜艳的颜色,却丝毫不掩其光彩……”

老人脸上的笑意没了,沉着脸说道:“行了行了,你走吧,这画我不卖了。”

男子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郁闷的离开了,心里暗自腹诽,哪有这样做生意的人,可真是个怪老头。

03

又过了几天,老人仍旧一幅画没卖出。有人建议他去热闹一点的地方,有人可能看他可怜,想买下一幅画,他通通拒绝,都不想多浪费表情。

这天,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也看中了那幅初云,老人仍旧以同样的问题问他。

他沉思片刻,说道:“我并不懂画,以下只是个人拙见,说错了还请先生莫要怪罪。”

老人的喜悦溢于言表:“小伙子,但说无妨,我这初云的名字都是个不懂画的人取的,但我甚是满意。”

“ 画中群山掩映在云与雾中,若隐若现,云和雾分得也不再那么清。 云非云,山也非山,究竟是云遮住了山,还是山掩住了云, 这就看这赏画之人究竟是想见山还是见云了,若是从作者的角度来说的话, 我觉得有一种渴望被人理解,但又不想别人知晓自己太多之意,不过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先生莫要当真。 ”

老人听着他的言语笑容更深,看着他认真地说道:“这画归你了。虽然作画之人不一定有这个意思,但你这解释也颇为有趣,我喜欢,至少比那些花言巧语的人厉害多了。”

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想要自己花钱买,但老人坚持送给他,并且不收一分钱,他也就只得收下,谢过老先生后就回了家。

那之后,这个年轻人常来,不为买画,只是和老人喝两杯酒,聊会儿天,他独到的理解总能赢得老人的喜欢,虽然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并不一定正确。

有次,两人喝醉了,过路的人都开始劝解他们,但老人只一句话:“我没醉,醉的是你们。”说完放声大笑。

后来,老人把画全部送给了那个年轻人,再也没来过。

04

两个月前的某天。

当最后一缕阳光还逗留在地平线处徘徊时,墨大师正匆匆地往家赶。

所谓墨大师乃是绘画名家,擅国画,各种画展上并不常展出其作品,主要是因为少,他每隔两三年才出一幅新作,这作品也就变得尤为珍贵,每一幅都价值上千万。

他经常很久都不剪头发,额前的碎发常常在双眼面前晃荡,一张脸上皱纹遍布。他还是一个性格怪异的老头,或许这种艺术家都带有点怪脾气。他不喜欢别人夸他的画,特别是那种胡乱夸一通的人,若你在他面前,他定会把你大骂一通,然后赶出去。

据说,有次他请一朋友去他家看画,朋友对他的画非常喜欢,极尽溢美之词,他听着听着一张脸慢慢阴沉下去。还不待朋友说完,他便将人赶了出去,然后义正言辞地说,作为朋友,不提意见,反而试图用这些语言蒙蔽我的双眼,你还是趁早离开吧。

也因此,他周围没什么推心置腹的好友。

墨大师敲响了家门,妻子立马打开了门,给他递来拖鞋,并询问道:“今天的画展怎么样?”

他顿了顿,面无表情地答道:“没什么,不值一提。”

晚饭桌上,墨大师一直沉默着,这令妻子颇感不适,以前逛完画展回来他总会滔滔不绝地吐槽那些夸他画的人,今日面色阴沉,一言不发,像是一场战争已经蓄势待发,正等着某个人开出第一枪。

吃过晚饭他便进屋把自己关了起来,妻子平常对他言听计从,也不敢多说什么。

墨大师在屋里把自己以前的画作都翻了出来,全部整理到一起,这些很多人花重金都难求到的画,此刻在创造它们的人手里聚集,它们是否也想去证明一下自己到底价值几何?

墨大师想了想画展上那位年轻人,一股脑地将画作收进一个木箱子中。

05

那天的画展上,老人站在自己的画前盯了许久,很多所谓的名家大师也围在画前,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

虽然都是些夸奖之词,老人却觉得烦躁至极,因为他觉得这些人都没真正看懂他的画,不过是用些套话把那些好听的词往里套进去,就像小学生写作文时往作文模板里面套句子一样,生硬又烦人。

直到一个年轻人的出现,他说他不懂画,只是打完篮球顺便来看看。他尤为喜欢墨大师的那副画,两人一起聊了很久,最后给画取名为初云。

图源《国画风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城外的阳光sun创办专题【精选好文】推荐。

本文编辑:黄鹤飞

专题主编:城外的阳光su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或许我该甩开她,这个烦人的小尾巴。 我不由自主加快脚步,她在后面追得有点吃力。后来我就跑了起来,我跑,她也跑...
    李非刀阅读 1,687评论 10 140
  •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 华中地区,一个偏僻的农村,安家庄。 (一) 自打郊草有记忆起,便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与别的...
    穆清嘉树阅读 1,852评论 33 102
  • 最近不知怎么回事,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不是自己。 天空没有一丝丝生气,飞鸟也不知所踪,举目望过四野,四野笼罩着一层...
    拾六_阅读 1,744评论 12 153
  • 我突然好想他,想对他说,你看,这就是我喜欢的庆山。可以说老的配方新的养料,她总是在的。甚至是励志的所在,就真如其名...
    独赴阅读 918评论 22 49
  • 间还是商业空间,油画都是一种常见的装饰艺术品,普通的场所大都悬挂的只是普通的油画,而那些特别重要而高档的商业空间则...
    有画说艺术阅读 191评论 0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