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巴西之十五伊纳瓜生态园结局篇:戏中有戏,还未落幕

    参加静修课程的人们大多来自里约热内卢,大城市里来的人比较矜持。对人礼貌有加,却保持着距离感。我们和参加生态园静修学员们基本只是打个招呼,没有聊天。转眼间,伊纳瓜狂欢节,在静静的瑜伽课中结束。我们也到了要离开伊纳瓜生态园的日子。

    然后,丹尼尔离开,伊纳瓜生态园会留下志愿者格瑞斯与伊拉多和玛丽亚娜。然而,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结束。


合影依次为:格瑞斯 玛丽亚娜 伊拉多 丹尼尔 樱子 本人


    早餐号吹响之后,大家纷纷来到餐桌旁边准备吃饭。过了很久,格瑞斯才从她的房间里慢吞吞的走出来,看上去满脸茫然的样子。樱子关切的问她:“格瑞斯,你还好吧?”谁曾想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格瑞斯瞬间眼泪流了下来,哭着跑回了房间。这这这,面对这一突发事件,大家有点儿懵。大家看着丹尼尔,丹尼尔环视了一下,两手一摊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丹尼尔没有吃饭,离开餐桌去格瑞斯房间安慰她去了。我们闷声坐在那里,快速的吃完了早餐。早餐后,伊拉多没有说什么就回到房间,玛丽亚娜看着我俩,嘴里喃喃的嘟囔着,紧张兮兮的说,“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樱子想马上就去安慰格瑞斯,被我制止。我的意思,丹尼尔在格瑞斯的房间里,我们不便走进去。闲着没事儿,在伊纳瓜生态园周围漫步,也讨论着这两天发生的种种离奇古怪的事情。支持玛丽亚娜的樱子,支持伊拉多的我,说着争论着自己对伊纳瓜生态园现在状况的各自观点。

伊纳瓜生态园


  午餐时间,没有人在厨房做饭(大家轮流做饭)。查看排班表,今天丹尼尔做午餐。“咳!”樱子叹着气,“他们今天都罢工了。”“我们来做饭吧。”我也是无奈着说道。

    饭做好了,也吹过午餐号角。而午餐只有我们两个人,其他所有人都没有出现。

    伊纳瓜生态园又有了新的危机?

伊拉多工具房

    午后得知,伊拉多 玛丽亚娜 格瑞斯 丹尼尔他们四人开了一个闭门会。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格瑞斯也将在我们之后,离开伊纳瓜。三月三号,伊拉多与玛丽亚娜将回去阿根廷度假两周。意味着:在我们二月二十八号离开伊纳瓜之后,大家都会陆续离开伊纳瓜。

    听到这个消息,樱子马上认为,从早餐桌上格瑞斯的啼哭开始,这是丹尼尔与格瑞斯两个人合伙演一出戏,寻找个理由,一对儿小情人可以一起离开伊纳瓜,到一个共同的地方去。

    也许吧,谁知道呢。

热带雨林中徒步

    可能谈判的结果每个人均达到了各自的目的,晚餐大家其乐融融的都出现了。外国银的性情很奇怪吧。

     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逐个和大家告别。丹尼尔要回哥伦比亚(我们建议他去欧洲),格瑞斯说,她会去找爱尔兰女孩艾拉,和她一起游览阿根廷。樱子认为,格瑞斯和丹尼尔会在一起,最少短期会如此。拥抱伊拉多,感谢他让我们在伊纳多生态园四个星期的工作生活。伊拉多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嘴里嘟囔着,我也要像你们一样再去旅行。

   樱子在和玛丽亚娜告别,两个人站在那里说着悄悄话。

樱子最爱的小河

   2月28日,坐车离开在这里待了四个星期的伊纳瓜生态园。坐在公共汽车上,望着渐行渐远的伊纳瓜,樱子告诉我又一个震惊的消息。玛丽亚娜偷偷的告诉樱子:伊拉多正式宣布与玛丽亚娜分手了!伤心的德国人将回到德国探亲,也许,再也不会回到他梦想中的伊甸园--伊纳瓜生态园。

    不久的将来,伊纳瓜生态园只剩下玛丽亚娜,还有平时爱和她聊天的帮佣妮妮。

伊纳瓜生态园


   附:在我们离开十天后,收到格瑞斯发来的消息。她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过几天将去一家位于安第斯山脉的一家农场。丹尼尔回到了自己的家哥伦比亚波哥大。玛丽亚娜与伊拉多共同来到阿根廷度假,他们会重归于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