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特立独行的胖老师

挺久没乘地铁了,昨天乘了一次一号线,恰逢遇到了传说中的胖老师。胖老师靠着十年如一日的“反腐”言论,凭借超厚的脸皮和多语种转换,在一号线上一度叱咤风云,是最早的地下铁表演者兼网红。

当时,我本安静地坐在车座上,胖老师带着小音箱播放着他的口号,四处张望着说“大家可以给我拍照!”,害得整个车厢的人都神经兮兮地看着。胖老师看着我手里紧握着手机,和我招招手,我犹豫了片刻,心想,那就捧个场吧。于是,我打开拍照模式,他开启POSE模式,一张搞怪的形象照就定格了。

没想到胖老师还对刚才的状态意犹未尽,“继续,再来两张!”此时,我们成了整个车厢的焦点。说实话,我这类深居简出的人,已经很久没被一堆人强烈关注过了,自然会显得非常尴尬,而胖老师则越来越起劲,就是上海话里的“人来疯”。我迅速拍完后,他笑着用一排英语夸赞了下我。在这个手足无措的情形里,我唯一听进耳朵里的就一个词“beautiful”。最后,他还递给了我一份打印出来的感谢信,不多不少两页纸。

胖老师走开后,我开始大致浏览了下信的内容,里面记录了他这些年的血泪史和他的主要传播渠道。我没敢多看周围,无论是好是坏,说不定也有人会好奇地想看看这封信的内容。坐在我右侧的一个女白领轻声议论了两句:“这个胖老师平时一直在一号线里游荡的唉,我都看到过好几回了。”我笑笑,又把胖老师的照片发在了家庭的微信群里,我阿姨也回复了一句“他好像脑子不正常的。”

看来胖老师在沪上的知名度还是不小的,在柏万青阿姨没出现之前,他就妇孺所熟知了。记得前一次遇到胖老师,还是我刚工作一年的时候。那时候的胖老师还是靠人肉喇叭来自喊自吹的,每天重复着说那些口号,喉咙估计是要吃不消的,当时不少人就在揣摩着这位奇人还能混多久。多年后,胖老师的宣传武器升级了,不但活得好好的,整个人还显得特精神,真是不服不行。

做人若做到胖老师这样的,在任何地方都是个具有杀伤力的存在。许多人笑他痴、笑他狂,他坚持着一个人的“抗议游行”;部分人折磨他、陷害他,他还能逢凶化吉,甚至熬到了某钢的几个领导倒台。在那么多年里,可能也会有些人为他的行为点赞,还会有人伸出援手,估计也是被他那股自信所感染了。

“存在即是合理。”既然胖老师继续着自己的言行,那么,无论疯狂还是理智,他的存在是被默许的。胖老师若真的违法了,自会有警察叔叔抓他来教育。他是地铁版的唐吉可德,在自己的世界里演绎着英雄主义,最终击败了哪些人,又救赎了哪些人,我们这些普通人无从知晓,但愿正义永远战胜邪恶。

如今,每个人的活法不同,社会需要不同的声音,因为现实社会在变得越来越宽容。有的人穷尽一生追求的东西,未必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就像阿甘那样跑着跑着,不必理会他人的目光。他或许渴望他人的掌声,但更想要实现内心的自我。所以,胖老师,且行且珍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