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由的自由职业者

前面忘了说,我能够有伤不去医院不吃药,死宅着沉迷在影像和声乐世界里,同时老去思考一些没答案的终极问题,这些的前提条件是,我是传说中的SOHO一族,是别人想象中最自由,但其实一点都不自由的自由职业者。

我是个插画师、撰稿人、设计师、文案、策划……我能做这么多事情,不是因为多才多艺,仅仅是因为,每一项才能有限,不能靠单项养活自己而已。

在中国做自由职业者,要大富大贵很难,但也饿不死。它没有传说的浪漫,甚至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心理承受的压力比其他工作还要大。其最大的优势是,你可以自己安排时间,讨厌的活可以不接,讨厌的人可以不见,讨厌的废话可以不说,讨厌的繁琐可以避开,能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工作和自我提升上。当然如果你乐意,像我一样把时间浪费在发呆或者偶尔堕落下,也没人管你。

但这也是自由职业最危险之处,要是想堕落,根本没有人会拉一下,可以直接堕落到十八层地狱,“一路无阻,前程无限”。

这大概是对自控力要求最高的职业了。

我选择做这个费力不一定讨好的工作,是因为简单想了一下什么是我能够忍受,什么是我忍受不了的。我在脑海中细细地去体会两个画面:一个在巴掌大的房间里熬夜做写稿子,夜宵只吃得起馒头,活得只有时间去生存了;一个是在会议室里听领导的发言昏昏欲睡,活得跟慢性自杀一样。我想了想,觉得后者我更难以忍受。

很多人考虑职业,总会无比乐观地去想象其最美好的画面,却没有想一下最悲催的结果。我大概天生就不是个乐观主义者,缺乏对美好未来的想象力,在做决定的时候,不要先去想会得到什么,而是想会失去什么。因此从来不觉得生活欺骗了我,也不曾后悔,不觉得自己的选择有什么错。

生活才没有兴趣去欺骗一个渺小的个人,欺骗人的,是人的欲望与想象。而人们往往通过“后悔”这一情感来使自己相信,生命原本可以更美好。

我当时唯一没有料想到的是,几年后,我会开始熬不起夜。以前可以每天两三点才入睡,现在熬个通宵,两三天都缓不过来。

但值得庆幸的是,混了几年后,我也可以对需要熬夜的急活 say no了。

开源能力有限,倒是练就了另一项能力,不乱花钱。我学美术,让我渐渐明白,其实人的审美,是社会赋予的。这说上去有些悲凉,但也同时说明,人的审美,是可以自我训练的。如果有意识的斩断社会给你灌输的信息,而去培养有利于自己生活的审美,会轻松很多。

这话说上去有些绕,其实很简单。例如如果总是去看时尚杂志,去听时尚潮人的时尚风评,你的审美就会越来越趋向于“时尚”。如果总是研究大明星的穿戴,成功人士的搭配,你的审美就会越来越“奢侈”。如果总是看一些教人无欲无求,修行归零的禅学和鸡汤,审美就会越来越“朴素”……

其实所谓的“时尚”“奢侈”“朴素”等等概念词,不存在任何上下高低,都是人造出来,给自己和别人的生活硬生生画个圈子和等级的。我觉得人生艰难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在物质上给自己找太大的不痛快,和自己的挣钱能力与圈子保持一个平行线就好。

我已经一不小心,被社会植入进来的“以瘦为美”的观念虐了几年了,自尊心和胃都饱受摧残。因此对社会审美植入和消费陷阱保持警醒。把消费水平与个人成功、自我认同、和人生幸福划等号的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是消费陷阱。自性本具足,不要轻易让外界将自我概念化、物质化。心不附物。

我从来不去记任何品牌,这样活得轻松自在点,看别人也平常心了,反正穿几万的衣服,和穿几十块的衣服,都看不出什么区别,就算一个牛大的名牌logo在胸前挂着,也不认识。

众生瞬间平等了许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