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墨覆红颜 楔章

        倾曦十四年,世芳公主殇,享年十九,殇时未满二十。其唯一爱人阑琏诺,后失踪。葬日,举国哀恸。

  ——《琅陵史》

——————————————————

  柳枝飘扬,微风拂过,似是窈窕淑女般依依舞动。莺燕驻留在柳枝上,抖动羽毛,沐浴着微暖阳光叽叽喳喳欢快地鸣叫,一身鲜艳的绒毛经过寒冬的洗礼,变得愈发明亮。

  台阶上铺满了冬季枯萎的落花,纷纷扬扬,唯美无可比拟。微风一来,轻轻席卷青石板小路,落花飘起,宛如一场如梦般美好的花雨。

  忽然一只纤足踏在台阶上,落足轻快,踩到了些许落花。布鞋清丽,露出一截皓腕,丝绸布鞋上面绣着碧绿的花苞,还点缀些许着色泽明亮光滑的白珍珠。

  “轩辕哥哥,皇宫里太无聊了,我要出去京城玩,你来不来?”清脆的声音里充满了童真烂漫,对后门里的男孩喊道。

  一个女孩伫立在台阶上,皓齿明眸,精雕细琢的脸庞泛着粉润的光泽,蜜色的唇微微扬起,绽放出天真又任性的笑容。

  笑靥如花,翡翠色的长裙清新,细腰上了一块色泽如墨的润玉。

  “你是公主,怎么能就这么出去呢?万一遭到危险了怎么办?”坚定无疑的话语从门栏上靠着的黑衣男孩唇中吐露。男孩一身黑衣精致,上面用月白的丝线隐隐约约绣着几只上古神兽,格外沉稳。

  男孩手捧一卷文书,长剑佩在腰间,文质彬彬,知书达理,看上去文雅而成熟。

  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小孩,却浑身散发着一股风度翩翩、而又安定十分的雅致气质。似乎天生的、令人信服的力量就驻于他身。

  他是轩辕家的世子——轩辕轼曦。他从小就被送到皇宫,当比他小三岁的公主墨氤鸯的伴读。

  “你不去就算了。拜拜,我们傍晚再见!”女孩回身,挥挥如若凝结白玉般的小手,自信道。

  “哎,不行!快回来!等等,和我一起!”男孩无奈地喊着,顾不得叫上同龄习武深刻的伙伴殊斟尧,轻功一展,从七八个台阶之上跃了下来,然后急忙追上去。

—————————————————————

  京城街上人来人往,几队官兵打扮的人正在运输粮食,排得整整齐齐的一列马车风尘仆仆地停在粮仓旁边。

  “臭小子,跑什么跑,偷了我们粮食就这样走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官兵气急败坏地吼着,手里抓着一个小孩的领子,把他甩向街角。

  男孩一脸淡漠,面无表情,仿佛已经将生死置身于身外。似乎是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男孩闭上好看的水灵的桃花眼,等待他应该承受的惩罚。

  官兵露出狰狞的笑容,绷紧了拳头,正欲打下去时,一个俏丽的身影忽然挡在男孩前。

  “不许你打他!”脆生生的话脱口而出,一身绿裙的小女孩一脸坚定勇敢地望向面前的这个魁梧大汉。

  官兵冷哼一声,斜着眼打量了一下女孩,出声道:“小屁孩,劝你别多管闲事。看你的衣服,应该是个富贵人家。别趟这浑水,赶紧走开。这小子偷了我们的粮食,活该被打。”

  “我不许你打他!”女孩眸子坚定地盯着他,话语间满是不容置疑的果决。似乎官兵刚刚说的话她根本就没听见。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官兵活动活动手指,捏紧关节发出“喀啦喀啦”的响声,准备一拳打下去。

  “这位好汉,等等!”遥远却隐隐坚定的话语伴随长剑凌厉的破空之声。话刚落,一柄长剑就横在官兵前,剑柄微微轻颤,几秒后才平定下来,原来已经是入木三分。

  官兵回头,只见一个差不多十一岁的黑衣小孩从五六米开外跑来,满面焦急与担心。 心中不禁一震,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如此可怕的内力,看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可不能惹,他的家庭背景不知该有多强大。

  醒悟到这一点后的官兵轻咳一声,恶狠狠地瞪了一下这三个孩子,然后走开。

  见官兵的身影逐渐远去,轩辕轼曦松了口气,快步走到女孩旁边,一起查看那个男孩的伤势。

  男孩身穿粗糙而破烂不堪的麻布衣,落满尘土的头发凌乱纠结在一起,穷苦的气息毫无修饰地散发出来。

  唯一值得惊艳的就是男孩的眼睛。

  那双桃花般的眸子清澈冷冽,散发着宛如寒芒的凌厉气场。似是严冬结起寒冰的湖面,泛着冬夜的光泽,冷漠若寒霜。

  “天子脚下,泱国都城,怎会有如此欺人之象?”墨氤鸯蹙起秀丽的眉,清脆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未脱稚气,但亦十分坚定,掷地有声。

  似是谴责的话语从她唇中说出,竟带着令人不禁震撼的皇家威严。

  轩辕轼曦也紧锁眉头,面色凝重道:“我也未曾知晓此等恶劣之事,先前并未听兄长说过,史书也未有记载。 ” 轩辕家是琅陵国自开国来就存在的世家,历史十分悠久,子孙也颇多。轩辕轼曦的哥哥就有三个,年龄与他相差最大的大哥已行冠礼,在外磨炼。

  墨氤鸯抿唇,灵动清澈的眸里流露出正直而纯真的神情,她看向不远处正擦拭嘴角的男孩,三两步并过去,伸出那双宛若白玉般无瑕晶莹的手。

   “你好,我叫墨氤鸯,你叫什么?”女孩嫣唇笑弯成月牙儿的形状,一双灵眸睁得大大的,笑意吟吟地看着他,等他回话。

  男孩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起,注视墨氤鸯片刻:“我叫——漓岚。”漓岚垂眸,顿了一会,继而淡淡道,语气宛若镜面湖水不起波澜,面色冷漠,令人什么都看不出来。

  “嗯!对了,漓岚,你为什么没有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呢?”墨氤鸯笑靥明媚,但又忽然想到这点,不禁疑惑道,眸子好奇地看着他。

  漓岚抬如墨般深黑的眸子,淡淡地盯着墨氤鸯,不语。唇微抿着,他从女孩清澈纯净若水晶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是那样不堪。风吹过,携着冬日未离的微寒,将那碎发扬起。

  墨氤鸯却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想了一会儿,对漓岚说:“你是不是和父母失踪了?噢,对哎,如果父母在的话你也不会偷东西吃了呀。” 她一拍脑袋猛然醒悟,但丝毫没有意识到漓岚的眸光已经因为她的话而黯淡了几分。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们,有父母在就衣食无忧的。

  漓岚墨眸里只是淡漠,依旧不语。

  一旁已被忽略许久的轩辕轼曦沉声开口:“漓岚,你知道自己是在哪跟父母走丢的吗?”

  漓岚看向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轩辕轼曦,墨色眸子深不可测地盯着他,一字一顿道:“我没有父母。”

  轩辕轼曦怔了一下,略一低吟,继而道:“那你就……先安顿下来吧,明天我会偷偷从父上大人管辖的地区分一间屋子给你,你住进去吧。等我们帮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做工后,你如果觉得不想住那里了,可以搬出来。”

        语气中充满令人信服的力量。 但他不知道,他现在的决定,会令他此生此世都后悔,后悔得无以复加,甚至达到了恨。

  漓岚未语,好像那些的话与他没有丝毫关系,他从始至终仿若一个身外人,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墨氤鸯转眸,看向轩辕轼曦,疑惑道:“轩辕哥哥,你怎么突然有了那么大的能耐?”说到“能耐”这个词,她稍稍加重了语气,听起来有些调侃的意味。

  “这个就用不着你管了。”轩辕轼曦笑笑,并不答话。他又望向漓岚,试探着问:“这样可以吗?”

  漓岚听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得到回应后的轩辕轼曦抬眸望天,见云彩已经染上了些许霞红,看向他们道:“天色不早了,快些回去吧。”

  墨氤鸯点头,灵眸里满是认同。

  这时,一直都默不作声的漓岚忽然开口:“谢谢你们。”

  说罢,他浅浅地笑了,眸子宛如一颗墨玉般温润的珍珠,眸光浅蕴;唇角微弯,墨眸倒映着落日的晚霞,好似刹那间绽放出了美丽耀目的光辉。

  此刻的他,宛如天仙般不食人间烟火,这种美好舒适、宛若谪仙的气质,纵是破旧灰脏的衣衫也阻挡不了。

  墨氤鸯呆呆地望着漓岚,片刻后,她脱口而出道:“你笑起来真好看!”

  漓岚再次笑了:“嗯!”

  这天的京城街上,来往的行人都会注意到,有三个孩子在街上欢快地走着,其中,一个笑靥灿烂的女孩,拉着另一个笑容清淡的男孩。

—————————————————————

  十多天后。

  柳荫正好,天晴万里,两个孩子在江岸边的草地上欢快地嬉闹着,绿裙俏丽的女孩手牵着风筝,一边奔跑一边清脆地笑着。

  另一个貌似比她大两三岁的男孩子,身着青衣,面上的笑容清淡文雅,好似淡泊于世外的仙子,一双如墨般水亮的桃花眼宛若琉璃,浅浅地望着天上的风筝。

  “漓岚,快来啊,我把风筝交给你,你放一会儿吧!”宛如黄莺般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兴奋,墨氤鸯回头灿烂地笑着。

  “好,你停一下吧。风筝已经飞得很高了,不用再跑了。休息一下吧。”漓岚微笑道,伸手接替了墨氤鸯。

  “嗯,我也有点累了,不如我们一起躺在草地上吧,这里的草有一种很独特的清香哦!”墨氤鸯拉着漓岚的手,走到草坡上的柳树那。他们俩躺在柔软的细草上,望着天上越飞越高的风筝。

  看了一会儿,墨氤鸯忽然转头,问仰躺着的漓岚:“怎么样,是不是很香?”一双灵动的眸子里满是期盼,倒映着蓝天缕云,和微飘的燕子风筝。

  漓岚惬意地躺在草地上,闭眸深深呼吸,青草独有的清新味道令他心神一醒。然后再度睁眸,若墨色珍珠浅蕴般的眸子望向一样仰躺着的墨氤鸯:“嗯,是很不错。”

  墨氤鸯笑了,眸弯若月牙,笑声如歌:“是啊,这里真好!”她继续望着悠悠白云,凝视片刻,声音忽然有点担忧:“对了,漓岚,你说,如果我们以后失散了,那怎么办呢?”

  漓岚一怔,继而轻轻笑道:“那你就给我一个信物吧。”他虽然不久后要离开,但他还是有些舍不得自己的朋友。

  相处了些许时日,朋友之间的感情还是有的。

  再过几天,或者十几天,他就要离开了。他不准备告诉他们,因为不想牵扯到他们。报仇是固然要的,但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他无权让他们涉及进来。

  这浑水,让他一个人蹚就行了。

  在心里默默决定好,漓岚转头看向墨氤鸯,她正在仔细思索,过了一会,她又开心地笑了:“那我就将这墨玉赠与你吧!皇兄说过,这块玉很特别,也很重要,和其它玉不一样。所以,即使我们分散了,凭着这块墨玉,我也一定能找到你!”

  漓岚伸手,轻轻接过那块玉,拿到眼前仔细端详。

  确实是一块很特别的玉。

  墨玉色泽圆润光滑,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钟灵毓秀。墨玉上还隐隐雕刻着花纹,构成了一个图案,细细端详时虽看不清楚,却显得十分精致繁复,风雅尊贵。

  漓岚如墨般深邃的桃花眸望向墨氤鸯,像是在保证什么一般,认真地说:“嗯,我一定不会弄掉的。”

  墨氤鸯笑了,如花般笑靥闯入漓岚眼中,令他心神不禁恍惚,迷离。

  “啊,快看,风筝落了!”墨氤鸯的一声惊呼打断了漓岚的思绪,漓岚转头望去,只见那只风筝若失翅的燕子,栽了下来,落到如镜般湖面上,轻轻颤着,漾出点点波纹。

  他们相视一眼,片刻后,墨氤鸯忍不住先笑出声来,漓岚也跟着笑了。

  那块墨玉在漓岚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上面的花纹恍若红丝一般,冥冥牵动着各自的命运,最终终于纠缠到一起。

  那年,墨氤鸯八岁,漓岚十一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