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战场

在门诊厮混2年后,我又回到了肿瘤科病房。

内科的普通门诊,真正身体有问题的病人不到一半,总是混杂着因为各种不舒服就医却始终检查不出问题的来诊者。

肿瘤科病房却不同,这里都是实打实的重病患者,因为各种各样的症状确诊了或者待确诊肿瘤。

在病房呆了2天,我却感觉好像过了2年,因为接受的信息量突然大了很多。

那个眉间微颦的年轻男子,目光中夹杂着焦虑、困惑、犹豫、恐惧。突然的乳房发育,是导致他就医的原因,最终的检查结果却是一种在男性中罕见发病的绒毛膜癌,乳房发育是因为这种癌症导致的过量激素分泌,这种病预后极差,病人平均在诊断10个月后死亡。

相邻床位的,还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目光坚定,面色红润,如果走在路上,你绝不会把他与肿瘤联系在一起。可是,他却是一位刚刚确诊淋巴瘤的病人,马上就要接受化疗。

继续往病房里面走,看到了一位中年男人,身形消瘦,精神却还可以,他的肝里长满了肿瘤,让本该藏在肋骨后面的肝增大了一倍,长到了肚脐上方,肿瘤从哪里来?医生也正在寻找。

他们的命运会如何呢?我也很想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