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了姐姐的男人

96
梦里看海
30.9 2019.03.28 15:16 字数 1118

父母早亡,从小我和姐姐相依为命。

姐姐比我大五岁,每天她要忙田里的活,还要负责我俩的一日三餐。说是一日三餐,其实就是一饭一菜,虽然生活很苦,但我和姐姐每天都有说不完的笑声。

姐姐二十岁那年,王婶子来给姐姐说媒。王婶子从前和父母很好,经常也给我们一些照顾,所以我们很信任她。

姐姐和姐夫第一次见面的时侯我也再场,他话不太多,人长得也还行。

过了一会姐姐偷偷问我“月,你说行吗。”

我在姐姐耳边小声的说“除了眼睛小点,別的都挺好的。”

说完,我和姐姐都笑了。

我还要说点什么,王婶子给我叫了出去,不让我再掺和了。

姐姐当时没要彩礼,只说,把我带着,扔下我一个人,她不放心。

姐夫的一家同意了姐姐的要求,二个月后,姐姐和姐夫成了亲,我也跟着去了姐夫家。

姐夫和姐夫的父母对姐姐很好,对我也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

后来,姐姐生了个男娃。这把姐夫乐得,嘴都要合不上了。他爸他妈更是孙子,孙子地叫个不停。

可这样幸福的日子只让姐姐拥有了四年,就在孩子刚刚四毛岁的时候,姐姐被无情的病魔夺走了生命,从此,姐夫脸上没了笑容。我也偷偷的再哭。后来,邻居们过来劝我们,得病了,想留也留不住,也得为活着的想想,好好地把孩子养大。

经过了时间的冲洗,我和姐夫都从悲伤里走了出来。

“月啊,大娘和你说点事。”姐夫的妈叫我。

“你说吧,大娘。”

“月啊,你姐走了快半年了,前段日子也有两个给你姐夫说媒的,我和你姐夫都没同意,不差别的,就差对孩子不好。大娘想让你和你姐夫过,大娘知道,委屈了你,可……”

还没等大娘说完,我就说道“不行,不行。”

“月,差啥”

“大娘,他是我亲姐夫”

“你跟孩子亲,孩子也跟你亲,要是娶个对孩子不好的,我这死了也不放心呢。”

大娘出去了,可大娘的话在耳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想想当年姐姐是怎样对自已的,家里养了五只母鸡,姐姐把鸡蛋攒起来去集市卖掉,换来的钱自已一毛钱都不舍得花,给我不是买穿的,就是买些好吃的。偶尔煮个鸡蛋姐姐也是一口不吃都给我。

记忆里每年的冬天我都能穿上新棉鞋,而姐姐总是穿邻居给的旧鞋。

想到这,我觉得我应该为姐姐做点什么。

如果,姐夫愿意,我嫁。

新婚的第一晚,我和他什么也没说,睡觉,也是各睡各的,因为我还当他是姐夫,不是自已的男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约有两个月,他有时也想亲近我,但一看我躲了,他也就不在做什么了。

刚入冬孩子感冒了,折腾了一个星期才好,等孩子好了我病了,他给我倒水,喂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照顾,感觉很不一样。

如果说姐姐的照顾是暖的,他的照顾就是甜的。

渐渐地我和他的话多了起来,也开始了一些牵手,拥吻的行为。

又过了一年,我也给他生了个男娃。

有时,我再想,我嫁了姐夫,天上的姐姐应该是高兴的,她唯一的妹妹有人疼了,她的孩子不缺一点父爱母爱。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