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着急

“我着急”


     我深知自己腹中那点儿料,脑子里那汪儿水,所以开个号就是想起什么就写什么,不定目标,纯属打发一下无聊的晚上,顺便搏大伙儿一乐。你说这是单身女青年的孤独写照,还是其他的什么,随便了。

     昨天就把老弟随意给起的微信名儿给改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才显示出来。好吧,以后就叫“大芳姐”了,没别的,就因为我在家排行老大。

       言归正传,今天说的这事儿,其实我憋了好些日子了。一想起来,胸腔就燃气一团火,不吐不快。那天中午我正在某银行窗口办理业务,突然一年近五十的女士站在我旁边嘟嘟囔囔“怎么这么慢啊”,连说好几遍。顿时,我觉得身边突然来了一股妖气,而自己的隐私要被那股妖气吸走。对面的业务员也许是看出我面露不悦,也许是被那妖气厌恶到了,但还是非常礼貌地说“请在座位上等待叫号”,可那女士说“哎呀,我着急啊!”。这时,我的业务也办完了,业务员从对面的小窗口递给我一些材料,正当我坐着把那些证件材料什么的装进书包里时,那位自带妖气的女士再次发功“赶紧给我办理吧,我着急!”业务员淡淡地回复“请等这位顾客收拾好,确定没有遗漏东西后我们才为下一位顾客办理”,“我着急啊!外面的车等着我呢......”

     我觉得,如果我故意拖延时间慢条斯理地坐在那儿把银行卡、身份证等证件归位之后再起身,那女士会用妖气把我和业务员都卷走,于是我立马提起包,站到旁边收拾。彼时,我感觉自己很怂,而她很威风,因为她会“发功”。

     细细想来,在我们日常的活动中,经常会遇到类似的情景,一句“我着急”后,那些人就开始“发功”,而别人还必须得给他(或她)行方便、让路。

     例如:火车站自动取票机前,有人因为赶火车着急,径直跑到队伍的开头,向队伍的第一个人说“我着急赶火车,不好意思,我先取一下票”,这时,一般人都会让他先取。可是,那个着急的人,你知道自己要赶火车为什么不早点儿来车站取票?即便你因为不可抗力因素确实是着急,你为什么只给队伍开头的人那个人说抱歉,后面排着的人你就不用表示歉意了?

     那是明目张胆的加塞儿,当然更多地是灰不溜秋、低调的插入各种需要排队的场合。那时候,加塞儿的人可能觉得自己穿了隐身衣,或者可能觉得别人眼都瞎。

     还比如:公交车明确规定:前门上车、后门下车,可有些人偏偏不信这个“邪“,就是不愿意抬一下脚多走两步到后门,偏偏要在离自己近的前门下车。这时,如果司机师傅坚决反对,时不时会招来谩骂,诸如“傻X”之类的。反正我见过这样的情景,感觉比吃了一只苍蝇还恶心。

     再比如什么随地吐痰、随地大小便、随手扔垃圾等等,不一 一列举了。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说他们“着急”。我很纳闷,你是已经着急的要尿到裤子里了?还是着急的要噎到自己了?还是那垃圾你不随手扔了有人就会逼着你吃了它?

      然而上面那些,都不是我想说的。我今天想说的是,在银行叽叽歪歪的、排队加塞儿的、乱扔垃圾的、横穿马路的等等,极大可能是同一个人在不同场合干出的事儿!因为这样的人处处以自我为中心、以自我便利为处事原则,只是遇到不同的情景,所施的妖术不同而已,但效果是一样的:恶心正常人。

     所以,如果你今天看到路人甲拉着孩子横穿马路,你肯定可以推断出来路人甲肯定会带着孩子加塞儿,路人甲肯定会在大街上把孩子吃东西的垃圾随手一扔......对,那就是路人甲做事儿的套路,你可看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