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达木协议》(科幻连载)——第一章

                                                                                           第一章我是一颗蘑菇

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记得那种难以描述的眩晕感,一切都在旋转,包括自己身体内部的器官,心中祈求自己能马上晕过去,这样就可以停止这种感觉。

在这种感觉中,最先恢复的是听觉,一开始是耳鸣——能让人耳朵疼的那种鸣叫。后来,耳鸣渐渐变弱,我听见人在说话,能听见每一个字,但大脑却完全不能把它们组织成一个完整的信息。

再后来,渐渐听清楚了对话的内容。

“这个时间,出这个事情,他们应该完全不考虑后果了。”

“这个后果是我方承受不起的。”

“不!这个后果是人类承受不起的!”

“我们现在必须搞清楚他们的目的……还有十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我们就要坐上谈判桌,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就是这么个……”

“我真不明白!行动队怎么会出现这种失误。”

“我不觉得现在是追究责任的时刻,但我绝不回避我们行动队的责任。”

“我们现在必须正视现实!他们想撕毁《柴达木协议》。”

接下来是空气凝固的沉静。在此之前,我分辨不出来有几个人在说话。

我的大脑在逐渐清醒,从迷离状态下渐渐抽离出来,我慢慢地开始意识到,我身边这些人的对话和我现在的状况毫无关系。

我应该没有在医院。

我开始慢慢回忆之前的事,逐渐找到了断点——眼前的那道白光和白光中飞来的一堆汽车。

“哎呀……”这是我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或者叫发出的第一声。

“醒了。”

“怎么办?”

“粘住。”

“现在?”

“那怎么办?直接抹了?”

“别瞎说,注意你的身份。”

“万不得已,可以抹了呀!”

“现在不至于。”

我当时的想法是,我应该是被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黑社会团伙绑架了。我听到的是黑话,应该是在讨论我的生死。

我开始着急,身体复苏的速度急剧加快,我挣扎着全身的力气喊:“我……我家,没钱。”

喊完了想起身,却感觉动弹不得。刚才并没有觉得被绑住,但现在就是动弹不得。

一个男人粗声粗气地喝止我:“别说话。”

我真的不敢说话了,我知道这种情况,听话才有可能走下一步。

我的视力其实已经恢复了,但眼前的影像组织起了信息,是现在刚刚发生的事。

我看见屋子里有五个人,四男一女。

我看见屋子显得非常整洁

我看见很多没见过的仪器在我身体周围。

我觉得这明明就是医院,但眼前这五个人也没穿白大褂。

想问不敢问。

喝止我的男人很魁梧,浑身的肌肉显得都有些夸张。肌肉男看着我,眼睛里的目光有些厌恶。可能我睡着的时候,又话多了。

四男一女,我肯定会自然地先关注女性。这个女的大概三十岁左右,不是美女,同样不是美女,但他比我的王优优耐看得多。尤其是那双眼睛,里面有太多未知,想让人探索。配上她一身白色套装,很是潇洒。

远离我床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白发老头,很慈祥的样子,双手握着一个木制的手杖,支在地面上,仿佛全身的重量全都凝聚在手杖上。他目光的位置是我这里,但我又觉得他没在看我。

屋子里唯一动着的是一个眼镜男,来回踱步,但步频不快,像是在散步。

我床边坐着的人,是个大胖子,拿着一个文件夹很认真地翻着资料。

我不清楚刚才的对话都是谁说的什么,我根本不清楚刚才的对话在说什么,我一句话都不敢说,但睁着眼睛,用眼神告诉他们,我肯定老实,我怂着呢。

潇洒女问大胖子:“怎么样?查到什么了?”

大胖子合上文件夹:“完全是个素的,没任何可疑,在‘蘑菇’里面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我判断,完全是误会,阴差阳错的误会。”

潇洒女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问:“你的车哪来的?”

我赶紧和盘托出:“我朋友的,他叫王佳斌,我女朋友好面子,他爸以前有过钱后来犯过事,所以我跟王佳斌借的车,我的车是国产的,王优优说和朋友出去太没面子,我跟王佳斌借,其实我俩关系也一般。他的钱都是开培训班挣的,一个学生一年能挣一两万,他还是主持人,你们晚上看市里的新闻不……”

潇洒女一边飞快地转身,一边狠狠地说:“闭嘴!”

眼镜男停下了脚步:“这也太巧了吧?一样的车、一样没挂牌子,时间地点一致!”

我好像明白了,他们绑错人了。

我赶紧说:“那个……几位大哥……还有大姐,你们这么大阵势,要的人应该不是我,我保证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这个人面盲,认不住人,我摔得迷迷糊糊的。我回去肯定啥也不说,我就当我自己开车睡着了出车祸了行吗?”

肌肉男:“闭嘴!”

潇洒女对肌肉男说:“那另一辆白车你根本没发现?”她很无奈。

肌肉男:“明明封路了,我过去了,那么紧急,旁边还有车起火,谁知道还会出现一辆‘蘑菇’的车,还一模一样,还一样不挂牌子。我知道修世会的人一定马上就到,怎么能想到……”

眼镜男的电话响了,他接起了电话,听了没一会儿就挂了,冲白头发老头说:“局长,‘火炬’证实死亡。”他的话很平静。

我又懵了,“局长”是我接触过的最大一级的官。看这个白头发老头的年龄应该早退休了。而且,难道,我被“局长”绑架了?我的脑子又开始嗡嗡响。

眼镜男平静的话语造成了整个房间里空气的短暂凝固。

眼镜男又对肌肉男说:“是当场死亡,即便你们行动组准确地找到‘火炬’也没用。全身的骨头几乎碎成渣了。应该是精确制导的‘力波武器’。‘罗刹’出手了。”

我真是一句都没听明白,但我听得毛骨悚然。

肌肉男:“我不会逃避我行动错误的责任。但,他们在‘五十年峰会’前十几小时这么干……我认为,这是宣战!”

眼镜男、潇洒女、大胖子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射到肌肉男脸上,又马上去看白胡子老头……就是他们的局长。

王佳斌家里有一只泰迪犬,那是他的“撩妹神器”,每次我和王佳斌在他家喝酒吹牛的时候,那只泰迪犬就会趴在一边,偶尔认真地听我们说一会儿……我现在很了解那只狗的感受,我感觉我现在就是那只狗。

潇洒女开口:“我们必须及时评估这件事的性质和我们的反应策略。雷昇,你应该明白如果你定义为‘宣战’,将意味着什么?”

雷昇,这是这五个人当中我第一个知道名字的人。

雷昇:“我当然知道……暴风部队应该进入战备状态,我相信他们没有松懈。”

潇洒女:“开战不是暴风部队和血刀部队的事情,也不是‘罗刹’和‘天神’的事情,是这个星球的格局再次被洗牌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每次开战会死多少人。”

雷昇:“田晴,我希望你明白,我只是在对局势进行判断,我并没有对局势的发展提出建议。避免开战是‘宇农会’的基本观点之一,这谁都明白。可是,今天,‘五十年峰会’的当天早上,修世会用力波武器——死光,杀死了我们的‘火炬’。这意味着什么?”

潇洒女叫田晴,但我现在无心评价她的名字是否好听。

眼镜男:“这意味着在今晚23点的会议上,我们宇农会无法提供新的‘火炬’人选。根据《柴达木协议》第九条:任何一派无法在‘五十年峰会’上无法提供合适的自然人作为文明进化导向者,将视为自动放弃地球居留权,并在三日内退出太阳系领域。

雷昇:“如果这样,地球就属于修世会了,我们清楚修世会的主义,地球人文明也就结束了。在这样的状态下,开战才有可能保住地球文明,当然会损失巨大,但不至于是灭绝。吴兆先,你的意见呢?”

眼镜男叫吴兆先。我心里突然不紧张了,我猜一只蚂蚁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应该感觉不到紧张。

吴兆先:“宇农会的‘火炬’、修世会的‘皇冠’,其实本身并不具备决定性的能力,因为毕竟是自然人。所谓‘文明进化导向者’,在《柴达木协议》中起到的是一个支点作用。其实,双方都对开战没有必胜的把握。文明进化导向者与其说是谈判的筹码,更不如说是一个‘概念’。利用这个‘概念’,修世会要求大一统的迅速进化,宇农会要求自然进化。在任何一方没有说服另一方的情况下,就必须维持现状……”

田晴:“但任何一方都会都没有完全任由文明进化导向者靠自己去推动世界发展。”

吴兆先:“所以,只要这个概念还存在,两派之间就没有开战的理据,就只能在背后推动而不能直接走上地球文明剧情发展的前台。”

雷昇:“所以啊!现在他们直接用死光清除了我们的‘火炬’,哪怕是精心设计一个自然人之间的意外的环节都省略了。这就是表明他们不想坐上谈判桌,或者在谈判桌上想直接摊牌。他们等不及了。死光,是超越地球文明的技术,他们等不及了,可能‘修罗’也等不及了。”

田晴:“我不相信‘修罗’对‘天神’有必胜的把握,他们的胜负直接就要决定谁在宇宙间消失。如果是‘修罗’对‘天神’宣战的话……”她看了一眼我,“除了这个蘑菇,我们都知道,当他们来到地球的时候的一点点相互的试探,造成了什么后果……所以,我不主张现在提及开战,因为恐怕这是我们都无法承担的责任,结果可能是地球文明从宇宙中彻底抹去。而且,如果‘修罗’真的不顾及后果,干吗不直接对‘天神’宣战,还要让修世会做这个导火索,有必要吗?”

雷昇:“我当然明白开战的后果,但现在还有几个小时,我们怎么上谈判桌?到时候没有‘火炬’,我们会被驱逐出太阳系,修世会的地球文明也就成了‘修罗’的势力范围了……这和地球文明结束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结束了……”

一直在我床边坐着的大胖子突然开口说话了:“如果我们有‘火炬’呢?”

大家都愣住了。

田晴:“怎么可能?”

眼镜男:“‘火炬’的遴选和培养都不是偶然的,而且都是唯一的,为了尽量隐藏我们的存在,已经最大可能地缩小了范围,没有备用人选和备用方案。修世会能够准确清除‘火炬’,说明我们已经‘露底’了,他们知道了‘火炬’的身份,我们没有办法马上找一个‘火炬’今晚到场……”

白头发老头局长终于开口说话了:“肖山,你说下去。”

大胖子肖山开始慢悠悠地说:“宇宙间最基本的定律,偶然性是必然的,必然性是相对的。即便我们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暴露了‘火炬’的身份,然后他们等到了今天早上——‘五十年峰会’开始前十几个小时再刺杀‘火炬’……那也是他们以为他们必然成功了,实际上他们也成功了,但‘未成功’的偶然性,依然存在。”

雷昇:“不明白。”

肖山眯着眼睛,脸上浮现出难以捉摸的笑容:“吴兆先刚才说得好,‘文明进化导向者’只是一个概念,我们用三十多年的时间培养王义承,不是让他成为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本来就存在,我们只是让他成为一个符合这个概念的人物,让他具备这个概念所需要的素养。千百年来,我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我们一直能够做到。但是,所谓‘合适的自然人’是个模糊的定义。如果,我们抛弃了这些要求……就是说,不一定要求‘文明进化导向者’是一个具有地球人类最优良素养的人的话……这个概念仍然存在,只不过顶着这个概念的自然人不一样了,可以是……任何一个人,甚至……”他扭头看向了我,“甚至是这个蘑菇。”

十只眼睛盯向了我,我现在感觉我真的是一颗无辜的蘑菇,本来安静地生长在一根暴露在土地上的树根上,然后,来了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

田晴:“肖山,我觉得你是疯了。”

吴兆先:“但……‘五十年峰会’结束后呢?如果没有谈判结果……你让这块蘑菇去当‘文明进化导向者’?这千百年来,从来没有谈判成功过,这次更不可能了,然后,他就要……我没法想象,”

肖山:“你们有更好的办法确保不开战吗?现在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这个‘蘑菇’去‘五十年峰会’,告诉他们,你们杀错了,你们被我们的烟雾弹蒙蔽了。这才是我们的‘火炬’,我们怕你们这么干,所以这三十多年来,我们一直用假的‘火炬’在迷惑你们,今天保护组保护着的就是我们用三十多年时间制造的烟雾弹。真的‘火炬’在后面自己开车跟着,只是受到了轻伤,你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雷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你这说出来谁信!”

肖山:“是没人信,我知道他们不信,但逻辑是成立的,这种偶然性是必然存在的,他们有什么办法?《柴达木协议》并没有规定‘文明进化导向者’必须是什么样的人吧?除了我们五个,谁还能必然、绝对确定‘火炬’的身份?”

雷昇、田晴、吴兆先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肖山:“这在‘蘑菇’的世界里就叫……”

我已经听得忘记了恐惧,于是犯了话痨的毛病,顺口接话:“耍无赖。”

肖山一扭头,还是难以捉摸地笑着,对我说:“有潜质。”

大家转向白头发老头局长。

田晴:“海峰局长,我猜您有决定了。”

海峰局长站起身,慢慢地走到我的床边,看着我,很慈祥地微笑着说:“我是宇农会中国区58局局长陆海峰。你好,‘火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