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难当

很多人我不知道他们到底真正可不可怜?但我就是愿意心疼他们,就像我家老黄老杨大黄,在外人看来他们小日子过的已然带劲,但看到他们的偷心烦恼困惑,就甚是心疼,变换着方式影响他们,我不是佛圣人不是佛,但很多时候愿意没有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