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又到暗香浮动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摄影、文/空谷孤松

01.

花是大家喜欢的,我也不例外,但要问大家最喜欢什么花,各人的喜好各不相同了,我毫不犹疑的告诉你,我最喜欢腊梅了。

因为喜欢腊梅,所以住所周边的小区、公园里哪里有腊梅我是了然于胸的。打入秋以后,经过路过腊梅树,我都要瞅上一眼,中秋以后,树叶渐渐变黄,枝头的芽苞开始绽了,可是每次看到的好像和昨天的一样,明知道开花还早呢,却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昨夜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本来就寒冷的冬天,又添了几分阴冷,凛冽的寒风夹带着雨丝打在脸上,好像是针扎透骨。一缕暗香袭来,蓦然回首,一树寒梅伸入冻云,伫立在冬雨中,噢,腊梅终于开了。

02.

腊梅也叫蜡梅,因为古时候蜡与腊字是通用的,其次是半透明的腊梅花瓣是蜡黄色,并且具有蜡质感,所以腊梅也叫蜡梅了。有很多人把腊梅看作是梅花的一种,其实,从植物学的分类上来看,腊梅非梅,梅花是蔷薇科,开在早春,有“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之说,而腊梅是腊梅科,开在隆冬季节,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却凋谢了。古人有很多吟咏梅花的诗句,比如:北宋诗人林逋的七律《山园小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清朝诗人顾贞观《浣溪沙·梅》:

物外幽情世外姿,冻云深护最高枝。小楼风月独醒时。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待他移影说相思。

宋代王安石的《梅花》诗: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从以上诗词句中:众芳摇落,冻云深护,凌寒独自开的意境来看,这些诗句吟咏的是腊梅而非春梅,但即使那些作者吟咏的是春梅又何妨?这些诗词用来刻画腊梅的傲霜斗雪的风骨难道不适合吗?

03.

冷雨还在不紧不慢的下,望着雨中的腊梅树叶在寒风里缓缓飘落,缀满枝干的点点寒梅,在灰褐色的树干的映衬之下,如镶嵌在树干上的黄玉,又在灰蒙蒙背景中显得格外的夺目。仔细观赏,食指面大小的花朵,有的挤挤挨挨的,像幼稚园里的孩子并不整齐的列队排列在枝干上,有的像被欺负的孩子,单朵在偷偷的开放,还有的并蒂腊梅,像一对恋人深情相拥,在风雨中不离不弃苦苦相守。在冷雨的浸染下,本来就半透明状的花瓣更显得晶莹剔透,好担心被这雨丝划破。素心花蕊被花瓣围绕包裹着,犹如襁褓中的婴儿躺在母亲的怀抱里撒欢。她们张口朝下,俯瞰大地,栉寒风沐冷雨,雨滴顺着花瓣一滴滴的缓缓滑落,难道这是天使的泪珠儿?

04.

腊梅开在冬天凋谢在春天,我想,不知她是否懂得冬天的冷酷?她不与春花争艳,不与夏荷比美,也不与秋叶共舞,她也许只为了冬的寂静,她不需要绿叶扶持,赤裸着冰肌玉骨,接受风霜雨雪的拷问。

冷,是我的选择,霜雪是我的伴侣,我远离繁花的喧嚣,甘愿享受冷峻寂静的冬天,我只在冬季里欢歌。我好像在风雨中听到了她的如此回答。

可不是吗?腊梅形状似磬,不像牡丹芍药梅花等花的花瓣向外伸展,腊梅内敛不张扬;腊梅瘦小但坚强,一朵花的花期要有一个多月,整个花期要有二个多月;腊梅的色单一,朴实无华,不媚不妖;腊梅性耐寒,不争春色凌寒独自开。够了,还需要用其他的语言来赞美她吗?

05.

阵阵幽香,淡雅清冽,馨香沁入肺腑,是她又把我的目光牵引,看着雨滴浸润了她的衣衫,犹如瑶池里的出浴仙姝,一抹沄黄晶莹剔透,我不忍直视,犹怕玷污了她的洁净,惊扰了她圣洁的灵魂。

腊梅,她以她的冰肌玉骨的质地和超凡脱俗的品格而傲世独立,正是那寒冬赋予了她的傲骨本色,也是这冻雨更显她的绰约风姿。

站在冷雨中的腊梅树下的我,相比之下,我就是一个俗物了。再见!雨中腊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