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六十五章 苦尽不知甘来否

字数 2483阅读 871
第六十五章

文/唐妈

黎丘的目光有些迷茫,是那天跟自己说了好多奇怪的事情的男人,他说他叫清远,自己这么多年在等着他。黎丘跨过躺在地上呻吟的残兵败将,走向了清远。

“清远?”

“是我。”

“你要带我回家?”

“对,我带你回家,回三秋岛的清丘居。”

“哦,可是我还是没有想起你来。”

“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清远从怀中掏出了那颗珠子,递到了黎丘面前:“这是你的记忆。”

黎丘伸手接过了珠子,有点疑惑地看着。记忆?珠子?

这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本来平淡无奇的珠子发出了淡淡的光晕,不同于在天道中的金光,是淡淡的白光,黎丘觉得珠子暖暖的,十分亲切。那珠子上的光芒越来越亮,将阴暗的轮回台照得一片光明,众人纷纷都看了过来,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被歌扇制住的唐闺臣却是脸色大变,剧烈地开始挣扎:“大胆!竟敢私盗天境石!清远上仙,你不怕天帝降罪吗?”

清远看向了嘶吼着的唐闺臣,眼神凌厉:“降罪?我倒是想知道你所犯之罪怎么算!”

唐闺臣被清远凌厉的眼神刺的浑身冰冷,都忘记了挣扎。

再看黎丘那边,那珠子已然看不到了,黎丘的身影也隐没在了那片白光之中,若隐若现。直到过了有半个时辰,那光才黯淡了下来。

黎丘感觉有无数影像盘旋在自己脑海里,杂乱无章,左冲右突。乱七八糟的声音如同潮水般用了上来,他听不清那些声音说的是什么,无数的人影在他面前闪现,他呻吟了一声,跪在了地上,痛苦的捂住了耳朵:“啊,别吵了别吵了!”

清远没想到黎丘反应会这么大,紧张地去扶黎丘:“黎丘,黎丘,你怎么了?”

黎丘满头都是冷汗,抓着清远胳膊的手都在抖。他费劲地抬起头看着清远:“师父,回家……”眼前一黑,晕倒在了清远怀里。

清远把人从地上抱起来,皱着眉看向了众人。

除了韩起伤重昏迷,其他人都没事。他朝列位点了点头:“多谢诸位相助。我想咱们还是暂时离开这里的好。百花仙子既然无大碍,就跟我走一趟吧,我还有很多事要问你。”

蒙毅拦在歌扇面前,皱眉道:“伤了这么多人,现在又将百花仙子掳去,天帝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要想清楚,迈出去这一步,你就是公然与仙界为敌。”

歌扇挑了挑眉:“这些年天帝朝洛的动作你也看到了,六界不稳,仙魔大战在所难免。走吧。”

白诺扶着昏迷的韩起,环视了众人一遭:“先离开这里再说。”

几人从进来的路又退了出去,待到外面,已是天光大亮。一行人疾行了半日,在一座山头处停了下来。

黎丘和韩起都没有醒,清远让黎丘靠着一棵大树,起身望着东方沉默不语。

白诺安顿好了韩起走到了清远身边:“你就是清远?言儿的师父?”

“是。”

“当年,抱歉。”

“不碍事。”

白诺忽然严肃了起来:“你会对黎丘好吗?”

清远转身看着白诺,与他对视着:“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白诺眉目柔和了起来,笑了:“那我就放心了。你那三秋岛怕是回不去了,我有个去处,鲜有人知,你且带着言儿暂避那里,再从长计议。”

清远刚刚也正在想这个问题,听白诺这么讲,沉吟了片刻拱手道:“有劳了。”

白诺点了点头,走开了。

休息了小半个时辰,众人再次启程。

这次一直行到深夜,最前面的白诺才停了下来。他抱着韩起,转身对歌扇说:“我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个地方,这个女人你想个办法让她别记得进去的路。”

唐闺臣被人挟持着行了一日,又困又气又累又惊,她堂堂百花仙子何时受过这样的苦和侮辱?这会儿听了白诺的话立刻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正欲出声,歌扇已经不客气的捏住了她的后颈,唐闺臣后颈疼了一下,软软地晕了过去。

白诺看了歌扇一眼,皱了皱眉:“你可真不知道怜香惜玉。”

歌扇嗤笑一声,摸了摸墨谷的脸:“怜香惜玉做什么?嗯?”

墨谷闹了个大红脸,把唐闺臣夹在腋下追着白诺往里去了。

白诺带着众人来的正是自己一直住着的冰洞。其实此处颇大,也不是只有冰洞那一处,白诺无意让外人知道林宗的存在,分别将大家安置在了离冰洞较远的房间里。待都安顿好了,一行几人才终于喘了口气,纷纷回房休息去了。

韩起伤重,白诺将人带到了冰洞疗伤,清远则守着还未醒的黎丘。

山洞外面有结界,完全与外界隔绝,十分安静。清远痴痴地看着昏睡的黎丘,心中却十分忐忑。他不知道黎丘能记起多少,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黎丘的身体。他叹了口气,将外袍脱去,翻身上了床,将黎丘揽进自己怀里,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黎丘做了个梦,特别长的梦。他梦到自己在一片桃花林中一直走啊走啊,似乎在寻找什么,可是那林子好大,也不知走了多久,饥肠辘辘,却还是没找到心中想找的那样东西。他疲惫地靠在一棵大树之上,抬头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自己到底在找什么呢?

“你在找心。”忽然一个声音在黎丘耳边说。

黎丘吓了一跳,跳起来四处张望着:“谁?谁在那里?”

“你不用找了,我就是你。我在你心里。”

黎丘按了按自己胸口,问道:“你说我在找心?”

“对。”

“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吗?”

“快了……”那个声音忽然消失了,另外一个声音却传进了黎丘的耳朵里,是水声。

黎丘屏息听了一会儿,确定了方向就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没有星星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了一轮满月,黎丘面前的湖面在月光下显得十分幽静。黎丘呆呆地看着水里那个人的背影,忘记了呼吸。

那个人的背影好熟悉,这个场景也好熟悉。

“你还记得当年桃花幻境吗?一切都是天定的,都已经注定好了。”那个消失的声音忽然又出现了。

“你说什么?”黎丘轻声问道。

水里那人却被黎丘惊动了,缓缓转过了身,看到黎丘后慢慢向岸边走了过来:“黎丘,你来了。”

“师父?”黎丘看着趟着水走向自己的清远,心道,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心啊。他忽然记起了好多事情,踉跄着冲进了水里,向清远走去:“师父,师父……”

忽然,一张脸出现在了清远脑后,那人狞笑着将一柄利剑插入了清远胸口,鲜血瞬间就染红了水面。黎丘瞪大了眼睛,痛苦地喊出声:“不要!”

清远是被黎丘吵醒的。怀里的黎丘睡的很不安稳,嘴里一直喊着“不要”,眼角竟然有泪。清远拍了拍黎丘的脸:“黎丘,醒醒。醒醒。”

黎丘猛地睁开了眼睛,目光有一瞬间的迷茫,双眼没有焦距地盯着清远,好一会儿才眨了一下眼睛,猛地把人抱住了:“师父,师父,我梦到你死了,死了。”

清远愣了一下,一颗心终于落了地。他把人紧紧拥紧怀里,轻轻地拍着黎丘的背:“没事了啊,没事了,都过去了。师父在,一直都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