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创意,如何才能写成小说

0.006字数 1466阅读 371

前些日子在知乎回答了一个问题:

写小说的时候,你的脑海中是会出现画面还是直接想把文字表达出来?

当时顺手写了几句,后来想起在这边也曾经写过类似的文章,于是顺便抛砖,聊表引玉。

当你想写小说的时候。

其实最开始出现在脑海里的,可能只是一句话、几句对白、一个人物形象、一个场景。

这时候,我会把这种一闪而过的信息先记录下来。

一句话

#############

没听过天大的漏洞 重大的失误吗?这锅是你们的,就得背!

我腹中无人,但我心中有人啊!

这世上没有什么岁月静好,要么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要么是你选择掩耳盗铃。

如果铁锤不足以证实推理?那我坐等着看你人头落地说声服气!

对白

#############

——医生,我身体还好吗?

——小伙子,你身体不错啊、心肝脾肺肾全都有毛病

场景

#############

“现在你是世界第一爱我的人了!”她扑在我怀里哭着说出这句话,每个音都拉得很长,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在上海一个摩天轮的最高层,我告诉她:“我是世界上第一爱你的人。”

她先是哈哈大笑,笑完后义正言辞地告诉我:“得了吧,还有我爸我妈爱我呢,就你这样的,只能排到第三!”她说完之后立刻掏出手机,把我的备注改成了世界第三。

现在她告诉我终于升级到世界第一爱她的人了,我却觉得,这个称呼变得沉甸甸的,压得我有些难受,甚至和她一样想哭。

人物形象

#############

男人穿着破旧军大衣,袖筒边缘蹭满了黑色的机油。毛衫下面鼓出一团,那是他贴身戴着的一块三界牌——油光发亮,纹路自然,比牛骨和鹿骨更加细腻,见过的人都称赞不已。

有好事的人问他这是什么材质的。

男人咧开嘴,一条从眼角延伸到下巴的刀疤格外狰狞,舌头在烟熏的大黄牙上舔一圈,把中午吃的菜梗从牙缝剔出,“呸”地一口吐到地上,用鞋尖碾进土里,才缓慢开口:“我儿子!”


这些可能下一秒就能用得上,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上。但是并不妨碍我记录它们。

然后在我想写一篇小说的时候,再回到这些记录中翻看,也许某一处恰好触动,恰好有那么一个故事思路,就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蹦出来。在你眼前,让你一把抓住。

可能是一个男人复仇的故事,可能是一个老套的言情故事,也可能是一个现实故事。

总之,有很多素材可以选择,有一些语句能够让人觉得眼前一亮,而它恰好契合剧情,那么就是这样子。

比如在我最初构思的时候。

男人只是一个曾经混社会的OG。

打打杀杀,花天酒地,动刀子抢地盘是生活。

但是他老了……抽烟黄了牙,喝酒伤了肝,做手术导致右腹每到阴雨天都会作痛,脸上还有因为舞女打架留的刀疤,拿不动也打不动了,脱掉了风衣,换上棉褂子,在街口撑起一个修车摊,这也是生活。

他妻子——也就是那个为之打架的舞女难产逝去,孩子也没能熬过十二,蹦跳着在路口,就被一辆丰田霸道撞飞了。

当然,也可以换一个剧情。

那个孩子长大了,去了医院,做体检却遇到一个俏皮的医生?

或者

在公园,摩天轮下和自己深爱的姑娘说着情话?

总之,故事开始慢慢清晰,人物在一个世界背景下建立后,会像蜘蛛网一般延伸社会关系

他的爱人、亲人、仇人、朋友、老板、手下……

他的脏话,他的拳脚,从骨子里带出的那种狠劲,不向生活低头的倔强,慢慢影响着身边的人,影响着故事的走向,就像一个迷宫。

我在入口放了一个饱经风霜的男人,他背负着一个复仇的目标:比如为自己枉死的孩子。

这时,迷宫的终点出现一副画面:他一拳砸碎了三界牌,白森森的骨粉飘散,落在整片森林,宁静无双。

而我要做的,只是让这个男人,用他一直以来的方式向终点走去。

可能会摔跤,可能会因为天气腹痛,可能还会被藏在暗处的人攻击,但是他必须走下去,用合理的方式走到终点。

短篇的迷宫很小,长篇的迷宫很大,但是当那个男人历经万难,亲手击碎那块三界牌时,故事便会落下帷幕。

小说,也就写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