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就是一场最大的骗局,我们要过一种不急的人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司马曾写过许多关于时光之类的诗文,司马反复写,欲以此警醒自己要珍惜时光,就差没拿时光当鞭子每日狠抽自己。

这不,就刚刚在三小时前,司马灵光一闪,五分钟内写了首叫《时光》的小诗。

写得好不好呢?司马发表后再仔细回头读这小诗,两个字评价:So So.

急急忙忙在五分钟内写出的东西,要想好到哪儿去,鬼都不信。昨天读了诺亚.卢克曼的书,他提到有诗人三年就写一首诗,字字推敲,句句斟酌。

司马写了歪诗,心情不太美丽,却突然灵光乍现,妈的,时间莫不是场骗局?

古今中外,数不尽的文人墨客,英雄豪杰写了浩如烟海的关于劝人珍惜时间的文章,将这些文章的书页一页页排列开来,搞不好要绕地球一周。

孔圣人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

汉乐府有云: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西晋陶侃常与人云:大禹圣人,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

岳武穆仰天长啸: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保尔.柯察金说:人,应当赶快生活。

还有大家常说的: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

。。。。。。。。

一句比一句令人骇然,让人血脉贲张。

司马若再继续举例下去,可能会写得简书的存储器都不够容量。

司马每读到这些句子,总是心惊胆战,惶惶然不知所措,生怕自己就做了那种浪费生命的人。

于是,司马心里总是急,做什么都急,火急火燎的。能2秒干成的事绝不用3秒。

司马走路的步伐越来越快,五年前还是一分钟60步,三年前100步,现在一分钟140步。

同事老问我,司马,你为什么总是在跑?

司马苦笑说,非也,司马只是快走而已。

司马之前学吉他,给自己下死命令限定一个星期学会弹基本音符。结果,手指死了一层皮,还是未能学会基本音符。

司马学写诗,给自己限定五分钟必须写完一首。结果,每每写出来的诗句总是无病呻吟。

司马还学鬼步舞,给自己限定两天内学会基本步法。结果脚练肿了也没能掌握基本步法。

司马也曾学日语,给自己限定3个月内学会基本会话。结果,三个月过去了,司马连五十音图都没能掌握住。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这些话像是紧箍咒死死地扣在司马的头上,逼迫着司马做什么事都火急火燎,恨不得一秒钟掰成两半来使。

然并卵,司马越是着急,越是想做成某事,却越是做啥啥不成,越是做不成就越着急,如此恶性循环。

于是乎,长期下来,司马失眠了,整夜整夜辗转反侧。

司马某日看了某抑郁症患者对自己的描述,再看看镜中自己仿佛烧焦的面孔,立马自我诊断,司马可能抑郁了。

抑郁,这还了得?司马宁愿醉生梦死,也不愿成为抑郁的人。

既然做啥啥不成,那好,老子干脆啥也不做了,每天混日子。

混着混着,混到无聊透顶,竟无意间看到了天涯上某友写的一篇关于解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文章。

他说,心经就是讲空,时间是空,空间也是空。

时间是空?全世界不都说时间就是金钱么?

司马对“空”这个佛学概念表现出了极大兴趣。司马读了大量相关的写“空”的文章,竟发现,偌大的佛学理论宝库里,最基本也最重要的理论就是“空”,缘起性空。

时间是不存在,空间也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人的幻觉罢了。

司马一直在脑海里解读“空”的概念,慢慢地,脚步自然而然地就放慢了,从140步每分钟放慢到100步,再到60步。

司马变回了从前的司马,司马的脑子里就剩一个字:空。

渐渐地,司马的失眠症好了,每天睡到自然醒。

字司马的失眠症好了之后,司马开始继续认真思考“空”的含义。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五受想行识,五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这段心经中最经典的话,是对“空”最好的解读,这段文字同时还能让你体会到心经独有的文学美感。

《金刚经》里也对“空”的经典描述: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司马开始学会放慢自己的呼吸,放慢一切事情的节奏。

然后,奇迹出现了。

司马竟然很快学会了吉他,学会了鬼步舞,学会了日语基本会话。至于写诗,司马在诸位大神面前,万不敢说学会了,但至少知道如何诗意地去表达自己想说的东西。

很奇怪,就是当你放空一切,你不怎么想成功时,成功却来得很快;当你火急火燎地追逐成功时,成功却总躲着你。

这好比这么一个场景:你在京东上了买了一件款式和花色都极其喜欢的连衣裙,你开始无时不刻地盯着手机上的物流进度。第一天没到,你心里就无名火起;第二天没到,你就要开始骂娘了;第三天没到,你可能就会投诉店家。而若当你下单后,不去关注这个事,你去处理自己手头工作去了。然后,就在某天,你突然接到快递员的电话,说你的快递到了。你此时一愣,噫?怎么会这么快呢?

时间只是一种感觉而已,是相对的。你高兴时,时间很快;你痛苦时,时间很慢。你在电影院和女朋友看电影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你在工地上搬砖的时候时间就过得很慢。

一样的道理,你越想得到的东西,它越是不来;你越想回避的,他却随时出现在你的世界。

于是乎,佛说,你不要起心动念,保持平常心就好。这个观点与孔子的中庸思想如出一辙。道家也讲“开口神气散,意动火工寒”。我读过儒道佛的一些书籍后,发觉这三家理论在许多地方竟然有相通的地方。我喜欢《遥远的救世主》里的一句话: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我开始反思自己,过去那么急,反而适得其反,做啥啥不成。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一个人很着急的时候,做事的质量反而下降,就是常说的欲速则不达。随便完成一件事简单,但完美地做一件事则难。而成功就是要求完美,完美需要时间,需要一种不急的,恬淡的心境。

佛学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它意在治心,当你心空了,反而什么都能装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