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罕您,却无法继续」

母亲种植的栀子花

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当我再也看不见、摸不着、喊不出您的时候,原有的相依为命已不在当下,原有的亲爱有加已不在眼前,原有的相濡以沫已成过往,我,彻底的否定了永远的概念。哪有什么永远啊?哪有什么来世?今生再无缘结,来世何来再相聚?


自难忘,不思量,生死两茫茫

    春来无声,花开无语,秋去无言,落英满地。开启的以及继续的、继续的以及终结的,都在看似平常的日子里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我,不愿踏进您住的小屋,那曾也是我最温馨的居所啊;我,不愿触摸您曾用过的家什衣物,那曾也是我心怡淡泊的象征;我,不愿看到您亲手种植的桅子花正洁白如玉般地次弟开放,那曾也是我致力于的理想与希望啊……而如今,小屋、家什、花……随着您的离去,它们统统没收了我的拥有,让现实变成了回忆,让痛苦替代了幸福,让泪水更换了喜悦。

    我不愿回忆,您曾说过:“住的地方一定要洁雅清爽啊,用的东西一定要清纯朴素啊,做人要像桅子一样香了自己也要去香别人啊”……而每每想起或触及,我虽身处现世,却如梦里一般。除了您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占据我心头,我却再也握不到您的手。

      我不愿看到栀子花开,不愿触摸您用过的家什衣物,不愿再踏进您住进的小屋,不愿接受现实变成往昔……一切与您捆绑的所有感恩与敬意,一切与您有关的灵犀相通与惺惺相惜,一切与您有关的光阴穿棱与岁月哺育与赡养,都已经画上了句号,都已经终结给了撕心裂肺,让我知道:我再也看不见、摸不着、喊不出您!


与母亲合种的桅子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

我还在养着的桅子

流走的是时间,流逝的是岁月,苍生恩赐于我感恩戴德生活的同时,亦把生死离别的疼痛随手相送了。您不在了,我的余生也只剩下归途。挥不去的是那一幕幕相知相悉、抹不掉的是那患难与共、舍不去的是那荣辱与共在一起的平凡深情……


      这一生,我稀罕您,苍天却剥夺了我继续爱您的权利。往后余生,我一个人在走……

    “往事不可追,来者不可期,一切随缘努力……”母亲,您临终前的嘱咐,孩儿定不敢忘记!!只是,多了些许的孤寂。                  一一一爱女:梅儿(乳名)

            涕泪于母亲谢世1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