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隐于风月

  虽然冷凝玉身受重伤,但是一番手忙脚乱之后,总算是生起了一堆火。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支架,将隆禧所谓“捡来的”起码还八成新的锅坐在了火上,由于这个地方取水还算方便,总算烧出了一些热水。冷凝玉撕下一些纱布放进锅中清煮。隆禧在一旁心无旁骛的处理那只兔子,冷凝玉盯了他半天,最终无可奈何的说:“你出去吃吧。”

  隆禧一愣,忙指着她说:“给你……”冷凝玉扶着额头继续说道:“我想清洗下伤口。”隆禧点点头,然后继续低头处理那只兔子,冷凝玉忍无可忍,喊到:“出去!”隆禧又愣了愣,突然作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拎着兔子出去了。

  冷凝玉见他出去了,慢慢的褪去破掉的外衣,把隆禧给她绑好的布拆了下来,伤口十分恐怖,被烧焦的肉已经腐烂,散发出难闻的腐臭味,冷凝玉厌恶的转过头,轻轻的叹了口气,捞出热水中的纱布撕下一块拿在右手,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轻轻的擦了下去,一阵尖锐的刺痛从肩膀传来,冷凝玉轻轻咬着嘴唇,狠下心来继续擦,大概费了一刻钟的功夫,终于将伤口清洗干净。她拿出雄黄酒,倒在一个碗里,点上火,重新拿起一块湿的纱布,快速的在酒里沾了一下,又轻轻的敷在伤口上,强烈的疼痛感使她痛苦的蜷缩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终于习惯了这种疼痛感,觉得有些麻酥酥的。她庆幸感觉到剧痛,这说明起码她的胳膊还没废。消过毒后,她从包中掏出了平常用的匕首,先在热水中煮了一下,然后捞出来在火上烤了烤,然后贴在伤口上准备将腐肉割下来,她的手微微的发抖,肩膀由于本能微微后缩,犹豫了片刻,她终于一狠心,一刀割了下去。强烈的剧痛使她忍不住“啊!”的惨叫了一声,手中的刀也“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门外的隆禧听到动静,一瞬间便闪了进来,冷凝玉见他进来匆忙抓起衣服,却又碰到伤口,一时间手忙脚乱, 不知如何是好,羞得满脸通红,却又由于疼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隆禧背对着光静静的站着,由于洞里光线有限,冷凝玉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她又想,隆禧是只僵尸,应该做不出什么表情,她尴尬的将衣服挡在身前,喘了几口气,说道:“我没关系,我自己可以……你先出去吧。”隆禧没有动,仍然直勾勾的看着冷凝玉的肩膀,由于割掉一块儿腐肉,鲜红的血顺着冷凝玉的胳膊流到地上,和尘土混在一起,显得格外艳丽。冷凝玉咳了一声,继续说道:“这伤口其实不打紧,我只是……”话还没说完,她突然觉得周身一冷,脸贴在一个冰凉的物体上,只见隆禧用手轻轻的按在冷凝玉的后脑勺,将她的脸埋在自己的怀中,由于他膝盖僵硬无法弯曲,身体直直的弯了下去,明明是一个缠绵的拥抱,却看着十分滑稽,但冷凝玉并没有觉得好笑,她的一颗心就像破土而出的春芽,虽然坚韧却也变得柔软无比。良久,仍然是冷凝玉打破了安静,说道:“你不必这样,我没事。”

  “闭嘴!”隆禧似乎有些生气,硬生生的憋出了两个字。

  “你……”冷凝玉话音未落,就感觉自己凌空而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隆禧放在了石床上。他将刀拿起来仍旧烤了烤,他将手放在冷凝玉的伤口上,冷冷的尸气让冷凝玉有一瞬间的麻痹,等她感觉到一丝疼痛,她胳膊上的腐肉已经被隆禧手起刀落利索的割了下来。冷凝玉忙将伤药撒上,用纱布按住伤口,隆禧用布条将纱布固定,而后,他拿起冷凝玉的外衣,披到她的肩膀上,静静的看着她,也不说话,冷凝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可恶!”良久,隆禧突然说了一句,似是抱怨冷凝玉,又像是在生自己的气。冷凝玉疑惑的看着他,隆禧似乎很想说什么,但是由于他无法说出口,显得非常烦躁,冷凝玉见他这样的神情,轻轻的笑了一声:“隆禧,这伤不算什么的,顶多,以后留下伤疤,你不要太担心。”

  隆禧重重的叹了口气,将手放在冷凝玉额头上,用神识对冷凝玉说:“我为什么不是个人类,我第一次强烈渴望自己变成人类,这样我起码可以照顾你。”

  冷凝玉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明亮的神采,嘴角慢慢的勾起一个甜蜜的弧度。她的眼神如同轻纱一般缠绕着隆禧,显得娇艳妩媚,良久,她说道:“你这样,很好。”

  隆禧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转过头去,仍然和那只兔子较劲。

  冷凝玉看他不说话,“噗嗤”一声笑道:“还是烦请你出去吧,我再检查一下其他伤口。”隆禧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直直走了出去。

  大约花费了半天时间,冷凝玉终于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除了肩膀伤重一些,别的地方都是轻伤,右腿也没有骨折,只是被砸到,难免要休息几天。由于清洗了伤口,冷凝玉觉得身体清爽了一些,精神也不由得好了,这才觉得饥肠辘辘,腹中空空,正想着饿,隆禧拎着兔子进来了,只见那只兔子已经处理的很干净,冷凝玉笑道:“喂,没想到你一个王爷还会做这个?”隆禧没有回话,他将冷凝玉清洗过伤口的水倒掉,换上新的水回来,看了兔子半天,终究还是说了句:“不会。”冷凝玉哈哈哈一笑,说道:“我们又没有菜刀,不如烤吧。”

  这一病一尸手忙脚乱的将兔子架在火上,日已偏西,烤出来的油掉进火里,发出“滋滋”的声音,两个人都不说话,显得安静又暧昧。隆禧站在洞口,提防着入侵的野兽,冷凝玉安心的坐在火堆旁边,满洞飘香。

  外面夕阳正好,昏黄的光线斜斜的铺洒在洞口,就像铺了一地的黄金,却又显得格外的古朴。冷凝玉望着洞口,突然说:“隆禧,我想看看夕阳。”

  隆禧将冷凝玉搀扶到洞口,她找了块石头坐下,这是她没有来过的地方,洞口前面是一大片的草地,草地中星星点点,开遍了淡紫色和明黄色的小花,再往前是一个悬崖,隐隐约约听见有流水的声音,而山洞的背后是一个山头,太阳在对面的山头露着半张脸,山头周围的云朵有青白和血红的光彩,看起来绚烂夺目,微风掠过草地,撩起了冷凝玉的长发,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抬起手将头发撩到耳后,偏过头望着隆禧,说道:“你还挺会选地方,这里的风景真漂亮。”

  隆禧看着冷凝玉,夕阳打在她的脸上,勾勒出金黄的线条,风轻轻的吹动她的长发,显得格外的娇俏妩媚,他似乎也是含了一丝笑意,轻轻的说道:“嗯,真漂亮。”

  冷凝玉眼睛看着远方,说道:“我小时候常常读王维的诗,他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约莫就是这个样子吧,他寻山访道,又爱归隐山水。我有时候就在想,归隐山水中又什么好的,我从小长在山上,真是又孤单又无聊。”她似乎是笑了一声,又继续说:“可是现在,我觉得这样很好。”

  尘世多烦扰,不如归隐山水中。

上一章:而后重生

下一章:夏梦渐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