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伦敦人竟然把周末逛博物馆也能玩成信仰?

96
黑岛上的猫客
2017.09.15 17:53* 字数 2389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

一提到英国,尤其是伦敦,在我脑海里总会浮现出这样的画面,身着笔挺西装、严肃冷峻的绅士与打扮得体、优雅端庄的淑女徜徉在浓雾弥漫的城市街道上,正宗伦敦腔的英文在他们偶尔的交谈中听得是那样的动人与熟悉。只是,这些画面在我一下飞机的瞬间就被无情地秒杀了。

伦敦的浓雾早已散去,空气中不时飘来的是中东或印巴特色小吃的味道。走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里,放眼望去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各种肤色的人群、或是包裹着黑纱的女人们等等。就在我好不容易看到一些身着西装的白人,凑近一听竟然也不过是操着浓郁东欧腔英文的外国人。这也难怪,世界在变,伦敦在变,但有一样东西,却始终未曾改变——周末前往博物馆的习惯。

伦敦科学博物馆

对于居住在任何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家庭来说,一家人要如何共渡周末,的确是一个充满各国特色,且多姿多彩的话题。比方说,拥有传统宗教信仰的家庭们,会花上半天时间在教堂里或清真寺里做做礼拜, 而另外一些现代家庭,则会开启“一体化”的双休模式——选择在自己常去的购物中心里面吃吃、喝喝、逛逛、买买。毕竟,在那些购物中心里,几乎可以满足一家人的所有愿望。这或许正是许多城市人的本质追求——效率。

不过,每逢周末,在伦敦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与科学博物馆的门前,总也是聚集了大大小小的不少家庭。在这些家庭里,有的是一家三口,也有的是三代同堂。然而,对于这些家庭的全体出动,往往并非是由什么组织刻意带队前来的集体参观。此外,那里也更没有什么偶像明星,在博物馆门前吸引着这些家庭的前往。对于这样一个完全出于自发的家庭周末逛博物馆的行为,我感到无比好奇。

现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任何资讯都能够通过上网查找得到的年代,可为什么偏偏就有人,而且还要是在周末的时候,愿意浪费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前往博物馆去探索自然、历史与科学?而当我进入这些人群仔细观察了一番后,却发现这些聚集在博物馆门前的人们,正是那些几乎消失在伦敦大街小巷的英国本地原住民们,更确切地说,是英国白人。当然,他们其中也穿插着一些华人家庭的父母带着自己的小孩。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馆内

而至于说其他少数族裔,例如是来自印度、巴基斯坦等地区的人们,似乎在博物馆门前就消失不见了。乍听之下,我这实在是带有种族偏见的一个观察结论。但说实话,倘若在博物馆门前,进行一次周末种族分布的问卷调查的话,我敢保证在那些访客中,来自印度或巴基斯坦等地区少数族裔的比例定是偏少。但这却引起我更大的好奇,为什么大周末的,竟然会有那么多英国本地人或是华人家庭去博物馆参观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周末博物馆门前的种族比例,或许才算是真正反映了英国当今种族比例的架构。而至于说,我此前提到的伦敦大街小巷中的景象,那或许不过是属于伦敦特有的社会现象罢了。因为,早在几年前,那些居住在伦敦的少数族裔,尤其是印巴人群,其人口总数早已达到了几乎是伦敦人口总数的一半。

回到周末逛博物馆的现象,我猜想它之所以存在,或许有这样的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来自每个人心中价值观的取舍。对于平日辛勤工作或学习的人们来说,周末则是自己放松与充电的最好时间。只是,人们选择用怎样的方式去放松与充电,那则是全凭个人喜好了。就比如说,我在大街小巷里遇到的那些个外国人,他们可能正因为平日里做了许多烧脑耗神费体力的工作,所以需要周末的好好休息。而至于说,各种餐饮业或零售业,其最为红火的黄金时段也莫过于是周末。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那些人没有闲情逸致选择在周末时分,逛什么博物馆。

只是,当不少人误以为,前往周末博物馆的家庭,应该都是来自非富即贵的有钱有闲的家庭的话,兴许又未免有些夸张。毕竟,当我放眼望去,他们不过是衣着极为普通,还自备干粮、饮品的一个个家庭而已。那幅景象简直让我穿越回自己小时候那些个春游或秋游的时光。

不过既然在这里提到了收入,那就不得不说说在大部分经济条件属于中产或以上的印巴籍家庭,他们的周末逛博物馆的想法。对于他们的大部分人来说,周末去逛博物馆实在是个既浪费时间,又毫无意义的事情。我之前也曾说过,当今世界是一个资讯极为发达,搜索知识也极为方便的现代社会,所以这对于那些印巴籍家庭来说,博物馆里的各种陈列,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早已过时。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馆内

此外,在那些家庭看来,到访博物馆的目的,或许不过是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中的几张自拍而已。因此,他们认为,博物馆这种地方参观一次就好了。毕竟,如果周末时分,他们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能更新的照片仅是那一尘不变的博物馆“到此一游”的话,他们应该会遭到自己身边朋友的各种取笑吧。

只是,当那些人出现这般想法时,却不知道,自己其实是陷入了一个盲点误区。要知道,一个包罗万象的国际化大都市,它不在于利用众多的商业广场或购物中心把人们的衣食住行给紧紧锁住;相反地,它需要利用博物馆,或者是艺术馆等等的地方,给予人们灵魂触动的地方,因为在那里,人们的思维才能得到释放。我相信,绝大多数居住在城市的人们,包括我自己也不例外,很容易会掉入“效率”的陷阱当中,从而变得思维固化。而也正因为此,人们就更需要找到一个能够让自我思维得以自由启迪,让自我灵魂得以任意翱翔的地方。

因此,在周末行程的安排上,我们或许不应该让成本效率与创意激荡互为对立起来。即便,当我们把时间成本放在天秤上时,会出现一家人去购物中心吃喝玩乐的效率,远胜于去博物馆细心体验科学、历史与自然的结果。可是,正如乔布斯在回忆自己的父亲时曾提到的,他父亲无论如何也无非接受,以廉价的木材去做柜子的背面,尽管柜子的背面通常根本没有人会去在乎,但他父亲的那一种坚持,就是一种对于自己信仰与理念的坚持。

周末去逛博物馆,也许会很无聊,甚至很浪费时间,但是生活在伦敦的某些家庭却把它当成了如宗教信仰般的坚持前往着。随着科技日益发达的未来,不知道这样的周末逛博物馆的信仰,是会依然被坚持着,还是会被收入历史中。

对于结局,或许我们无法预知。但这个周末,你我不如约一下,去逛逛博物馆吧?

伦敦科学博物馆馆内
黑岛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