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晨,想一个人

我在76层,她在77

我们常常碰头,故意的

她会跳兔子舞,会扮丑逗人开心

——经常是逗我开心

我那会儿还不太懂得忧愁与焦虑

那会儿一起偷懒,一起笑谈

中午就挤在同一张沙发上


我们与天空之间总是隔着

一片窗帘,黑色还是紫色呢

记忆里的颜色轻而易举地混淆了

我们在傍晚一起坐电梯下一楼

这整栋楼总是香香的,典雅的香


一走出庞大的建筑物就看到了彩虹

我手足无措地许愿,她笑我

她笑我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好爱我

彩虹的爱呵


我们是在五月还是六月呢

无所谓,总归是夏天

夏天总发生好多事

这让我欣慰又疲劳

——当我开始思念时


我们几乎没牵过手,我们几乎总在笑

没完没了的晚霞

没完没了的城市喧闹

我们玩起来如入无人之地

这使我总记不清除她之外的其他人的脸


有时天空下雨,我们就去吃日料

坐很久,至雨停

话题的一半关于动漫

另一半无厘头得羞于写下

这些事都是永恒的

她也是


我们的初识和深交有蜜桃的味道

如今我与她是长大了些

我们的性格渐渐内敛

这使我们拥有的秘密更多,羁绊更深

对他人,我们之间太多的故事

需要太多的夜与酒才足够讲述


为何我在一个个无眠的凌晨想她

或许她常常梦见我吧

我闭眼

看到几座城市以外的星星

星星里有海浪的回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寥寥人烟(个人公众号:寥寥人烟) 这次回老家,目睹了一次惨案,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一对双胞胎姐妹,妹妹毒死...
    寥寥人烟阅读 398评论 0 1
  • 【我和秋叶的相遇】说起我为什么会报名秋叶确实是一个很机缘的因素,之前一直有听说,我们HR老师也有推荐过。说这个团队...
    被迫换名字的Aurora阅读 221评论 0 0
  •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已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缴。两者同出...
    无誨阅读 7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