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里的角落

我像是一只蚕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因为没有人跟我说外面的世界,没有人说可以舒展身躯。

从来都是你应该要念书,应该要吃饭,应该要去玩。小时候你要问我怎么没有叛逆期啊,我想说大概我比较听话,比较体谅爸爸妈妈,所以就这样在狭小的空间里生活了很久很久。

还记得到了高中,心中那股迟来的叛逆油然而生,借由着班主任时常请假,没约束,开始不认真学习了。其实整个高中三年还是蛮开心的,班主任时常请假来谈她的恋爱,高一的时候她和本学校的老师谈恋爱,高二的时候结婚了,高三的时候生孩子了。在我印象里班主任从未管过我们,我们也乐的清闲,学依旧上着,上的好与坏无人问津。那是的课堂没有太多声音,无非是熟睡时的撞击声,还有就是书桌里翻小说的哗哗声,老师随意讲讲,“你们班主任都不管,我还管啥呀”,于是放纵,任由我们海阔天空,处处翱翔。我的书上还是有笔记的,满满当当的,不为啥,只为不让妈妈伤心而已,所以上学也只是为她而已。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做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从未说出来的。

然后高考结束,负了天下人,唯独不负自己,我是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嘛。填志愿的时候拼了命的填到远方,真的不想再受约束,很反感。从小窝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没有自己的想法,只能听天由命。到了合肥念书后,我什么都愿意自己动手,我愿意吃苦,愿意不要脸的去说去完成任务,这些我从未享受过,我也才知道蚕蛹外的世界好向往。

但是这样的日子好短哦,两年后回到了蚕蛹里继续过日子,工作,窝在家里,度日如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妈妈开始着急了,你怎么还不谈啊。有介绍的,于是开始聊聊天,然后每天都会有人来追问你聊了吗,聊什么了,才三四天啊,听说妈妈们要见一面。我的天哪,能不能给我一点空间,一点自由,瞬间反感了,不再热情的聊天,开始敷衍,开始厌恶了。告诉自己越是这样逼我,越是没有好的结果,本来对人家印象挺好,这样一弄,彻底没希望了。我的性格倔,一旦决定的事,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觉得我的叛逆期到了,到的是否有些迟,果然还是翅膀硬了。蚕蛹已经无法在承受了,破壳而出,或许我不是蝴蝶,但是我有翅膀,还请您高抬贵手,让我飞,别试图控制我,拔掉我的翅膀,我真的会以命相搏。

只是想要一个空间,从小到大,挤在一个不大的房子里,我不想我的精神我的思想也要挤在一个不大的空间里,什么事只要听就行。唉!我不知道对与错,不知道前面的路该怎么走,不知道未来我在哪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