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你以沫,相忘苏湖。

世界那么大,不管是爱情还是友情,都得攒多少缘分才能在一起,所以不要轻易放弃对方。

“你好,我喜欢黛玉。”

初见沈莹,是在夏末的苏湖畔,她一身长衣,华丽而温暖的阳光洒在她高高瘦瘦的身上,无限旖旎。

虽然刚进高中的军训把所有人的皮肤都晒黑了一个八度,但是沈莹却是个异类,白皙的皮肤仿佛飘零在空气中的丁香花,让我每次在苏湖畔遇见她时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长此以往,不断的邂逅,让我们有了无比奇妙的默契,终于,她先开了口:“你好,我叫沈莹,喜欢黛玉,我们做个朋友吧!”

我点头,嘴角的笑荡漾开来。

两个人在没有任何铺垫的情节下走到了一起成为好朋友,一定是有原因的,就比如我和她,苏湖边言语不多却早已发现相同的爱好,共同的契合点让两人之间,无需多言便已意会。

从此,食堂里、自习室里、苏湖边,我和她成了很不惹眼但却会发光的两个姑娘。

“我好像喜欢上了隔壁班的男生。”

喜欢黛玉的小莹感情细腻,也多愁善感,偶尔会有流不完的眼泪,我虽也是一个感性动物,但是和她比起来却是一个正宗理科女。

某个午后,我们坐在苏湖畔,静静感受春光旖旎,彼此沉默不语。

突然小莹转过头来,铿锵有力一字一句地说:“我好像喜欢上了隔壁班的一个男生,邹凯鹏。”对上她的目光,晶晶发亮的黑眸子里有幸福和羞涩在流淌。

邹凯鹏,奥赛班的高材生,高高瘦瘦,酷爱篮球,球场上挥汗如雨的他总会经历偶像剧中大波女生围在球场尖叫的情节。他和小莹同县,每逢节假都会和小莹一起坐同一趟绿皮火车去往小莹说过无数次的那个温柔古老的小县城,我猜如果不是因为他,小莹这个诗一样的女孩子应该会在多年后的大学毕业毫不犹豫地回到小县城过自己热爱的慢生活吧。

“他去追梦,那我来追他。”

小莹和邹凯鹏慢慢走近了,成为了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偶尔我远望苏湖对面的那个少年和女孩笔挺的身影,总有一种他们在恋爱的错觉。

一晃两年,高三邹凯鹏即将参加物理竞赛。那段时间的小莹着急得心神不宁,好像邹凯鹏考不上世界就会灭亡一样。爱情果然是很神奇的家伙,任何人遇到了它都不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了。送他每日一句的小纸条成了小莹最心安的慰籍。

可事不如人愿,邹凯鹏还是落榜了。

得知消息的小莹泪水泛滥,这个浑身在颤抖的泪人让我站在一旁手足无措,小黛玉你真傻啊,不还有高考呢吗。

往后的时光仿佛是一团浆糊,在弥漫着属于这个年纪的黏黏汗液味道的潮湿夏日中,所有人都在为着梦想的学校作最后一搏。

填报志愿的那天,小莹说:“邹凯鹏可以上浙大呢!”无比兴奋的话语却无法掩饰其中淡淡的忧伤。

高考失利刚过一本线的她志愿改了又改,换了又换,最后还是把六个全部有着浙江这两个字的不知名的学校理智换成了还算划算的武汉院校。

“与其拿着这个分数去那座城市找他,不如留在武汉,四年之后让自己更好地出现在他面前。既然他要追梦,那我就来追他。”眼神坚定。

我松了一口气。

那时十八岁的我们都还不懂得如何去爱,只是固执地错把怦然心动的喜欢当成了要和他携手白头的永恒。好在小黛玉把这个错误的希冀放在了自己的心间,以至于不再有他的日子里也还是那么勇敢。

“既然已予他以沫而依然未果,那就永忘于那个苏湖吧。”

大学偶尔会收到小莹寄过来的信笺,字数不多却总让人温暖。她说她的园艺专业很不错,每天和一些花花草草做朋友,看着它们凋谢开放,岁岁枯荣。她说那个让她久久无法释怀的少年在大学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那应该会很幸福吧。

“那你呢?还要不要去找他?”

“既然已予他以沫而依然未果,那就永忘于那个苏湖吧。”

隔着这张有些泛黄的信纸,我看到了苏湖畔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的身影映在湖水中起着微微波澜,我看到了男孩眺望向很远很远的目光,我看到了映在男孩身上目光的惊鸿婉转,我看到了湖水中女孩的倒影闪着星星泪光。

我会在慵懒的午后无数次遐想,每个人都是一只来世间炼情的孤狼,它会凶猛会担当会流泪会悲伤,它在亲情爱情友情混作一团的空气中汲取属于自己的营养,然后散发出自己独特的爱的味道。很多人也都说,在爱情面前,我们都是一头理智被侵蚀的猛兽。

我一直那么相信,所有孤独的我们在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后都会变得幸福与满足,所以,放下错的人,放下离开的人,放下再也不能继续陪你走的人,把自己仅有的爱多分一些给身边一直一直陪着你的人,或许,一切的美好就在下一秒。

随缘是最好的生活。

                                                By   风子書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