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未曾拥有,就已经失去

图片来自网络


与君初相识

窗外的法国梧桐叶子已经开始变黄,又是一年秋天到来了。

伴随着清脆的下课铃声,人群涌出教室,乐宁的思绪才回到眼前。

匆匆收起桌子上的课本,乐宁回了宿舍,舍友都不在,乐宁以前很喜欢这样的安静,现在却有些不太适应。

以前下课第一件事就是跟宫鑫聊聊上课遇到的趣事,或者老师讲的有多无聊,或者听宫鑫抱怨食堂的饭太难吃。

可是,自从乐宁上次拒绝了宫鑫要见面的提议后,宫鑫已经有三天没有跟乐宁说话了。

习惯真是个很可怕的东西,习惯了有人每天跟你说晚安,有一天那个人突然消失了,总觉得生活里少了点什么。

乐宁在这个满是法国梧桐的城市里,读大二,在班上做着路人甲,却喜欢写一些伤春悲秋的故事,在文字中寻找一种新的生活,也在文字活出另一个自己。

认识宫鑫是在一个作者群中,乐宁本来一直就是一个潜水党,那天突然冒泡,被别人调侃着爆照。

乐宁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宫鑫替他解围了,还告诉她大家只是闹着玩。

后来乐宁和宫鑫渐渐的熟悉起来,乐宁也在宫鑫的文字中逐渐了解了他。

他写过很多游记,大江南北,塞外风光,都有他的踪迹。

说走就走,洒脱而又随性,偶尔写一些生活文,字里行间也显示着这个人的出类拔萃,有思想,有目标,身上带着一种让人想要仰望的光芒。

犹如故人归

本来以为这样的人,是不太好接近的,这世界上,有才的人大多有些孤傲。没想到宫鑫却是一个很随和的人。

有问题会热心解释,没事闲聊,笑话段子又会信手拈来,比别人又多了几分风趣。

所以,当收到宫鑫的好友申请的时候,乐宁说不出的意外,带着几分惊喜。

宫鑫和乐宁虽然性格不同,但却有很多共同语言,宫鑫喜欢旅游,乐宁喜欢读书,两个人聊起来,总少不了话题。

宫鑫在莫高窟发来一张照片,两个人可以从莫高窟说到道士塔,从余秋雨说到王圆箓。

宫鑫想去拉萨,乐宁能提到仓央嘉措。宫鑫就会回一句“住近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两个人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你行万里路,我读万卷书。

你去看那山高水阔,我自临别殷勤寄词。

乐宁想,这大约就是缘分吧,可以让她在网络上遇见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跟自己高度默契的人。

不由的会想起一句诗“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宫鑫大约就是她的故人,一个未曾见面,却十分了解自己的人,宫鑫于乐宁,像是另一个自己,又像是一道微光,让自己仰望。

思君今人老

乐宁在南京,看梧桐叶落,宫鑫在上海,看洋场繁华。

两个小时的高铁距离,却没有谁提出见面,他们就像两个老友,不用刻意相见。

在网络上聊着自己的心事,也在远方关心对方。

乐宁仔细阅读宫鑫写下的每一篇文章,在文中拼凑出自己想象出的宫鑫的样子。

然后在自己写的故事里,或多或少的带上一些宫鑫的影子,企图拼凑出一段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乐宁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期待,期待收到宫鑫的消息,开始期待宫鑫的文章。

就如同她开始关注上海的天气预报一样,开始留意宫鑫的任何动态。

宫鑫说,最近压力大,有些失眠,乐宁给他寄去香薰灯,配上可以助眠的精油。

天气预报上说,上海有雨,宫鑫肯定能收到乐宁发出的带雨伞的提醒。

宫鑫每次都调笑乐宁,你对我这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不轨企图。

乐宁反而说,不轨企图到是没有,我是来抢压寨夫人的,你要不要委屈一下。

宫鑫往往不答话,两个人,一如老友,又似恋人,只是你不说,我不问,这是他们惯有的默契。

轩车来何迟

突然收到一条陌生的好友申请,乐宁本来想拒掉的,只是备注写的宫鑫。

让乐宁很意外,还是添加了,对方很直接,直接来问“你是谁?”

乐宁很纳闷,还是回了“你是谁?”

“我是宫鑫的女朋友”对方答。

乐宁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对方又发过来一大段消息。

从她和宫鑫的认识说到到他们如何幸福,在夹杂着一句句指责外加几句经典的国骂,让乐宁无可辩驳。

语气之强烈,让乐宁误以为做了十恶不赦的大事情。

对方没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却用最直白的语言把乐宁说的一脸茫然。

对方很有礼貌的做了总结陈词“请不要当个第三者,谢谢”

结束了这段对话不久,宫鑫也上线了,像往常一样,问乐宁吃了饭没有。

鬼使神差的乐宁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你要考虑收下我这只单身狗么?”一如既往的幽默,乐宁却笑不出来。

默默的把刚才的聊天记录截图给宫鑫,换来一阵沉默。

第二天,宫鑫给乐宁发了一条消息“如果我分手,我们有没有可能?”

乐宁没有回答,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于心而言,宫鑫在她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让她产生了一种名为喜欢的情绪。

但是,乐宁也做不来抢人男朋友这种事。于是,乐宁沉默了。

宫鑫说他和他的女朋友早就没有感觉了,他也挺累了,他说他其实是喜欢乐宁的。

他说他的女朋友只是为了他的钱,他说他只是逢场作戏。

换来的依旧是乐宁的沉默。

岁月忽已晚

宫鑫说他要到南京来一次,问乐宁有没有时间见一次面。

乐宁突然想起那一阵阵指责,乐宁拒绝了,她认识的宫鑫,热情开朗,做事有担当。

突然变成了一个为情所困的样子,让她觉得格外的陌生。

本该是一个光风霁月的疏阔男儿,染上琐事也免不了斤斤计较的丑态。

乐宁一个人去吃了鸭血粉丝汤,收集了很多梧桐树叶。

乐宁记得,她和宫鑫相约以后要一起吃鸭血粉丝汤,一起去看她学校最大的那株梧桐。

只是,有些人,只存在一时的美好,人生路远,我们要遇见很多人。

有些人只适合在回忆中存活,只有在那里,那个人依旧光风霁月,不染尘霜。

有些人,还没有拥有,就已经失去了……



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您的一个喜欢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点一下那个红心好么~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致曾经那个不爱自己的我 01 张爱玲说遇到他可以将自己低到尘埃里,可我们不能卑微的爱。爱自己就是如何对你在乎的人...
    进击的历史君阅读 492评论 1 5
  • 那盏红色的茶杯在那里放了很久了。 爸爸总是嫌弃我,是的,我的穿着有时打扮太过异样。其实,我们都是因为爸爸他的思想太...
    桃花一诺阅读 219评论 0 1
  • 明天,就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时间飞快 好多记忆交错在一起 忘却,铭记 。。。。。。 我长大了。 责任,担当,未来,...
    carryuan阅读 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