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像爱生命(三)

苏傻逼,你好哇

算起来我们已经三天没见面了,古人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说,如此算来,我们就有三个"三秋"没见了,四舍五入可就是一辈子呢

今天我看了会儿蒋捷的词,其中读到了一句"彩扇红牙今都在,恨无人,解听开元曲,空掩袖,倚寒竹",感触很深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像是脑中的小盒子被人轻轻敲开了一条缝,各种记忆纷纷涌出,突然就有了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话说,古人总是喜欢用诗词表达自己的志向,或关心国家时政,或忧国忧民悲天悯人,即使是屈原口中的"香草美人",也不免俗,与政治挂上了钩

可是我就是喜欢那些古人看不上的"淫词艳曲",我喜欢诗人笔下巧笑倩兮的少女,风姿绰约的少妇,临窗远眺的,倚竹流泪的,泼辣大胆的,各有各的风味

我甚至窃认为这些女子就是诗人的"缪斯女神",没有她们在一旁红袖添香,文豪们也做不出那些脍炙人口的诗词

信的最后想跟你分享一首明朝诗人唐寅的诗,唤作《题拈花微笑图》,诗中女子形象跃然纸上,鲜活欲滴,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闺房诗了

昨夜海棠初着雨,数朵轻盈娇欲语。

佳人晓起出兰房,将来对镜比红妆。

问郎花好侬颜好?郎道不如花窈窕。

佳人见语发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

将花揉碎掷郎前,请郎今夜伴花眠。

晚安,吻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