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再次掉进冰窟窿里的时候,我并不惊慌,因为这是神给我的又一个懿旨。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完全不知道。

天,黑了。鸟儿,也倦了低语。

昨天还是平坦的门槛,就在恍然的夜色里,耸立如崴山的巨柏。崴山,当地人焚烧女婴的荒岗。

“绿灵!”

“紫洛…”

“难道你要告诉我,这是神给你的又一个旨意?别傻了,这三年来,你一贯如此,可我怎么从未预感到如你所言神的存在?”

“神?…他…他走丢了。”冰渣在脖颈间来回蹭着,塘边的绿柳越渐摇曳起来。

前天,那个叫做“莫名塘”的中央,睡着一具女尸。

“洛…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他…请求你,不要再带我去见别的男孩子,我没有心情。”

“绿灵,你犯什么傻?看看你的脸色,都苍白成纸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可是…我…”当我想说,即便苍白如纸,也好过成为一具女尸好的时候,喉咙的一股热流再次不争气地涌出。已经说不清是第几次咳血了。汩汩地,顺着手腕垂到地上。

我,爱上了一只羊,那个如羊般温顺的男子,曾让我在阳光下灿烂地笑过。

只是那时,南湾的风还不如今日这般沉闷,绿叶会闪着光。

贤山顶的松针悠然飘落,再不见他前往拾取的身影。

“洛…我好想他…”天的骤黑,只在肘尖无力撑地的刹那,黑夜便裹挟着滚了下去。好久好久,夜,依然亮着。越渐焦灼的体温,在岩石的轻抚下,令人着魔。

“紫洛,我们去看看奶奶吧!快上来啊快点!”

“你个傻蛋,千里迢迢来找你,就这么坑我。”

“不好意嘻啦!嘻嘻~~”紫洛的到来,让我很开心。 今晚,红月,我们决定一起杀羊。

“我,下不了手。”为何他心里还爱着别人?当我想到剖开他腹的刹那,看到一张陌生女子的脸,该有多么地裂天崩。

“那我们走吧。”

“不,我们不是来看奶奶吗?先进去吧。”

耸立如崴山的门槛,每往上爬一步,便会持续地长高一尺。

“羊…紫洛,你快看,这里有一只羊!”就在我转身的刹那,紫洛已不知去向。

红月高升,雪白的羊羔,在我怀间安静地睡着。

墓地中间,一棵古柳迎风招展。

“绿灵,你喜欢他?”

眼前的女子正指着桌旁的一名男士——温顺,儒雅。我不觉看得呆了,总觉在哪儿见过。

“先吃饭吧,这是特地为你准备的,你最爱的粉丝汤。”

“谢谢阿姨,您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就在我准备动筷子的时候,却发现碗上插着十多双筷子。

“这是?”我看看身边的男士,脸竟莫名地滚烫起来。而同时,他的脸也成了一片酱紫,俨然野地的山羊。

“没啥,吃吧孩子~”

“咩~~”一只羊羔拽着我执筷的袖口,眼神无辜而纯洁。

“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新约~启示录14-13)

“你知道的我离不开你,你知道的我做不到。你知道这辈子是生是死我都跟定着你。”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二街的繁华,掩藏不尽落地的苍凉。当神再次站到我的面前,却已认不清他沧桑的样子。曾经的清秀容颜让我不敢直视。而今,再不忍,有多过一举的伤害。

“如果某天,你突然想起我了,请记得和我联系,因为彼时彼刻,我一定也在深切思念着你。只在你的世界,我二十四小时,全天待机。”

风,很冷。

一只羊,化作企鹅的装束。

而我,成了那只北极熊。

其实北极熊和企鹅在一起并不会热死

企鹅跑到北极熊的身边也不会被冻僵。

可是这些,他不知道。

木乃伊托梦给我

我是他前世的死魂灵

恐惧让我抱紧了恋人的脑袋

却抱着另一个复制的自己

他说他叫木乃伊

那天,我梦见,一只羊,和另一只羊,在草原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目 录一、神奇的摄像机(1)二、淡蓝色的影子(6)三、在铜像的阴影...
    bigtrace阅读 4,020评论 7 26
  • 狼羊勿语(上篇) 她听过他的许多的故事。 他曾经撞死过头狼。 他无数次带领羊群度过数次危机。 他被誉为羊族...
    死神末翼阅读 722评论 9 8
  • 今天在做列表删除的时候,当发现删除最后一行结束后意外的崩溃了,打印了日志发现这更本就不是应用的异常,属于recyc...
    Ggx的代码之旅阅读 939评论 0 1
  • 项目:公信宝公司: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CEO黄敏强网址:http://www.gxb.io介绍:Reason...
    大圣2017阅读 1,123评论 0 3
  • 老实说面试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让我来个自我介绍,一想到要背出自己准备好的说辞,头都大了。一看到有《如何自我介绍》的课...
    Dimples宇阅读 119评论 0 2
  • 如太阳花一样 即使在最冰冷黑暗的夜里 依然向着太阳 寻找那即使微不足道 却依然充满希冀的希望之光 宁静的自得 我比...
    沫小草阅读 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