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沮丧

今天回家晚,因为感冒,体力不支,马上睡了。但是几个小时后就清醒,起床把群里任博老师的《团队协作的五大障碍》导读爬楼听完了。听一个大S讲网课是多痛苦啊,那个语速啊。但是收获巨大。

有的时候做出一个决定需要很大的勇气又好像顺其自然。

比如,为了去上FDT的课程我要从澳洲Perth结束总监会后马上转机去上海,在机场直接换乘。比如,去完上海又要马上去首尔。比如,薄薄的一本小书反复读反复读,还要叫核心经理也去。

很多人会想,那下次吧。总有机会吧。我不这么想,因为我不是“大部分人”,从来都不是。

我的工作,常常伴随着大量的沮丧和失望的情绪。

我的职场行为风格,也常常给自己以及身边人带来压力。

这些我都知道,沮丧和失望,因为总对每位同事包含希望;行动快速,使命必达,因为人在商场,没有一个人跟我说想用10年的时间做到mdrt,都是越快越好,越快越开心。

我选择和拥抱这份沮丧,因为这是“好的”沮丧。有的时候因为同事分不清是非的时候是有些苦恼,但是又何尝不是在警惕自己,可能自己也不见得能分清呢。

总之,大体上,人还是不坏的。

这份工作我最最最不喜欢的,也是觉得所赚的钱最值得的部分,是大部分同行都认识我,但是我不认识大部分人。而且同事可以借助我的故事,通过sell我来sell这个团队和组织。这是这份工作带给我自己最大的困扰。

因为我不喜欢穿的很正式,喜欢随意,喜欢休闲,喜欢做自己。我不想做别人口中的“总监”,更想做自己,因为做自己比较自在。

如果大家都把焦点放在尊贤上,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我身上,对于我工作的开展会有很大很大很大的帮助的。那样我可以更放得开手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做到,毕竟精神领袖的这份“不快”,这份人工包了。

准确地说,我这份人工把很多东西都“包”了,性价比还是很高的。我不说别的,我们公司升职,无论男女,无论长什么样,都没有潜规则这回事,光这一点,够不够吸引?

FDT讲说好的组织要健康且聪明。现在的尊小贤就像是一个飞速成长的小伙子,他开始跑得很快,但是会摔跤,摔跤了也不怕,马上爬起来,龇牙咧嘴地疼一下,马上向前去了。

身在这个阶段的组织中,也应有些少年感的冲劲,不怕失败,˙只管去做。

从5月开始,不再开全体经理会议而是由各个区域自己开。实习计划也告一段落。延后TOT超能加速站开启时间。

团队合作不是一种美德,而是一种战略选择。

我有太多的想法,太多的主意,以前想告诉所有人,现在终于学会了只跟会行动的人分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