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聚会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雨

清明节的同学聚会没赶上,电话联系倒是一直未断,也加入了群。感谢微信,从此大家有了组织。

长沙的同学于是还是强烈要求聚会了。其实在心里也是向往的,不是有多思念,实话实说,更多的是想看一看,当年的同学都变成了什么模样,是否见面还相识?又与什么样的人结成连理?

南瓜是一个女生的外号,一则依据她的名字而来,二则她长得珠圆玉润。她性格温和,语调柔缓,一听电话,几乎没变。与所有若干年没见的同学一样,一接电话就是啊啊的大叫,是你啊。

说好哪天去看她,可是,一直拖延。没时间是一个原因,其实,时间这东西,不是说了和乳沟一样,挤挤还是有的么?比如上午买了菜后,我直接上车奔她而去,两小时后再回家做午饭,也是可行的,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之所以拖延,完全是因为,我自己也无法接受这二十几年的变化啊,长了二十几斤,脸儿从玉盘变成了大饼,一头短秀发成了长卷,当年16岁的美少女,如今这般模样,还能有人认得出来?真想遇到一个仙女,一夜之间能将我变成美丽的“校花”啊。

自从同学联系上后,开场白全是一个样:校花,还记得我不,美女,你可是大美女啊,然后我也学会了,见人就说,校草,那时我可喜欢你了,那时我一直暗恋你啊。文静的端庄的羞涩的开朗的,现在全成了这德性。

不敢会面的僵局突然间打破,是因驻守家乡的同学的到来。她家儿子今年高考,可是成绩不佳。不知怎么的就让她表嫂说动了心,要报考工业职业学院。劝说无果,她还是带着孩子来考试了。这可是我当年下铺的姐妹啊,想当初人家给我擦皮鞋,那可是擦得又亮又多。于是在大雨如注的天气里,我豪迈地跟她说,你等着,我马上过来陪你吃晚餐。

既然说了要去会她,正好那些个才联系上的同学们有两个也在河西,就狠狠心,和他们两人电话联系,说马上要去面见。可我那女同学南瓜啊,她真是个人才,她正在炒菜,老公接的电话,开口就问,谁找我老婆啊,然后,套关系,胡扯,居然,竟然,我和素未谋面的同学的老公打了25分钟的电话!从最初的说知道我是谁,哪年见过我,特意去看过我的神侃中,转到我们认识的人,再到他现在的生意,以后的发展,整个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全过程呀乖乖。

好不容易找了个局点,约好了时间,劝阻了亲自接我的盛情,我收了线,立马在群里和南瓜说,亲爱的,你家伍总你还不盯紧点儿,他这套瓷的水平那可不一般哪,她还在那神气地回答我:坏的管了没用,好的不管也不会坏。还说是她让他接电话的云云。我就赠了她一句话:真正的爱情,不可能有太强硬的自信,和完全的大气,你反省一下你自己!当然,这都是玩话,如果说这样的斗嘴到了伤害,那不就是无聊了么。

我们若干年前也是斗嘴惯了的,这样一操练,发现水平并没下降啊,时空没有拉开我们的距离。

正是周五。稍事打扮,我准备出发了,大中午的,和南瓜说,十分钟后到。可是的可是,一个远在江西的同学打来电话。微信上他和我说:你的恋情已是美好回忆,我还没能走出。我执意要知道让他如此念念不忘的是谁,他说,电话里说。有种不愿意留下文字依据的感觉。怕我截图?我窃笑。他的夫人也是同学,却并非初恋。是此时电话一通,我的口才就有了用武之地啊,让我一绕两绕,居然给绕出了他的故事。眼看着半小时过去,只听得手机里一片滴滴水声,那是短信提示。下定决心说了再见,出发时,已经两点了!

打车去的南瓜家。路上和的士司机说在哪个位置,说二十年未见,司机很那什么,说,看不出来,你四十?不像不像!好歹安抚了我不安的灵魂呀。

下了车,等在那约好的电信大楼的前面,打电话,南瓜的老公说,看对面,我看对面,是一家医院,没有停留的人影。再看对面,往前,哎,斜对面好不?一个男人,个子玲珑的男人正举着手机望着我笑。见面的确是有熟悉感的,他家在我外婆家附近,彼此闻名过。他说,来,抱一个。唉,真是人才加天才啊,那就抱吧,虽然我高了一点点。他说一直在等我,害他没睡午觉,说多少个十分钟了,特自来熟。

我有点慌乱。因为,岁月留下的痕迹在他身上一览无遗,我不知我的痕迹有多深。我急于见到的是他的老婆我的南瓜同学啊。我急急地走在他的前面,冲进了他们公司,大喊,南瓜,快出来快出来。

出来的南瓜同学,让我一下子回到了24年前,穿越了。

她依然扎着马尾,依然是一张大圆脸,依然穿那种西装长裤,几乎让我疑心,我们今天只是周日返校。当然,用李同学的话是“多了些折折”。只是,同样的发型,同样的体形,同样的模样,实在是无法让人感觉到24年的变化。

她家老公说,南瓜 ,你看你的同学的皮肤。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又说,昨晚睡太晚吧,都憔悴了。我感动于这男人对妻子的深情,都不能容忍别人胜于她了。所以我后来宣布,我羡慕南瓜的婚姻,石同学的职业。石是师大的老师。稳定。人到中年,稳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感情,是最大的胜算。

然后,这个男人又问了一句,你经常这样穿裙子吗?我愣了一下,说,是的,春天来了就基本上不穿裤子,说得一本正经。他们办公室的员工全笑了。

这时,约好接我们的男生来了,我站起来,知道他肯定是认不出我来的,因为,当年我们是隔壁班的。还好在群里认真沟通过,算是了解了近况和习惯。我伸出手去,抱一抱吧,既然老总都开了头了。我们快速地抱了一下,能感觉到他的僵硬。意外吧。他现在经营着一家设备租赁公司,相当不错,以致于后来的聚会,他就是专职司机了。而他,一口家乡话,一点没变,外形上并不见老,孩子似的羞涩和调皮还在。而南瓜同学,她将家乡话长沙话有机结合,用普通话的腔说出来,那真叫一个生猛。听她讲电话,说,慢下子我让人给你找出来好吗,我说人听你那“慢下子”不晕过去就是高人。

出发去找客人同学。我们一起晚餐,说了个热闹。一个一个全是好口才啊,没有一丝冷场。将孩子的前程问题拿出来讨论。就又牵扯出了一些同学,一些关系。说着吃着,一下就到了六点半。我得赶着回家去开家长会啊。七点开始啊。

然后听他们说,李同学明天会来,来长沙看她的女儿。我吃惊,说真的假的?南瓜说是真的啊。你不知道?唉,我知道,可我以为是假的,因为,她是这样和我说的:明天我来看你。我说又是明天,永远是明天。她说,不理你,我得想一想,穿什么衣服来见你才行。红色的毛衣配白色的风衣怎么样,正好系上你要送我的丝巾。我说这天气,我们只穿裙子好不,二十几度了。她回答说,那我在家还穿棉衣呢。这样说着话,哪象是正经讨论明天要见面啊,我就只当是玩笑了。

结账,分手,我回家开家长会,然后,准备第二天的再次聚会。时隔24年的第一次同学聚会,圆满成功。

后遗症:梦了一晚的高中校园。

其实那校园一样变了容颜。

#简宝玉日更打卡# 第19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