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允许,是治愈沟通表达障碍的第一步!

在我倡导的[天赋应用]体系中,有关于个人语言沟通表达方面的天赋信息。

当一个人具有[沟通表达]这个天赋特质时,如果TA是处于这个天赋特质的负向发挥,通常会有以下这几中表现:

1、该说话时不说

2、不该说话的时候拼命说

3、无法精准表达内心的感受

4、不好意思拒绝别人

5、口吃,抢话,插嘴,不懂礼貌

6、好为人师,自以为是

7、喜欢挖苦,调侃讽刺,损人

8、尖酸刻薄,负面消极

不知道此刻正在看文章的你,是否有上面所显示的这些现象中的一项或者多项情况出现呢?

在18世纪的英国,有一位历史上著名的国王--乔治六世,他是一位口吃患者,存在严重的交流表达障碍,特别是在大型公众场合时,他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做为一名国王,要面对全国乃至全世界通过语言来表达自己国家的立场,建立国家形象,所以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口吃问题。

《国王的演讲》这部电影,就是根据这个真实事件改编的一部记实性影片。

随着现代心理学的普及,很多人对内在创伤形成的原因,都知道是来自于原生家庭的伤害。

不管是成人后的金钱问题,还是人际问题,或者健康问题,深究其心理原因,都会看背后原生家庭所造成的影响。

在《国王的演讲》这部影片中,对于口吃障碍形成的原因也表现出了源于原生家庭影响的认知。

所以影片演绎乔治六世形成严重口吃,无法当众表达的原因就是因为小时候父母的陪伴缺席,被黑心奶妈虐待,父亲的粗暴教育等等造成了心理上对表达有很深的恐惧,从而形成了严重的语言表达障碍。

从浅层来说,内在的创伤的确是由原生家庭所形成的。但若是再深层次的去看这些创伤,在佛学中,在西方的灵性学中都已经有过清晰的解释,就是我们所有的内在创伤都是自己的业力记忆,这是我们自己的灵魂设定好的考验,原生家庭,也是我们出生前,受自身业力牵引所致,都是为了让我们经由这些创伤的体验唤醒自己内在的自性光明,看到自己生命的本自具足。

这个经由体验创伤唤醒自性,就是我们常说的疗愈的过程。那么,在疗愈我们内在创伤时,第一步该怎么做呢?

在影片中,罗格医生,也就是乔治六世的语言障碍治疗师在第一次见到男主的时候,就告诉他了。

“除非你愿意被治疗”。这句话道出了所有人内在创伤被疗愈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我们内心是否真的允许,愿意被治愈。

乔治六世的语言表达障碍一点点的被治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当他不允许的时候,是什么表现呢?

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开始都是些治标不治本的练习,结果就是他在每一次的公开发言中,虽然会有所好转,但依然还是无法达到我们正常人语言表达的状态。虽然乔治六世也很努力,但真的是收效甚微。

返观我们自己,当生活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时,我们是否都是像乔治六世夫妇一开始的那样,在外在的行为上,事件上,相上去做改变,做调整呢?

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结果怎么样了呢?是不是一个问题结束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呢?我们以为事件不同了,相不同了,但真正的本质根源上的问题是否一直还是没有解决呢?

直到乔治六世开始发自内心的允许,他一直深藏在记忆深处的内在创伤才开始有所松动,慢慢朝向被治愈的方向行进。

在整部影片中,我看到了一次比一次深入的允许,也正是这全然的允许,让乔治六世最终做出了闻名世界的二战演讲。

第一次是老国王乔治五世死了,哥哥继位成了国王,他再一次的来到罗格医生家,愿意向罗格敞开自己的内心世界,由此,他形成语言表达障碍的真实原因也浮出了水面,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治疗。

他的这种敞开就是一种允许,允许自己打开心门,允许自己面对曾经不堪的那段岁月。

我们很多人在面对内在创伤时,通常都不太愿意主动去看,因为就像是要揭开伤疤一样,会很疼,所以,我们宁愿把它们深深的埋藏在心底最深处,我们宁愿自欺欺人的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但是,我们不看,不代表它们会消失,它们不仅不会消失,还会像狗皮膏药一样变换着各种形式与我们如影随形,如同影片中的乔治六世的口吃。

第二次允许,是在城堡与国王哥哥见面谈到国家大事时两人发生了争执,哥哥又一次嘲笑了他的结巴之后,他来到罗格医生家里,通过疯狂骂人的方式进行了内在愤怒情绪的释放。

这一次的释放也是一种允许,允许自己内在被压抑的情感出来,这也是我们所有人在面对自己的内在创伤时必经的一个过程。也是因为这一次的释放,让乔治六世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更加的有勇气为自己的理想抱负去担当。

返观自己,当我们愿意直面自己的问题,允许自己经由问题的表象去穿越内在创伤或者负面认知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发现自己的心境开始变化了?内在的自由感是不是越来越被无限扩展了呢?

特别是在我不断深入践行[心灵禅清理转化心法]的时候,我愈发的感受到释放内在情绪,全然允许接纳自己情绪的重要性,重要的是,我通过践行心法,不必像乔治六世一样把情绪渲泄在外面,而是直接在自己的内心就进行了释放与转化,就连我的家人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已经把自己内在的情绪释放完了,她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平静的我,越来越随顺的我,越来越自信笃定的我。

影片中的第三次允许,是在乔治六世就职国王典礼的彩排上。因为罗格医生从业资质的问题,两人发生了争执,而在那个当下,乔治六世从内心真正的升起了自己是值得表达,有权被倾听的自我认可,自我肯定的信念。

他幼时创伤的恐惧在那个当下被彻底颠覆。这也是他内在对自己的允许,如果他还执着于这些不放,就不可能产生对自己的允许,允许自己放下这些恐惧。

这就是允许的魔力,它也被人们称之为接纳,接受,而我们疗愈内在创伤最关键的核心也就是不断的,全然的允许。

允许自己的无明无知,允许自己的不堪不完美,允许,是回归内在力量的最重要的第一步,这个时候,我们会升起勇气,会升起信心,更会升起颠覆我们内在创伤转化为光明的决心。

事实上,与其借助他人的力量被他人治愈,不如让我们自己学会如何全然的允许自己,自己疗愈自己。

愿我们所有人都能经由体验内在创伤回归自心,回归自性。

我是张海燕,法名一元,心灵禅生命教育团队成员,妙音禅悦禅疗健康中心创业项目人,以解读天赋为名,行个人身心解脱之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