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高期待

01

蔡蔡是我大学时的舍友,她是从一个小县城一路奋斗考上重点大学的学霸。她中等身材,腰杆挺得很直,留着齐刘海短发。 

印象中她寡言少语,但是开口说起自己的看法来有板有眼、条清理顺。 

蔡蔡有个学霸的通病,一心扑在学习上。印象中在大一开学的头一天晚上,她床头的小台灯一夜没关。我起床时见她已熟睡,手里握着一本翻到一半的专业书。 

后来相处久了,发现她还有个毛病,就是经常焦虑,晚上很难睡着。 

她因为失眠,经常气急败坏地翻滚,猛烈撞击床板,或者厌弃地蒙头大叫一声,把宿舍人都吵醒了。 

有时她干脆就不睡了,起床开着台灯亮到了4点。我醒来问蔡蔡:“你在干嘛呢?”。她说在写作业,有时是写论文。 

之后她进入了完全没有社交的状态,一心扑在学习上。对待身边的人也是浑身刺,像个好斗的公鸡。 

临近考试的一段时间,宿舍里的气氛最紧张。另一个舍友,因为习惯在房间里小声背书,经常遭到蔡蔡愤恨的责骂。即使我们并没有觉得她的背书声音刺耳。 

印象中有次她因为一些私事要和学校领导打交道,可能是受了气,回来后,她恨恨地和我们说,“希望那些校领导都去死。” 

她好像对世界怀有莫大的怨恨,但我知道一个喜欢批判世界的人,内心也饱受自己的批判。 

她的心神经常飘到很远的地方。有次我在路上看见蔡蔡,跟她打招呼,连着叫了两声她都没有听到。 

走近了,发现她两眼失焦,眼神沉郁,嘴里念念有词,脚步却没停着快速往前走。我走到她身边再叫了一次,她才吓一跳般惊醒。 

我们经常都会有这种沉浸于自己想象中的神游状态,但蔡蔡神游的地方显然有些恐怖。 

大四的时候,因为没有多少课了,我也回老家实习去了,很久都没有再见到她。后来回学校处理文件的一段时间,我在食堂见到了她。 

可却快认不出来是她了。本来有些肉嘟嘟的女孩,手臂变得枯瘦,脸颊瘦削,眼眶有些凹陷,一点没有年轻女孩的轻盈甜美。 

她突然抬起头,眼神失焦地望着某一处,无来由地笑起来了。不过没有持续多久,又低下头来吃饭。 

后来得知她患了某种心理疾病的消息,但并不严重,不影响日常生活。 

我不知道多少个失眠的夜晚和焦虑的心神才能让一个人的身体枯败成这样。我也不知道她在这四年当中都与自己的内心进行着怎样的对话。 

她有次和我聊起天,说起她感觉人生就是一个战场,不是跟自己斗争,就是跟别人斗争。 

她的父母和她都对自己有着很高的期待,从来不敢放松学习。不管到了哪个阶段,考得更好的成绩,考到更高的学府,就是她一直以来的目标。 

她不知道错在哪里,我也不知怎么安慰她。 

02 

每个人都或大或小地活在期待里。因为对自己、自己的能力、当前的处境,感到极大的不安全感。就会急切地想要跳到拥有美好可能的未来。 

期待越高,证明越不信任当前的自己。认为当前的自己是不好的,未来的自己才是好的。 

人们跳到未来的方法,就是在头脑中创造出未来小剧场,活在“头脑编剧”编出的千万种可能里。 

在未来剧场里,我们可能学业有成,可能功成名就,可能家庭美满,又可能考试落败,还可能身败名裂、深陷债务泥潭,以及婆媳不和、丈夫出轨。 

未来总在脑海里变幻着,终究无法得到控制。所以活在未来剧场里的人,时而焦躁,时而狂喜,时而阴郁,内心同样无法宁息。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高期待人群的情绪起伏不定,那他们的好斗以及好胜心怎么解释呢? 

人们对于“更好的未来”,“更好的自己”的标准,总是通过将自身与他人对比所产生的。 

我们期待的更好的自己,总是参照某个人为模板,所以总与竞争有关。高期待人群总希望打败羡慕的目标,以及比自己更接近目标的人,再找下一个目标。 

高期待人群可以通过极力战胜别人,从竞争胜利的快感中获得安全感。这有点类似于动物的本能。 

“当动物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进化、可让自己在生存游戏中保持领先地位的行为,其大脑就会分泌多巴胺,这是一种会带来快感的神经递质。这种快感会变成一种强化物,成为动物继续做某行为的动机。” 

而想要持续获得在竞争中战胜别人的快感,就要持续地设下目标。 

因为我们的大脑并不会在达成目标后持续分泌多巴胺,产生快感。 

快感作用只有达到目标后的头几秒,之后的感受又会恢复到原有水平。 

而很多人因为受不了狂喜过后的空虚,所以不断追逐目标,套进“设立目标,达到目标,再设立目标。”这种循环里。 

应用在高期待人群里,这种循环就不太健康了。 

高期待必然地,会造成生命能量过于集中到一个领域。 

好像蔡蔡将所有的力量都赌在学业上,就会打破生命能量的平衡。 

导致亲密关系、身体、精神、家庭关系等等的生命部分无法延展。 

她也无法从这些生命部分获得满足感,使她往更单一的领域寻求满足。 

对这一领域的期待越推越高,由此陷入死循环。而一旦目标无法实现,就有如生命唯一一根支柱崩塌了。 

因为高期待不一定会带来高成就,成就是由个人实际情况而定的。 

高期待却一定会造成高落差。而此时又缺乏人际关系中重要的朋友、爱人、亲人的支持援助,就容易陷入一个绝望的境地。 

03 

而有没有打破这种循环的办法呢? 

答案是有的。 

高期待其实本质上是在运用一种外在驱动力,驱动我们去完成一件事。 

我们通过与他人比较、设立目标、打败他人的方法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就走进了他人的游戏,遵守他人设下的规则,然后失去了自己。 

所以最根本的,我们应该将外在驱动力转变成内在驱动力,玩自己的游戏。 

来看驱动力的种类: 

第一种是生物性驱动力,就是肉体或身体享受到的快感。食物、水以及肉体的欢愉都算在内,但人对于食色的需求很容易因为饱足而生厌。所以想要得到更大的驱动力就需要更强感官的刺激。 

第二种驱动力则来自于外在动机。名望、权力与金钱等的奖赏都算在内。 

第三种内在驱动力则是能让你获得一种心流体验的专注力,即全身心地沉浸在一份极具挑战性、与自己能力相当的工作中的快感。 

(心流体验的关键在于:这是一个能让你全心投入的挑战,你也具备面对这项挑战的实力;个人独自进行创造性活动时能达到这种忘我的沉浸状态,例如画图、写作或摄影等。在进行活动的过程中,每进一步,你马上就得到回馈(每一回合的交涉攻防,每唱对一个音,每画对一笔画,都会让你心中闪现一阵又一阵的积极感受。) 

享受做这件事的过程,沉浸忘我才会专注于当下,而不会急切地想跳到期待中的未来。 

无法在自己的工作中获得这种内心满足感的人,才会向外寻找目标,向外竞争以获得足够的快感。而这就是对当下的恐惧、对未来的焦虑以及感觉到压力的根源。 

所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不是一句文青的空话,做自己喜欢的事才能专注于当下本身,而专注于当下本身才是到达未来的方法。 

无所期待,因为专注于当下已经是最大的满足。 

用一个喜欢的比喻作结,当我一个在漆黑的夜晚,在一条无路灯的盘山公路上前行,我的车头灯只能照到前方10米的距离。我就专注着前面的10米来开车,不知不觉就走了上几百公里的路程,到达了我的目的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