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世( 烬索 索释 幻城同人)02 时间之轮

“时间已经重启,重头来过的代价是……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去吧,他在等着你……“

混沌充斥天地,日月更迭,乾坤异位,斗转星移……罹天烬的眼前如走马灯一样飞速旋转着过往的画面,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呼吸,他只注视着一个人:死在他怀里的卡索,战斗着的卡索,成为冰王的卡索,抱着自己痛哭的卡索,以保护者的身姿守护他的卡索,亲吻他眉毛的微笑如春风的卡索…………

罹天烬想伸出手留住片刻温存,那如水的笑容却消散在时间的漩涡里。悲伤满溢,夹杂着丝丝艳红的墨色长发凌乱地飞扬在风声里,罹天烬像婴儿一样蜷缩着,双臂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不停地呻吟:“哥……哥……等等我……”痛苦地在心里呐喊着,罹天烬挣脱犹如噩梦一样的时间之轮,慢慢转醒……

水滴回响。。。。涟漪微漾。。。

“你醒了?”是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

罹天烬愣怔片刻,随即慢慢坐起。环顾四周,他正坐在一张覆盖着蓝色与白色帐幔的星床上。寻声望去,一个蓝袍的占星师优雅地挥舞着手中的星杖,星杖过处留下深蓝的雾色和无数银光星辰。

“星旧……”罹天烬嗫嚅道。星旧做了一个收印的动作,空中的星辰雾霭立刻消失了。

他转过身,用作为一个法力强大的占星师所特有的洞穿一切的深邃目光直视着罹天烬:“你果然不是一般的火族人。。。让族人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引起恐慌,我把你藏在我的寝宫里,你大可放心。“

星旧喜欢安静,所以他的寝宫坐落在寻梦宫最高、最僻静的地方,除了殿外随侍的几个仆从,他不准寻梦族任何人进入他的寝宫,因为他需要占星、释梦、思考的空间,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冰族王子们自然也都知道。

星旧对这个火族人有种特殊的预感:眼前这个火族人很重要,不能让他有危险。他相信自己的预感更自信自己的占星术。

他没认出我吗?罹天烬听到星旧对待陌生人的语气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怔片刻,低头看看自己,火焰战袍,黑血长发,脑海里好像有一个齿轮重新运转起来,最恐怖的画面袭来:阎罗般绝望的火焰,渊祭沉沉的低语,还有……卡索冰冷的尸体……泪水不可遏制地夺框而出。

这次是星旧一愣,他不明白这个火族人为何会突然露出如此绝望悲伤的表情。他是星旧生平所见最俊美的火族神,即使现在一副生不如死的痛苦模样,也有着梨花带雨般的凄绝之美。星旧一时间看呆了,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尴尬了片刻,罹天烬勉强稳住心神,抬起头,正视着前世那个为他占过星的人,平静地说:“你不怕我吗!”顷刻,他以迅雷之势瞬移至星旧身侧,早已幻化出的赤焰神剑抵在了星旧颈上。

星旧纹丝未动,平静地说:“你不会杀我的,因为你需要我。”罹天烬内心惨笑:这个世界上除了卡索,我还会在乎谁!

“因为你身上背负着上古神谕,没有我你无法完成使命……”星旧用手指轻轻拨开赤色利刃,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看了过来。

罹天烬旋即收起赤焰剑,不屑转身:“什么神谕!我只要……”“卡索”二字却哽在喉咙里。生生吞下撕心裂肺的痛楚,罹天烬继续说:“只要……自由。”这是哥哥的愿望,哥哥几生几世都求而不得的梦想。

“看来你还没有与宿命之人相遇,等你遇到了,你自会明白……”星旧幽幽地说。那沉思的表情是罹天烬也就是樱空释最为熟悉的。星旧抬起头,继续说道:“尚有一事不明,刚才我给你占星,却发现你命轮似是不断重合,又似无中生有,每一轮又都戛然而止……这……”

怎么,他又给我占星?怕死得不够快吗!罹天烬很是不耐。

前世,罹天烬还是樱空释时,凡是给樱空释占星的占星师几乎都被樱空释杀了。他为了哥哥卡索的自由做了很多可怕的事。为了掩盖一个谎言不得不制造更多的谎言。他不能让哥哥知道,只能斩草除根。只有一个人侥幸逃脱厄运,那就是星旧。星旧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但能让他死里逃生的依然是卡索。因为星旧是卡索的好友,是卡索重视的人。如果他死了,哥哥又会伤心难过吧。于是樱空释放过了他。可是他却是造成樱空释死于弑神剑下的推手之一。

这样想着,罹天烬烦躁地欲伺机夺门而出,门外却有了动静。

“启禀梦主,火王特使已到正殿。”

星旧回神应道:“知道了,这就去。”

听到这个消息,罹天烬内心冷哼:火王特使?难道火燚派人来找我了?现在我已不是你们的王子。火燚,烁罡,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会回去的,回去之时就是你们火族灭亡之日,我要让你们全族为我哥陪葬!然而现在不行,还有一些让人疑惑之事……罹天烬更加烦躁地想要离开。

然而这时星旧先行动了。只见他一甩长袖,语气瞬间冷了下来:“哼,你们火族占据了雪刃城不说,还四处追杀冰族仅剩的两位皇子,如今竟追到我寻梦一族来了,如此赶尽杀绝,简直厚颜无耻……”余音还在,星旧的人已经消失在回廊里。

罹天烬楞在当场,反复回味星旧的话,再回想渊祭不知真假的呓语……难道……难道渊祭操纵了时间之轮,让他回到了卡索还活着的过去?罹天烬心跳如擂。此时此刻,他的心中燃起了一线希望,但又害怕这只是自己的异想天开,也许自己已经疯了,才会有这样的奢望。时间的魔法是最神圣的幻术,只有上古之神的神力催动,才能回溯时间之轮。可是星旧如此死板的一个人怎么会说谎,而且卡索是冰族最后的皇族,卡索死去,冰族皇室再无他人。

所以现在的状况……也许真的回到了过去,也许卡索真的还活着……罹天烬已经无法自持,他激动地冲了出去……他要亲自证明,亲眼看到卡索还活着的事实。如果无法亲眼看到卡索温柔的笑容,如果无法用自己这双杀了卡索的手抚摸上他跳动的胸膛,罹天烬就无法放心,无法真正相信。

哥,你真的还活着吗?真的还能再一次触摸到温暖的你?真的还能吻上你微皱的眉心?哥,你真的回来了吗……

如此渴求着……期盼着……泣血般地告白着……罹天烬飞身奔向那扭曲的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